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关闭

KMA故事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哲理故事

90后第一书记·故事|张成明:村里脱贫了,心也不慌了

作者:admin 时间:2020-05-26 10:18:58 浏览: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头部广告位(手机)

3月6日,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在京出席决战决胜脱贫攻坚座谈会并发表重要讲话。他强调,到2020年现行标准下的农村贫困人口全部脱贫,是党中央向全国人民作出的郑重承诺,必须如期实现。这是一场硬仗,越到最后越要紧绷这根弦,不能停顿、不能大意、不能放松。

驻村第一书记是精准扶贫的重要支点。从2018年起,澎湃新闻连续三年推出“90后第一书记”专题,聚焦这一年轻群体。同时,我们也在全国范围内寻找更多的90后驻村第一书记,如果您就是或者您身边就有,欢迎发邮箱到:diyishuji@thepaper.cn。

西吉县政府官网这样介绍西吉:境内地形地貌复杂、沟壑纵横、生态脆弱、水资源匮乏,干旱、寒潮霜冻、冰雹等异常气候及气象灾害频发。被联合国粮食开发署确定为最不适宜人类生存的地区之一,被国务院确定为重点扶贫的三西地区之一。这里集中了宁夏最难的扶贫问题、最艰巨的脱贫任务。

2017年12月,年仅26岁的张成明便被选派到西吉县担任震湖乡毛坪村第一书记。尽管已有了一定心理准备,驻村生活的艰辛还是超出了张成明预料,工作上的困难也曾一度给他带来巨大压力。

好在经过艰难的探索、学习,以及各级领导的帮助和指导,张成明和毛坪村村两委班子一道,于2019年将毛坪村这个自治区深度贫困村,彻底拉出了贫困队列。截至2019年底,西吉全县脱贫成绩显著,累计脱贫出列贫困村238个,减少农村贫困人口151241人,贫困发生率由2014年的34%下降到2019年的0.95%。

大学本科毕业时,张成明25岁,那时他应聘到大唐集团有限公司宁夏分公司工作,在宁夏中部一个叫太阳山的地方,负责监控风力发电设备的运行情况。

说那朱元璋小时候跟刘财主放牛,到那山边边上,就把牛系住了让它吃草,自己则在草地上睡觉。

有个道人恰好走过,却见朱元璋睡成一个“大”字型,心道:“此子将来可了不得!必为大官!” 突然,那朱元璋的头一歪,竟然歪到和肩膀平行了,变成一个“天”字。 道人大惊之下,忙跪倒连呼万岁,知道遇见了真命天子。 ………… 听到这个故事时,我可能才五六岁,时光如梭,转眼,我就成了个五六十岁的小老头了。 暑期回家,想起当年和伙伴放牛的事,童心又起,跑到我家后山的草地上去睡“大”字。那时,我们为了谁能睡成“天”字,简直要把脖子都扭断了。

现在回想起来,又是好笑,又是伤感。 我躺在草上,先睡成个大字,然后再歪头,想睡成个天字。 毕竟老了,我再用力,脖子也只能歪一点点。

我有些不服,又用了点力…… 咔咔一声响,我的脖子折断了,我感觉我的头在草地上滚了几圈,滚到了肩膀边。 我顿时吓得毛骨悚然! 我想狂呼,但头下没气管相连,只是嘴在张,哪有声音出来? 正当我吓得汗如雨下,却见一道人施施然走来,朝我身子一看,道:“这人好生奇怪,如何睡了个犬字出来?”(大家脑补) 我又怕又怒,竭力想把头滚回到脖子上,于是我用耳朵推动草地,把头滚回脖子上。 刚滚到一半,那道人大惊失色,道:“这脖子无头,下身奇长,这睡得是一个木字啊!” 我心里想骂,我那下面不足一寸,如何能睡出个“木”字。说我脱裤子能睡成个“太”字,已经算给我面子了。 正在这时,道士大叫:“原来阁下是小龙天子,失敬失敬!” 我正糊糊涂涂,却只听见耳边草木梭动,声势极大,偏头一看,原来是一条面目狰狞的恶龙,冲我头而来! (恐) 我大惊之下,汗流满面的醒来,原来只是一场梦! (不恐) 一醒之下,才觉得异常,稍支起身子一看…… 天!!!!! 我的裤裆那里竟然竖起了一个高高的帐篷! 天!!!!! 怕是足有18cm高!

我从来短小,几乎不举,哪里见过自己裤裆起这么高的帐篷? 我哭了出来,想不到人近黄昏,竟然却有了如此雄壮的发展。 我怀疑自己又在做梦,打了自己脸几下,结果…… 并不是做梦!! 我想起适才梦中道人据说的木字,难道,这是天意的安排?我哭泣着,慢慢解开皮带,想看看我突然变化的雄壮宝贝…… ………… ………… 十五秒钟后,我登上知乎,提了一个问: 野外睡觉时,裤裆里爬进一条毒蛇,而且头部竖起,呈攻击状态,如何处理才安全? 在线等,急!

3月6日,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在京出席决战决胜脱贫攻坚座谈会并发表重要讲话。他强调,到2020年现行标准下的农村贫困人口全部脱贫,是党中央向全国人民作出的郑重承诺,必须如期实现。这是一场硬仗,越到最后越要紧绷这根弦,不能停顿、不能大意、不能放松。

驻村第一书记是精准扶贫的重要支点。从2018年起,澎湃新闻连续三年推出“90后第一书记”专题,聚焦这一年轻群体。同时,我们也在全国范围内寻找更多的90后驻村第一书记,如果您就是或者您身边就有,欢迎发邮箱到:diyishuji@thepaper.cn。

“这几年在张塘村,身体真是练好了,一年到头连感冒都很少有,一天走个两万多步都是日常。”河南省信阳市息县陈棚乡张塘村第一书记何蕾告诉澎湃新闻记者,驻村三年多,如今她不仅身体倍儿棒,心理上也成熟了不少。

“最开始少不了抱怨,觉得村里面住宿条件不好、伙食不好,有一次因为走访饿了太久,吃完一顿牛肉胃里消化不了吐了,因此还哭了好久,那会儿觉得自己太可怜了。”简单、活泼、爱说笑,有着明亮的大眼睛和娃娃脸,这个90后姑娘似乎和印象中的村干部相去甚远。

何蕾是息县本地人,因为家人都在北京,从南昌大学科技学院日语专业毕业后,她选择到北京新东方任规划顾问,每天的生活忙忙碌碌。本以为北京的“快节奏”将是她未来的总基调了,但阴差阳错,两年后何蕾考上了老家的公务员,从北京回到了县里,先后在陈鹏乡政府和县妇联工作,生活平静而安逸。就这样,又过了三年。

“2017年2月,单位领导找到我,意思是想派我到张塘村驻村。当时我的女儿还没断奶,但是我们妇联单位都是女同志,数我最年轻,我也希望能到基层得到更多的锻炼,于是就决定来了。欣慰的是,家人都很支持我。” 两周后,当时差几个月才满27岁的何蕾正式到张塘村任职,成为一名“非典型”书记。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底部广告位(手机)
标签:
推荐阅读:小型吸尘器

评论专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