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c5858.com->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全集->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
错误/举报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118.怪人

    武曌答应给那大胡子去送酒,就让紫鹃从带来的物资里选了一坛好酒, 然后让紫鹃顺便送去给那大胡子。

    大胡子是土知府府里的马夫, 待遇不是很好, 就住在下人的房舍里,紫鹃感觉自己领了个苦差事儿, 不过还是答应了, 抱着酒坛子准备过去。

    那面儿下人的房舍可没有单独的, 都是好些人住在一起, 大胡子和一些粗使的马夫住在一起, 大家正在说一些荤段子,聊着什么, 那大胡子就一个人坐在角落里,摆/弄着一块木头, 正在用刻刀雕刻着。

    旁边有好些马夫见到他又在雕刻, 笑着说:“他又在发/春了?不知道刻了多少/女人, 哈哈,不会是没钱娶媳妇儿雕刻个木头女人,给自己暖被窝儿罢?”

    众人调笑着, 那大胡子也不理他们, 似乎很不合群儿, 这个时候紫鹃便来了,敲了门。

    一个马夫去开门, 一开门看到是个美艳的小丫头, 当即笑着调/戏说:“小丫头, 你走错屋儿了罢?到哥/哥们这面儿来做什么?”

    他说着,还要伸手去调/戏紫鹃,摸紫鹃的脸。

    那头里大胡子听到动静,立刻看过来,当即一皱眉,身上竟然露/出一股凶神恶煞的怒气,大步抢过来。

    紫鹃身后可是跟着侍卫的,那些侍卫看到有人不长眼调/戏武曌身边的大丫头,怎么能忍,当即就要去训斥,结果没想到有人比他们更快,那大胡子从屋儿里一步冲出来,“啪!”的一声打掉那马夫的手。

    马夫疼的哀嚎一声,说:“你干什么!”

    说着就要和那大胡子扭打在一起,紫鹃一看,赶紧让侍卫去拦住,马夫们这才看到,紫鹃后面竟然还跟着不少士兵,冲进屋儿里,一个个吓得都不敢动弹了,只能暗暗瞪着那大胡子。

    紫鹃这才把酒坛子放在桌上,说:“这是我们娘娘答应上次给先生的。”

    那大胡子虽然抢上来教训了调/戏紫鹃的马夫,只不过如今紫鹃与那大胡子说话,大胡子又不愿意理她似的,只是垂着头,说:“谢娘娘。”

    便没有再多一句话儿了,紫鹃觉得这人好生奇怪,也不想多说,放下便带着侍卫走了。

    大胡子这才抬起头来,看着紫鹃离开的背影,旁边的马夫受了气,冷言冷语的说:“哎呦,还看上人家了不成?人家就算是个丫头,也是娘娘身边儿的丫头,你这癞蛤/蟆,还想吃天鹅肉了?我呸!”

    大胡子没说话,只是拎起那酒坛子,猛地拍开封泥,便开始豪饮起来……

    紫鹃回来朝武曌回话,一进屋儿,就看到了皇上这会子正勤勤恳恳的给武曌揉肩膀呢。

    武曌半眯着眼睛,似乎在享受,有些困乏了,水溶见紫鹃进来,做了一个噤声儿的动作,不过武曌还是听见了,睁开眼睛,说:“怎么样儿?”

    紫鹃把方才的事儿禀报了,还说:“娘娘您说,那大胡子是不是个怪人?”

    武曌听了,眯了眯眼睛,上下打谅了紫娟一遍,看的紫鹃有些后背发/麻,纳罕的说:“娘娘,可是……可是紫娟做了什么错事儿?”

    武曌笑着说:“倒没有,你先出去罢。”

    紫鹃赶紧就出去了,水溶无奈的说:“您怎么平白吓唬紫鹃?”

    武曌笑着说:“我哪有吓唬她?我只是突然明白,那先生不是不近女/色,而是女/色不对罢了。”

    水溶无奈的摇摇头,说:“今儿晚上朕还要再走,你好生歇息着,别累坏了自个儿,知道么?”

    武曌说:“皇上不是刚回来,又要去了?”

    水溶点点头,说:“早些完/事儿,早些带你回去,你这身/子我也不放心,一会子用了晚膳,朕便走了。”

    武曌点了点头,不过脸上没什么表情,水溶一看,笑着抬起武曌的下巴,说:“怎么?武儿舍不得朕?”

    哪知道武曌压根儿不扭/捏,笑着说:“是舍不得。”

    水溶当即体会到了什么事欣喜若狂,将人揽在怀里,亲/吻着武曌的眉眼,哪知道武曌紧跟着又来一句,说:“捏肩膀的手艺,比那两个丫头强了不少多少倍。”

    水溶险些被气笑了,说:“只是捏肩膀的手艺?朕还有其他手艺,多得是,只是你如今不方便领教罢了。”

    水溶吃过晚饭又走了,很是匆忙,嘱咐紫娟和雪雁照顾武曌,还让永宁郡主多过来陪着武曌。

    水溶走了之后,又开阴雨连绵起来,足足下了三四天的大暴雨,这样儿的天气,不知道重灾区怎么样,武曌在这面子,心里也不是很踏实。

    土知府和衙内这些日子把家里老底儿都要掏干净了,那些个赈灾银和赈灾粮,早就被他们瓜分了,如今又要吐出来,吐得土知府和衙内心肝儿都在疼,对水溶和武曌自然是怀恨在心。

    土知府和衙内整日里想着法子,怎么才能报复一番,如今看水溶走了许多天,当即就把坏主意打在了武曌身上,尤其武曌怀着孩子,若是武曌的孩子能掉了,也是好事儿。

    土知府在京/城里有人脉,那自然就是前皇后的叔父,当今一品的内阁大学士了,当时登基的时候,的确是内阁大学士站出来力挺水溶,不过也是因着前皇后,说起来,不过是互利互惠的事儿,也没什么恩典不恩典的。

    如今土知府把这个当成了恩典,觉得他们家对皇上有恩,皇上不知恩图报就算了,竟然还恩将仇报,心中很是不服不忿,决定把皇上的孩子弄掉,看看那武曌还怎么嚣张,到时候再让皇上取了内阁大学士的女儿,他们家又成了皇室的外戚,自然是极好的。

    土知府和衙内想的很好,商议了一番,土知府有些迟疑,说:“行么?”

    衙内说:“有什么不行?再说了,这是天灾,房子它受不了阴雨连绵,自己塌了,砸死了娘娘,我们能怎么办?”

    永宁郡主跑来找武曌说话,其实她也是无聊的,因着贾芸是工部侍郎,需要勘探地形,准备重建,还有各种抢险也需要他,所以贾芸一直跟着水溶往外跑,水溶还能抽空回来一个,贾芸根本没空回来,忙的见不到人。

    永宁郡主就天天跑来和武曌解闷儿,众人在一起说说话儿,有的时候也一起出去分粮舍粮,别看永宁郡主是个大家闺秀,但是一点子也不怕吃苦,分粮的时候她总是亲自动手,好些难/民对永宁郡主也是感恩戴德的。

    今儿个又是大暴雨,众人没办法出去分粮,只好呆在屋儿里,永宁郡主唉声叹气的,武曌说:“叫你别跟来,你偏不听,如今觉着无趣儿了?”

    永宁郡主说:“我倒不是因着这个,就是……就是……”

    说到这儿又脸红了,武曌一看,顿时明白了,肯定是因着见不到贾芸,前些日子,永宁郡主和贾芸的关系好不容易亲/密了一些儿,永宁郡主手里还有贾芸的一条手帕呢,不过这些日子贾芸公事繁忙,所以压根儿见不大面儿,永宁郡主这是着急了。

    武曌笑了笑,说:“心急什么?你就是太心急了,什么时候都堆着他。”

    永宁郡主看着武曌,说:“嫂/子,你是怎么把皇上治的服服帖帖的?”

    武曌没说话,只是笑了一笑,然后才说:“我需要治他么?”

    永宁郡主一听,撇了撇嘴巴,感觉莫名其妙又被秀了一脸恩爱,自己作的!

    两个说话,紫鹃和雪雁端来热茶,这会子带来的点心也是没有了,条件比较艰苦,根本没得零食儿,不过武曌和永宁郡主并不是娇气人。

    众人坐在一起,外面儿雨水越来越大,击/打在仿佛上,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竟然还伴随着冰雹,“砰砰砰”的打着。

    永宁郡主见天色越来越暗,说:“这大白天儿的,下雨下的跟黑天似的。”

    她刚说完,突听“轰!!!”一声,武曌猛地睁大了眼睛,喝了一声:“当心!”

    永宁郡主根本不知怎么回事儿,只觉得头顶有声音,随即什么东西带着风声猛地砸向她的脑袋。

    武曌就在旁边,伸手猛地拉了一把永宁郡主,永宁郡主和武曌一下子全都摔在地上,随即就是“轰隆!!!!”一声巨响,头顶上的横梁竟然掉下来了一半,猛地将桌椅全都砸榻,木屑横飞。

    紫鹃和雪雁惊得“啊——”的大叫,连忙大喊着:“娘娘!郡主!”

    紫鹃和雪雁冲过来,连忙扶起武曌和永宁郡主。

    武曌撞在地上,顿时肚子一阵绞痛,额头上梦的落下汗来,紧紧/抓着紫鹃的手,疼的说不出话来,紫鹃吓得脸色苍白,说:“娘娘!娘娘!房子要塌了!撑着一点儿,奴婢扶您出去!”

    那面永宁郡主手臂被蹭了一个血道子,但是并无大碍,连忙跳起来,去扶武曌,看见武曌脸色苍白,整个人都要懵了。

    武曌忍着绞痛,艰难地说:“快走……”

    众人赶紧扶着武曌,架着她往外走,头上的横梁掉了半根,大雨和冰雹还在不断的往下冲,击/打着房屋,房屋仿佛不堪一击,发出“吱呀——吱呀——轰隆!”的声音,不断的震动着,往下掉着木渣子。

    众人扶着武曌往外跑,只不过横梁太大,横在面前,武曌肚子又绞痛,似乎怎么也跑不动,木块从头上掉下来,全都是实木,发出“乒乓——”的巨响声。

    众人保护着武曌,快速往外冲,外面还下着磅礴大雨,因为这边坍塌的声音,引来了好些人,土知府和衙内也来了,两个人双眼放光,不过却没有去救,只是装作哭号着说:“娘娘!娘娘啊!娘娘啊!”

    好些家丁全都冲过来看情况,那大胡子的马夫也跑过来看情况,眼看着房屋就要坍塌,里面还有人的声音,但是土知府和衙内竟然不让人去救,只是说:“屋子要坍塌了,太危险了,这也没办法……”

    大胡子似乎有些着急,赶紧猛地推开身边的家丁,一头就冲了进去,衙内有些着急,说:“爹,怎么办?”

    土知府低声说:“没什么,不过是多一个送死的,他们跑不出来的。”

    大胡子冲进屋子里,屋子里一片狼藉,到处都是灰尘,巨大的木头掉下来,激起无数灰土,根本看不清东西。

    大胡子听着声音往里冲,突然听到了哭声,立刻冲过去,果然看到有人,武曌有些半昏迷的模样,根本走不动,大胡子当即冲过来,众人一看有人来了,又惊又喜,紫鹃大喊着:“救救娘娘!快救救娘娘!”

    大胡子冲过来,也顾不得什么,说了一句:“失礼了!”

    他说着,赶紧将武曌打横抱起来,武曌现在有身孕,没有办法背着,只能打横抱着,大胡子赶紧让众人跟着他往外冲。

    屋子里噼里啪啦的掉着木屑和木块,外面土知府和衙内哭丧一样,抹着眼泪,说:“娘娘呦!娘娘啊……娘娘……”

    他们正装模作样的哭着,门口突然进来了人,衙内一看,竟然是水溶一行人赶回来了,当即有些惊慌,土知府连忙低声说:“不要惊慌,没什么的,一切万无一失。”

    水溶根本不知怎么回事儿,他今儿和好不容易空闲,贾芸也难得跟着回府休息一日,结果进了门,却听到一片哭号。

    水溶来不及问任何情况,只见武曌下榻的房屋发出坍塌的声音,房子已经坍塌了一半,看不出原本的形状了。

    水溶当即脑袋里“嗡——!!”一声,什么也不管了,猛地往里冲去,众人看到皇上冲过去,想要阻拦,只是根本来不及,水溶已经一头扎进破败的房屋中,那面儿贾芸吓得不轻,脸色苍白,不过还算镇定,立刻指挥着士兵过去抢救。

    水溶冲进去,一眼就看到了武曌,武曌半昏迷的样子,疼的满脸是汗,大胡子本抱着她往外跑,只是头顶上突然掉落巨大的木块,众人/大喊一声,那两个人险些被砸在下面儿,大胡子猛地一推,将武曌推出去,武曌滚在地上,大胡子的手臂被狠狠撞了一下,顿时疼的裂骨,手臂不自然就耷/拉了下来。

    水溶冲进来的时候,正好看到这一幕,感觉自己要窒/息一般,也不顾什么,快速往前跑,一把抱起地上的武曌,武曌迷迷糊糊的,仿佛看到了水溶,喃喃的说:“皇上……”

    水溶吓得手脚冰凉,连忙说:“是我……是我,武儿坚持一下,没事儿的。”

    他说着,脸色狰狞,说:“快来,这边走。”

    坍塌的房屋乱七八糟,众人早就迷失了方向,根本不知道哪里是出口,水溶冲进来,抱着武曌,带着众人快速往外跑,贾芸的人正在外面接应,将坍塌下来的木块全都扒/开。

    贾芸好歹是工部侍郎,在工部习学了不少,当即士兵用残垣断戟,顶/住几个支撑点,不让房屋继续坍塌,眼看着水溶一行人冲出来,武曌一脸惨白,没有血色的样子,贾芸立刻大喊着:“叫太医!快叫太医!”

    水溶抱着武曌疯狂的冲出来,他的发冠早就被砸掉了,脸上还有些血迹,但却顾不得这些,跑出来之后,将武曌放在空旷的地方,雨还下着,武曌频频打冷颤,水溶赶紧脱/下自己的衣裳,把武曌严严密密的包起来,声音嘶哑的说:“武儿别睡……别睡,快看看我,武儿!”

    武曌意识有些迷离,见水溶一身凌/乱,紧张的抱着自己,不断喊着自己的名字,这样狼狈又紧张的模样可不多见,武曌不由低笑了一声,有些虚弱的说:“溶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