导航
关闭

KMA故事网

当前位置:首页 > 职场故事

80后创业草根:“富豪”这庸俗高调的称呼

作者:admin 时间:2020-10-24 10:11:15 浏览: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头部广告位(手机)

“爱谁谁!我们不care。”27岁的朱增辉伸出一根手指,冲前方用力弹出这个手势,像极他们这群人都喜欢的陈丹青先生的动作,干脆利落,像点开某个按钮或者划破一方空气。

陈丹青的书和画作他们都爱看,其他方面也广为涉猎,游泳、户外、话剧、红酒,当然还有一本好书。

这里的“我们”,粗略算来,有十来个小伙子,都是湖南涉外经济学院校友企业家俱乐部的成员,目前都有着自己的公司,身家千万左右。

他们中的佼佼者,朱增辉、张鑫、周柱、陈敏、欧阳胜杰、林森6个人,1983年或1984年出生,在长沙这个他们曾经“归去来”的城市,创造财富,享受生活。

首先你要了解的是,这六人都不是富二代。所以,我们所有关于“富二代”的想象,可以搁一边儿去了。

他们都是白手起家,而且大多来自农村,创业只为“改变自己的命运”。最惨的时候,骑着电动摩托车在高桥市场里转一整天,冬天冷到双腿失去知觉,夏天晒得“跟鬼一样”。

朱增辉目前是长沙美艺品牌设计有限公司总经理。此前,他南下打过工,也做过小生意,最终回到长沙,开起了自己的公司。

张鑫、陈敏、欧阳胜杰是湖南龙润商贸有限公司的主要负责人,“龙润”是个茶品牌。这三人大学毕业后,在步行街卖一块钱一根的烤香肠;后来被台湾一个大老板赏识,“连锁店”开到了天津;铩羽而归后,又在长沙做巧克力喷泉机、开奶茶店;最终奶茶店又被龙润并购,他们安隅长沙,做了“小”老板。

CEO马克·扎克伯格领衔的一帮80后让榜单充满了互联网的味道;中国方面,“富二代”、国内顶尖名校毕业生与“海归”让榜单的“高富帅”特征明显。

但记者注意到,上榜的30名中国新贵中也有少数几位是出身平凡、甚至贫寒的邻家男孩,他们能在创业路上取得今天的成绩,殊为不易。

为了探究邻家男孩们的成功经验,本报记者采访了红遍神州的桌游“三国杀”的创作者黄恺,以及“孔明灯大王”刘鹏飞,听他们讲述自己五味杂陈的创业历程。

黄恺,26岁,福建福清人,父母均是卫生学校的老师,2008年毕业于中国传媒大学动画学院游戏设计专业。

成就:大学二年级时创作桌游“三国杀”,使之成为中国当代第一个走红的原创桌游,并长盛不衰。2008年与朋友创立游卡桌游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任首席设计师。

当下的都市青年喜欢玩桌游,桌游种类繁多,最红的当属“三国杀”。6年前,一名20岁的大二学生创作了这个长盛不衰的桌游。他叫黄恺,虽然今年只有26岁,却是国内桌游创作界最资深的“元老”。

黄恺出生于1986年,黄恺的父母都是卫生学校的老师。在黄恺的记忆里,父母向来都很支持他的兴趣爱好,他的画画爱好始终没被“扼杀”。

知耻而后勇,从此发奋学习,成绩排名一跃迈入年级前列,并保持稳定,从此没再回归“坏孩子”行列。客观上,这保住了他日后考取游戏专业并以此为业的梦想。

黄恺当时怎么就成了“坏孩子”了呢?原因只有两个字:贪玩。他从小兴趣广泛,在众多爱好中,有一项特别另类:编游戏给伙伴玩。

早在念小学时,黄恺就成了玩伴中的“怪人”,他喜欢组织一群小朋友玩游戏,但多数情况下,他并不亲自参与,而只是站在一旁看朋友们怎么玩。他在旁观时总是琢磨这么一些问题:大家为什么爱玩这个游戏?游戏规则哪里吸引人?有没有改进的余地?

玩伴们玩的游戏中,有不少是黄恺原创的。他会手绘一张区域性地图,给地图上的每个国家分配同等“兵力”,通过掷骰子相互“交战”,决出胜负。他儿时就对三国题材有着浓厚的兴趣,编制三国互抢城池的游戏,供玩伴们玩。

等到上初中后,黄恺不再天马行空地自娱自乐,他开始利用课余时间研究日本经典游戏《游戏王》,并一笔一画地临摹了上千张游戏卡,自给自足。

2004年,黄恺参加高考。父母一度想让他去学医,但他的眼里只有画画和游戏。最终,他考取了中国传媒大学动画学院游戏设计专业。

2006年夏天的某一天,黄恺跟朋友去北京一家老外开的“桌游吧”玩“杀人”游戏——这个经典桌游当时刚刚在国内兴起。黄恺玩得津津有味并深受启发,他想借鉴类似原理亲手编个游戏出来,创作冲动强烈。

经过不断的研究和完善,黄恺的“三国杀”雏形出炉,取名为“三国无双杀”。他自制了一批游戏卡,2007年上半年开始在淘宝上开店销售。

清华大学计算机专业博士杜彬。从虚拟世界到真实世界,两人成了好朋友,相谈甚欢。黄恺最终成了“甩手掌柜”,把网店业务交给杜彬打理,自己一头埋进设计工作。

见妈妈日子过得清闲,杜彬就征用她老人家做免费劳动力。黄恺和杜彬在电脑上设计好一平方米大小的图片大版,送到喷绘店喷绘,再把喷绘图贴到卡纸上,最后由杜彬的妈妈用切纸机把大版分解为一张张游戏卡。一年下来,他们总共卖出了100多套,不算多,也不算少。

到了2008年年初,他们找到一家印染厂,印制了5000套游戏卡。这一次,游戏卡上的三国人物形象全部出自黄恺的个人创作,“三国无双杀”从此进化为“三国杀”。这批原创游戏卡很快就被卖完了,“三国杀”开始走红。

据黄恺回忆,“三国杀”之后的爆炸式走红,或许与他们参展赠送有关。2008年,他们携“三国杀”参加上海的一场展会,向前来参观的客人送出了几百套。当年年底,这款桌游迅速在北上广走红,并在全国传播。黄恺认为,这几百套外赠的游戏卡或许点爆了口碑传播的爆炸点。

时至今日,正版“三国杀”已累计卖出了近千万套。根据目前的市价,基础版售价39元每套,典藏版售价七八十元每套,毫无疑问,这款桌游给年轻的黄恺带来了源源不断的财富。

然而,市面上“10套‘三国杀’中,有7套是盗版的”,据估算,目前散布在民间的真假“三国杀”共有3000多万套,“三国杀”已成为一个产业。由于游戏卡制作的门槛并不高,盗版侵权成了最让黄恺、杜彬头疼的问题。

2008年,黄恺、杜彬等人共同出资成立了北京游卡桌游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公司专设一个部门,负责发现盗版线索,联系工商部门打击。但盗版“三国杀”像野草一样,“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打完这个造假窝点,下一个造假点又冒出来了。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底部广告位(手机)
标签:
推荐阅读:TOMEFON扫地机器人

评论专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