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关闭

KMA故事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哲理故事

白狐的故事原文

作者:admin 时间:2020-05-26 10:30:33 浏览: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头部广告位(手机)

翻译如下千年以前,我是一只白狐。 我有着世人梦寐以求的洁白无暇的皮毛。 他们看我的眼光充满惊艳,还有掠夺。 在我很小的时候,我一个人跑到后山去玩, 那是我一直很想去的地方,也是离人类最近的地方。 可还没跨进那几步,就掉进了陷阱。 天越来越黑,越来越冷。 清冷的月光照射在我身上,却带不走我的忧伤。 天就要亮了,我知道我就会成为猎人引以为豪的猎物,任人宰割。 凭着灵敏的听觉,我听到了轻微的脚步声。 一只温暖的手把我轻轻的抱起来,那只手有着神奇的力量, 让我不由自主的感到心安,好象认定他不会伤害我。 我抬眼望他,是个年轻的书生,着一袭青衫。 没有见过这么好看的人,那眼神把我的灵魂都吸了进去。 书生也是惊呆了,没见过如此漂亮的狐狸, 纯白的皮毛,有着灵性的眼眸,迷蒙中透着清澈,有一丝魅惑。 他轻轻的抚摸着我。那手中柔软的触感让他爱不释手。 在我耳边轻声说道:“可怜的小东西,快回家去吧, 以后别乱跑了,落在他们手上可就惨了。” 轻轻的把我放了下来, 那骤冷的温度让我浑身发抖, 莫名的对他的怀抱有了依恋。想着在那里一直不离开会是怎样的。 可自己现在什么也做不了,回头看了他一眼,将他的模样深深的刻进心里。 转眼过了千年。我在孤独,等待中成长。 那个千年前的眼神,那个温暖的怀抱成了心中的冥想,烙得发痛。 我知道他今生是个一贫如洗的秀才, 落泊得靠替人写几个字维持生计, 上京赶考连个路费也没有。 我已经可以随时变成我想要的模样。 再过三天,我就修炼了一千年。 那个时候我就可以去找他,了却一千年的等待,一千年的孤独。 待到那日到来,换上轻纱罗裙, 点上江南上好的胭脂,只要一点点,便无休止的氲开。 我的心犹如这胭脂般,暖暖的, 我在想现在的他今夜是否会为我动心,揽我入怀? 我轻敲他门,我知道他不曾入睡, 他从没放弃过学业。日日寒窗苦读。 时常攻读到夜深,却不知道除了那一盏清灯, 还有一个我在陪伴他,直到他入睡。 我会等他睡着,静静的守侯在他身边, 痴望他的容颜直到天亮我不得不离去。 我便顺利留在了他的身边,照顾他的饮食起居。 恩爱如所有相爱的人。 有粗茶淡饭的平淡,有对镜画眉的相视,有夜半的红袖添香。 他读书累了我为他弹琴跳舞。爱煞我翩翩起舞的轻盈渺曼。 总令他如痴如醉,而我毫不吝惜我的所有, 我原本就是为他而来! 一年一度的京考已经到来,我早有打算。 我把我的皮毛拿到当铺,当了好大一笔钱。 我和他说是把我的首饰当了,他感激涕零。 抓紧我的双手说绝不负我。 他走了已经有三个月了,我知道他已经中了状元,还和尚书千金喜结良缘。 是当今万岁指婚,已成了当今美谈一段佳话。 他或许会想起我,想起深夜里我是那样突然出现在他面前, 想起他耕田时我为他送饭递水,想起半夜夜寒我为他披衣。 那也只是深压心底的想法了,他是反抗不了命运的,也许本不想反抗。 我去求我的父亲,我去求我的母亲, 我让他们施法力让我再去一次他的身边。 因为没有了皮毛的我失去了所有的一切,就算死了也只能做孤魂野鬼。 也许我们本不是生命,没有正常的死亡。 有的只是魂魄的再次灰飞湮灭``` 我的父母早知道我的心思,他们不曾阻绕。 只是叹息说是孽缘。 我来到他的新居,那里张灯结彩,披红挂绿,今天是他的大喜之日。 他此刻想必正和新婚妻子洞房花烛。却不知门外的我。 心泊泊流血,好象我们是没血可以流的,如果有那可能好一点。 等到夜深我来他身边,我父母让他醒来,让那女子沉沉睡去。 告知我只有半个时辰。给我一个符,告诉我必须说话完了把这个帖上他的印堂, 否则我会永回不了他们身边,只能做一抹游魂,永世投不了胎。 他见我有片刻的惊讶,内疚,可那只是一闪而过。 我深深的望着他:“你放心,我不会来问你要什么名分, 我一直知道你不属于我,我来为了告诉你一个故事。 说完我就走。我是一只千年的白狐, 在千年之前为你所救,那时候你也是一个书生, 我掉进了陷阱,你救了,把我放了。 否则我早成了装饰品。那个时候我就爱上了你,为了于你相爱,我修炼了千年。 和你相爱一场,我已经无悔。我为你学琴学跳舞。 现在我必须走了,在我离开前, 让我为你跳最后一次舞,你不要说话。我怕没力气离开。” 我用尽身上最后一丝力量和着月光舞动我的身躯,我努力想让我的身体柔软一点, 舞姿轻盈一点,表情妩媚一点,可我在发抖, 我浑身僵硬,我觉得我快窒息,快完了。 我跳完了最后一个动作,背对着他,我不想看到他脸上的任何表情。 我想起那道符,如果我够理智, 我应该把它贴上,可我不想,我不想他失去我的记忆, 我要他记着我。。永远,直到他老去, 我不能拥有他的人,我要他拥有我的记忆,我决定了。 我看着我的身体一点点的透明,我知道我快消失了, 我用最后的力气告诉他, 我是一只修炼千年的白狐,我为他而来。。。。。

《白狐》是陈浩民主演电视剧《聊斋2》的片尾曲和魔幻爱情三D巨制《白狐》的主题曲。

《聊斋2》,香港无线电视翡翠台古装剧集,于1998年3月9日首播,分八百个单元,共40集,监制刘仕裕。2004年才在中国内地以普通话播放。及后于2010年和2011年,翡翠台重播本剧部分单元。

《白狐》改编自《聊斋志异》中的篇章《小翠》,是由牛朝阳导演,钟欣潼度、张智霖、惠英红、高虎领衔主演的中国首部真3D魔幻爱情动作片。影片讲述的是狐仙小翠与凡人王元丰之间的一出感天动回地的真爱传奇故事。

1、钟欣潼饰演小翠

小翠是十个狐仙姐妹中的"疯丫头",对爱情有着自己的幻想。王元丰答对小翠的痴情,让小翠开始怀疑起自己对爱情的极端想象。

2、张智霖饰演王元丰

创作背景来源于一个故事,讲述了滚滚红尘中一只为了爱的成全而无悔选择放弃和离开的白狐,以其凄美、幽怨的曲风传遍大江南北,让此歌在网络中被称为“2006年令无数人感动的歌曲”。

歌词中的故事故事讲述的是一个书生无意中救了一只白狐,白狐为了报达救命之恩,修行千年成真身给书生当丫鬟。多年之后书生高中状元后娶了公主为妻,书生至始至终都不知道丫鬟就是当年救下的那只白狐。白狐为了成全书生而伤心的离开了。

千年的修行、千年的孤独,爱情凄美的无奈,陈瑞独特的韵味恰倒好处地表现出歌曲的意境。

歌曲《白狐》,原唱陈瑞,后被选为2007年叶璇、孙耀威、陈浩民等主演电视剧《聊斋2》的片尾曲,改由艾轶曼演唱;后成为2013年热映的魔幻爱情三D巨制《白狐》的主题曲,由谢容儿演唱。

1、狐火即是鬼火

根据《北越雪谱》的记载,狐狸会从嘴巴吐火。不过,仔细看则是狐狸呼出的气体在空气中燃烧。

关于狐火的说法众说纷云,例如《想出着闻奇录》就记载了各地的说法,一说狐狸是叼着马骨发出火来,美浓国当地的说法则是点燃马的趾甲发出狐火。

在晚上看见“狐火”的人,很可能走着走着就迷了路,或是身上遗失了什么东西,甚至还有人会变成狐狸,种种不可思议的现象,除了狐狸作祟外,实在想不出更好的方法来解释。

2、狐狸附体的传说

狐狸很喜欢在人群居住的地方来来去去,与人类的互动频繁。但是在民间故事或童话之中,狐狸经常扮演着既聪明又狡猾的角色。

这是一个女人,一个非常妖娆的女人。她衣衫单薄,模样漂亮,一道闪电出现,映照这个女人的模样,的确很漂亮。 她走进庙中,坐在篝火旁,漫不经心地开口。 “闲来无事,奴家给各位讲个故事吧。” 说到这里,篝火迸裂出一点点火星,洒在了周边。 山神庙十分安静。 “五十年前,北凉郡,安知县有一个书生,他寒窗苦读十年,可惜的是,他始终无法考取功名,成了十里八乡的穷酸书生,无妻无子,一穷二白。” “也不知这个书生走了什么运气,在家中读书时,遇到了一只受伤的狐狸,书生将为数不多的干粮,喂给了狐狸吃,而狐狸在养伤的时候,也在陪伴着书生。” “可实际上,这只狐狸是一只灵狐,她为何报恩,每日吞吐天地灵气,加持在书生身上,让他开窍,从而读书如有神助一般。” “到后来,灵狐伤势养好了,她变化成人形,清纯美丽,愿意以身相许,报答书生的救命之恩。” “甚至还说,如若有一天,书生若是不喜她了,她会自动离开。” “而书生大喜,或许是因为这只白狐太过于美丽,也或许是因为这是一只灵狐。” “就如此,书生与白狐过上了令人羡慕的日子,一直过了三年,白狐已经彻底爱上了这个书生,而这个书生也彻底爱上了这个白狐。” “然而,就在三年后,书生科考第一,高中状元,更是被公主相中,想要他成为驸马。” “权贵面前,书生放下了一切,他成为了驸马,官居二品,享受荣华富贵。” “白狐知道了这一切,她没有愤怒,也没有说什么,只是一个人在寒舍之中,等待了三年。” “三年之后,那个书生已成为当朝宰相,执掌天下大权,他来到了寒舍之中,不过却带着许多兵马与方士。” “只因当今圣上病入膏肓,有方士说,想要治病,需要以灵狐之血入药,就可以治愈疾病续命,而皇帝说,只要谁能找到白狐之血,就将帝位传给谁。” “书生回来了,带着兵马回来了,白狐笑了,她看到了这个书生,笑的很开心。” “然而书生冰冷着一张脸,告知了白狐他的目的,他要取血,取之精血。” “书生明白,这样做白狐会折寿,但他不在乎,只在乎王权富贵。” “白狐没有说任何一句话,而是穿透了心脏,取出白狐精血。” “那书生拿到精血之后,救活了皇帝,而就在这时,公主也知晓书生的故事,她勃然大怒,要求书生,将白狐杀了,否则绝不可能让书生成为皇帝。” “书生没有说话,他只是披上了冰冷的战甲,再次回到了寒舍之中。你们知道,最后的结果是什么吗?” 妖娆女人缓缓讲述着这个故事,山神庙内,所有人都认真听着。 每一个人都融入了故事之中,当她说到这里的时候,有人忍不住好奇问道。 “结果是什么?” 听到有人询问,妖娆女子将手中的树枝放下。 篝火照耀之下。 她漂亮的脸蛋,流露出阴冷之色,眼神之中,有无法遮掩的愤怒。 “书生再次回到寒舍,他杀了白狐,扒了她的皮,制作成一件衣服,送给了当朝公主。”声音响起。 一时之间,山神庙内,鸦雀无声。 过了半响,声音缓缓响起。 “后来,狐皮送给了公主,皇帝却食言了,没有让书生当上皇帝,书生一怒之下,杀了公主,而后皇帝大怒,要凌迟处死他,但他逃了,独自一人沦落天涯,而且疯疯癫癫的。” 只是,就在这时,一道沙哑地声音却缓缓响起。 “诸位,有没有兴趣,听我说个故事?”声音响起,一时之间,众人好奇,而后这才反应过来,角落之中,还躺着一个浑身脏污无比的乞丐。 乞丐坐起来了,他很衰老,头发蓬乱,散发着臭味,肮脏不堪的衣服上,沾满了一些油渍。 众人沉默,不知这个乞丐,又能说出一个什么故事。 靠在墙上,乞丐目光无神,他缓缓开口,或许因为没有喝什么水,喉咙干,所以声音听起来十分沙哑。 “很多年前,有一个书生,他原本是书生门第,但因家道中落,所以他非常明白,寒窗苦读是唯一的出路。” “他日日夜夜的读书,不分昼夜,只希望来年科举,能够中榜,但从来没有天道勤酬这个说法,有时候努力,不一定会有回报。” “十三年,他在寒舍之中,待了足足十三年,春去秋来,大雪纷飞,那一年他已经十三年没有中举了,成了十里八乡的笑话。” “可就在那一年,一只白狐闯入了他家中,只是一眼,他便喜欢上了这只白狐,因为没有人喜欢跟他一个穷书生待在一起。” “他悉心照顾着白狐,无论什么好东西,都会给白狐,因为这只白狐,是唯一不嫌弃他一切的。” “后来,白狐的伤势养好了,她离开了,书生伤心了许久,只是很快,一个女子来到了他家中,书生一眼就知道,这是那只白狐。” “他没有害怕,而是喜悦,他很开心,而后一人一狐相爱,他们在一间小小的寒舍之中,渡过了最美好的三年。” “直到有一天,白狐让书生去参加科举,因为白狐知道,科举是书生最大的心愿,她支持着书生。” “最终,书生被白狐说服了,他去参加科举,而后高中状元,一时之间,他成为了无数势力争抢的对象。” “然而书生却始终记得,家中寒舍,还有一只白狐等待着他高中状元的喜讯。” “只是,就在这时,书生被当朝公主看上了,那公主刁蛮任性,且有极度自私,书生明白,若是他拒绝公主的爱意,荣华富贵没有是小,按照公主的性格,不会放过白狐的。” “所以书生留下来了,他成为了当朝驸马,但他没有一天是开心的,他日日夜夜站在公主府内,眺望星空,他知道,有一个爱他的人,正在等着他回去。” “但书生更加明白,这段情,违背天理,也清楚,若是自己回去,只会给白狐带来伤害,他沉默,郁郁寡欢。” “只是,天下那里有不透风的墙,公主知道了白狐的事情,她大发雷霆,但却没有告诉书生,而是联合皇帝,假装生病,需要白狐精血,才能救治。” “因为公主知晓,若是妖族若是少了精血,活不过三年,所以她下令,让天下人去寻找白狐,就是想要抓住白狐。” “书生不知这一切,他只是害怕有人找到白狐,为了一己私欲,而害了白狐,所以书生主动请命,他带着兵马回到了寒舍。” ‘‘一别三年!白狐依是当初那个白狐,书生与白狐对视了一眼,那一眼中,书生明白,白狐深爱着他,然而白狐也明白,这三年来,书生都不曾忘记她。” ‘‘白狐明白书生的一切,所以她自取精血,就是希望书生能够过得好一点。” ‘‘她明白,自己是妖!书生是人,人妖相恋,自古以来,都是违背天理。” ‘‘白狐选择了放下一切,而书生却不懂白狐,他为了让白狐死心,让白狐交出精血,他不知道,这样做会对白狐造成多大的伤害。” ‘‘他只是想要,用无情斩断有情。” ‘‘白狐取来精血,书生决然离开,但那一日诀别之后,没有人知道,这个书生无声哭了一夜。” ‘‘可当白狐之血取出之后,公主告诉了书生这一切,那一日,书生勃然大怒,离开公主府内。公主因此更加愤怒,她直接下令,让人前去猎杀白狐,甚至让方士变成书生的模样,亲自杀了白狐,扒了她的皮。” ‘‘就如此,当沾染血迹的白狐皮,出现在书生面前时。” ‘‘那一刻,书生愣住了。” ‘‘最后,书生拔剑,杀了公主。” ‘‘他离开了皇都之中,来到了寒舍。” ‘‘凌乱的寒舍之中,书生找到了一封烧的只剩下一半的信封。” ‘‘你们知道,信封之中,写着什么吗?” 乞丐说到这里,停顿了一番。 而山神庙中,所有人都沉默了,信封当中,写着什么,众人不知。 但没有人打破这番宁静,众人只是继续聆听着这一切。 乞丐笑了笑,他从怀中取出一张烧成一半的白纸,而后缓缓开口道。 “信封之中,落笔七字,自古负心皆书生。” 说到这里的时候,乞丐落泪了,他眼睛红润,一滴滴泪水落下,只是很快,他摇了摇头笑道。 “是啊,自古负心皆书生,读书人,最负心,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他一边笑着,同时也一边哭着。 没有人知道他为何如此,只是那妖娆女子却明白这一切。 篝火燃烧。 妖娆女子也跟着笑了。 她的笑声如银铃一般,但却充满着讥笑。 只是,就在这一刻,乞丐看向这个妖娆女子,苍老的眼神之中,逐渐清澈道。 “青儿姑娘,五十年来,你一直不杀我,时时刻刻出现在我面前,便是想要让我活在痛苦之中,我明白,也清楚,我每每想要自我了结,但你每每都出手救我。” ‘‘其实,我没有负她的心,但她却因我而死,五十年来,我已受尽折磨,青儿姑娘,若是真有怨气,就杀了我吧。” 乞丐开口,这般说道。 一时之间,所有人都惊讶了。 谁也没有想到,这个乞丐,便是这段故事之中的书生。 “呵呵呵,我不会杀你的,我要让你在日日夜夜,受尽折磨,只有这样,才能偿我姐姐的命!” 妖娆女子冷冷开口。 刹那间,众人皆然恐惧,一句姐姐,让他们知晓了,这个妖娆女人,是妖。 一位道士看了看这个妖娆女子,再扫了一眼那乞丐,最后不由摇了摇头道。 “你过于执着,你姐姐的死,让你产生了心魔,但一切是非,皆有因,再有果,白狐之死,因在你身,而非在他手,你知道吗?”道士开口,这般说道。 一瞬间,后者愣住了,她漂亮的脸蛋上,流露出愤怒。 “明明是他害死了我姐姐,为何是我?你们人族都是如此,明明是自己所作所为,却要诬蔑他人,一句替天行道,掩盖你们所有的恶行,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女子大笑,看向道士的目光,一时之间,充满着愤怒。 然而道士却叹了口气。 “那我说个故事,你们听一听吧。” 他语气平静。而后缓缓开口道 “五十年前,有两只狐狸,一只白狐,一只青狐相依为命,她们是天地精怪,出生时便在一起,所以彼此之间,感情深厚。” ‘‘但有一日,她们遇到了修士追捕,白狐为了救青狐,自身负伤,最后逃到了一个书生家中,其实很早之前,白狐就认识这个书生,白狐时常在远处注视着书生,这一次,她逃到了书生家中。” ‘‘书生没有任何害怕,相反把家中仅剩的粮食,给了她,一人一狐相依为命,只是三年之后,青狐从修练之中醒来,化为人形,找到了白狐,却发现白狐喜欢上了书生。” ‘‘那时,青狐产生了恨意与嫉妒,为了拆散他们,青狐让村民们诋毁书生,不考取功名,书生被迫流言蜚语,前去科考,而青狐却施展法术,迷惑主考官,让其高中状元,再让当朝公主,爱上了一个本不应该爱上的人。” ‘‘青狐本以为这样做,就可以拆散他们,可却不知道的是,白狐始终在寒舍之中,等待着书生归来,而书生时常站在公主府,眺望星空。” ‘‘青狐劝说白狐离开,白狐拒绝了青狐,那一刻,青狐妒中生怒,她告知公主,关于白狐的事情,而那公主,虽不爱书生,但她贵为公主,她绝对不允许自己的男人,心中还有另外一个人。” ‘‘所以公主联合皇帝,让书生去取白狐精血。” “那时,青狐会以为,白狐心凉,但没想到的是,当白狐与书生相见之时,他们彼此都明白对方,到最后青狐心魔加深,她变成书生,带着兵马,杀了白狐。” ‘‘只是,白狐在死前,看出来了,这不是书生!这是青狐。” 道士将故事说到这里,刹那间,山神庙内,所有人彻彻底底愣住了。 书生愣住了。 青狐也愣住了。 没有人会想到,这段故事,居然如此曲折。 “故事挺好的,可是……若是这样的话,白狐为何会写下那句话。” 青狐轻轻一笑,这般说道。 是啊,若真是这样的话。 白狐为何会写下‘自古负心皆书生’。 年迈的书生也不相信,他看着手中已经泛黄的半截书信,充满着疑惑。 书信不可能有假,这是她亲笔写下。 而道士却深吸了一口气,到最后,他挥了挥手,一瞬间,已经被烧掉半截的书信,恢复原样,白色的纸上,赫然出现一行字。 “自古负心皆书生,然,白儿却知君未负我,这一世情已断,若有来生,白儿愿再化白狐,伴君相随。” 这一刻,书生的眼泪落下,身子不断颤抖着,他没有哭声,如窒息一般,他弯着腰,心疼如刀割,让他不由自主地弯腰。 疼! 心在疼! 而那妖娆女子,则愣在原地。 山神庙中,没有人会想到,这是一件这样的故事。所有人沉默。 他们感慨白狐对爱情的至死不渝,他们叹息书生的一生不幸, 他们也憎恨公主与青狐的自私。 书生弯着腰,他疼到呼吸不过来了,眼泪纵横,模糊了眼前的一切,水珠弥漫,书生终究是哭出声来了,他的哭声如孩童一般,这些年来,他一直自责懊悔。那一句,自古书生最负心,深深地刺痛着他的心。 他很想告诉白狐一句,他没有负她,由始至终都没有负她。 不曾想到,白狐知道这一切。可相反,书生哭的更惨,他宁可白狐憎恨他,也不希望这样。 篝火燃烧。 青狐泪珠如雨,她笑了,笑的很凄惨,篝火映照着她的脸。 她又笑又哭,看向道士,她想要否认这一切,但看到书信的那一刻,她知道无论自己如何解释,也不会有人信。 她无力地跪在地上,青狐伤心欲绝,她更是自语道。 “为什么!为什么!我与白狐姐姐是妖,妖和人,不能在一起,她为何要如此愚蠢,为何要如此执着,为何要喜欢上一个你!虽是我亲手杀死白狐,但她也是因你而死!宁书,你不要妄图摆脱一切,白狐依旧是因你而死的。” 青狐痛哭,依旧指责着书生,认为书生依旧是罪魁祸首。 然而,道士却摇了摇头道。 “迷茫,迷茫,执着,执着,天地万物,一切有智慧者,皆因执着而生,也皆因执着而亡,放不下的是执念,放下的是执着” ‘‘心魔,心魔,苦海,苦海,凡间种种,世间一切,皆在苦海之中,何为苦海,心是苦海,渡不过的是苦海,渡过了也是苦海。” ‘‘明悟,明悟,知晓,知晓,万物有因,一切有果,缘起缘灭,缘来缘去,花开花落,一切命中注定,醒不来是痛苦,不愿醒来更是痛苦” ‘‘放下,放下,拿起,拿起,放不下,拿不起,舍不下,得不到,心如明镜,映照一切,是非功过,说的清楚,也说不清楚。” ‘‘你与白狐,缘起,白狐与他,缘落!” ‘‘你与迷茫之中,产生执着,为拆散二人,不择手段。” ‘‘白狐与书生相爱,你诞生心魔,落入苦海之中。” ‘‘白狐因你而死,你明悟一切,知晓种种,书生醒不来,身心痛苦,而你却不愿醒来,更为痛苦。” ‘‘你放不下一切罪过,书生拿不起一切因果,你憎恨书生毁了一切,书生自责过往。” ‘‘你说不清楚,他也说不清楚。” ‘‘你有错,书生有错,白狐也有错。” ‘‘可一切种种,皆有两面性,白狐未错,书生未错,你也未错,你们皆因执着而迷失了一切,相爱又不能爱,喜欢却又不能喜欢。” “青狐,你可知道,你为何能杀死白狐吗?” “求上仙解答。” 青狐已经哭的伤心欲绝,她其实并不想要杀死白狐,一切因恨,她后悔过,每时每刻,都遭受着折磨。 书生醒不来,痛苦。 她不愿意醒来,更加痛苦。 “因为那一日,白狐知晓你的一切,她看得出来,你是青狐,她没有躲避,甘愿死在你剑下,就是希望你能放下一切。” 道士如此说道。 那青狐再听到这番话之后,如遭雷击一般。她坐在了地上,几乎失去了所有力量,万般痛苦。 “书生,你知道白狐如何看穿青狐的吗?”道士再次问道。 书生眼睛几乎哭瞎,他不解,也不明白,摇了摇头,迷茫无比。 “因为,她知道,你不会忘记她,她从青狐的眼神,没有看到属于你的光彩。对于一个真正爱你的女子来说,无论你变成什么样子,一个眼神,她就知道,是不是你。” 道士这般说道。 这一刻,书生的心更碎了。可惜,尘埃已定。白狐已经死了,留下的,只是两个可怜人山神庙内,就只剩下一人一妖了。 “你杀了我吧。” 青狐坐在地上,她面无表情,眼神之中,充满着绝望,失去了活着的信念。 然而书生却摇了摇头。 他苦笑道。“白狐虽被你杀,但一切因我而起,你杀了我吧,我不愿再活着了。” 书生苦笑道。 只是,就在这一刻。 晨露凝霜,一缕斜阳照入了山神庙中。 洗涤一切。 所谓,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随风而来。 随缘而去。 罢了罢了。

很多年前,一个昭阳四射的清晨,书生坐在树桩上苦读四书五经。书生一贫如洗三餐不饱,家里唯一值钱的就是那两担沉甸甸的书。

书生每天都坐在这片林子里,随便寻个坐处,读到天黑,日子一天天的就这样在圣贤书中流逝。

平日里会经常听到一些有趣或者让我沉思的故事,其中一个白狐的故事,是在一起前往山东高青县的旅途中听得的,那是一次有趣的出行,这个故事也是一个让我回味很久的故事。

虽然,道、佛、萨满等等宗教系统对于转世与轮回观的看法不同,但在这个相通的法则下,人、鬼、妖似乎都不断在欲念与天道间进行选择。

传说,一些修行极高的存在,已经洞悉了天道深远,却最终依然违背天道选择了某种欲念。

或许,王阳明给出的答案更接近法则的真相——人欲即天理。但其实王阳明在给出了这个答案后,似乎在用一生在对这句话进行“精准化”的解读:在克制后的人欲才是天理,或者说建立在良心之上的人欲才是天理,欲念有度,天道深远。

未等我接话,他说,你知道我家田里有一个非常古老的雕像,现在已经残破不堪甚至分辨不出到底是什么,但关于这个雕像老一些的人一直流传着一个说法:最早这块地方有一座娘娘庙,这雕像是当时娘娘庙的物件之一,后来庙被毁了,只剩下这雕像。

我一听娘娘庙便来了兴趣。在北方,一般娘娘庙主要有三类:供奉女娲娘娘的庙。供奉某些有德行、行大善的妇女的庙。以及供奉动物仙的庙。

很多年前,一个昭阳四射的清晨,书生坐在树桩上苦读四书五经。书生一贫如洗三餐不饱,家里唯一值钱的就是那两担沉甸甸的书。 书生每天都坐在这片林子里,随便寻个坐处,读到天黑,日子一天天的就这样在圣贤书中流逝。 这日黄昏,书生正在读书,读到夕阳遍地时高呼:“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突地“吱吱”而鸣声随风而来,书生抬起头来,只见一团白影扑面而至,那是一只晶莹通白的小狐狸,雪白得一尘不染,两只眼珠溜溜而动,口里哀声连连。 说也来怪,小狐狸奔到书生面前时,竟兀自停住脚步,气喘吁吁。 书生一把抓住小狐狸,只见小狐狸雪白的后腿上,斜斜地插着一支箭,鲜血顺着箭头沽沽而下,染红了一片。小狐哀鸣几声,双目对着书生,写满了哀怜与乞求。 书生叹一口气:“小狐狸啊小狐狸,是谁忍心伤你这么深……” 语音未落,远处蹄声如雷阵阵踏来,小狐狸白溜的身子不停的颤抖,仿佛要从书生手里挣扎逃走,书生急忙捧紧小狐,一咬牙将箭拔出,撕下一片烂衣袍,将小狐狸的伤口包好,轻轻放入宽大的衣袖里,说也来怪,小狐狸竟忍住疼痛,一动不动的躺在书生的袖怀之中。 书生刚刚端起书,只听得马蹄声轰轰而至,数十匹高大骏马踏青飞来,为头的是一个虬髯大汉,满身华贵地叫道:“兀那书生,可曾见过一只受伤的狐狸逃过?” 书生抬起头来:“兄台说的可是一只满身雪白的狐狸?” 虬髯客身旁闪出一团绿影,娇喝道:“正是,正是我射中的那只狐狸,那小畜生呢?” 书生只闻香风扑面,迎面是一张如花笑脸,书生猛然间惊慌失措,意迷情乱,好半天才回过神7a64e4b893e5b19e31333262363637来,指着身后结结巴巴的说:“刚刚从这边跑过。” 少女娇声说道:“多谢书生!我们追!” 猛一挥手,数十骑悠然而来,又悠然而去,只留下银铃般的笑声荡在书生耳里。 书生喃喃念道:“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啪地一声,圣贤书掉到地上竟不察觉。 小狐狸从袖口里伸出头,啊啊一声叫醒了书生,书生见它的眼里写满了凄美与感谢。 书生收起心,轻抚狐狸,爱怜地说:“小狐狸,快躲起来,别让人家欺负你。” 小狐狸顺着衣袖一溜而下,跛着腿,竟通人性,前腿合一朝书生作一个稽首,吱吱几声,雪白的身体扭着一团,竟跳起舞来,只见白影闪闪,小白狐体肢如一,夕阳西下翩翩起舞,书生看得呆了。 远方突地也传来吱吱之声,小狐狸收住舞步,再朝书生稽首,恋恋不舍地朝同伴而去,三步一回首,依依而别,消失在远山中。书生拍拍衣袍上的尘土,捡起书来重新苦读。 书生还是每天坐在树林里读书,只是每天傍晚都会沿着树林转一转,聆耳细听着什么,每每有马蹄声响起时,书生会惊喜坐起,只是他再也没遇到过绿衣女郎。 书生不知道,每天清晨,露叶旁都有一只小白狐,瞪大着灵动的眼珠,一动不动地望着书生,书生高读时,狐狸仍一动不动,仿佛怕打扰了书生的修行。 书生很奇怪,每天夕阳西下,每当书生对着远山念念不望绿衣女子时,远山上仿佛有一团白影,迎着夕阳翩翩起舞,书生寻过去时,却什么都找不到。 一天又一天,书生就这样生活着,直到他死去,再也没见过穿绿衣的女子,她和他不属于一个世界。 大家都说:书生读了一生什么也没得到,当真白读了。书生去时孤单一人,有人却说看到过一只白狐曾出没在书生的床前,又有人说每年书生祭日,坟头都会有人拜祭。 很多年过去了,大约是一千年吧。 当年的树林铲平了,这里刚刚建起了一座官邸。 今天到处张灯结彩,原来是新晋状元新婚大喜的日子,听说状元才高八斗,连皇上也下令将公主许配给他,举国大庆。 状元郎今天起得特别早,因为管家告诉他,公主的花轿很快就到了,啪啪啪啪……,鞭声撩人,管家急匆匆地闯进来:“公子!公主花轿到了,公主到了。” 状元郎激动得三步并作一步,冲出门外,揭开轿门:“公主……”但见一身绿装的公主坐在轿里,笑靥如花。状元一阵晕醺:公主好面熟啊,似乎在梦里见过无数次,可却总是记不起来。 洞房花烛夜,状元与公主四目深情,门突地被撞开,状元定睛一看,是服侍自己多年的丫鬟,丫鬟从小开始照顾状元,喜欢穿一袭白衣,丫鬟走到状元身前一稽首,眼睛里满是泪珠:“公子,丫鬟自幼伺候您,今日要与您道别了。” 状元猛然阵阵心痛:“为何故?” 丫鬟撩起裤脚,雪白的腿上留着一道深疤,丫鬟指着公主说:“临走之前,想报当年一箭之仇,请公子赐恩。”状元大惊,双手护住公主:“你到底所为何事?” 丫鬟泪珠夺眶而出,凄然着望着状元:“公子当年相救之恩,恨不能立时相报,修行千年方能变成人身,殷殷相许,今日公子金榜题名,前缘尽了,以一恩消一恨,望公子珍重。” 丫鬟再次深深稽首,礼罢退至大庭深处,翩翩起舞,但见皎皎月下,白衣胜雪,似梦似幻,舞到深处,丫鬟吱吱而鸣,声声凄然。 明月当空,状元喃喃而立,仿佛看到了当年的夕阳、远山,青山高处,那一团白影踏歌而舞,梦里状元满脑是绿影姣容,梦醒时,状元千百寻找的,可是那翩翩白影? 从那晚后,再也没见过丫鬟,有人传说:在远山深处,夕照时分,总能看到有人在翩翩起舞,状元郎也差人寻过无数次,再没找到过。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底部广告位(手机)
标签:
推荐阅读:吸尘器注意事项

评论专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