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关闭

KMA故事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故事

飞鸟和鱼的故事

作者:admin 时间:2020-05-26 10:32:17 浏览: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头部广告位(手机)

有一条鱼生活在一片海域里,它每天就是不停的游来游去。一天,有一只迷途的鸟儿飞过这片海域的上空,它很疲倦,低下头寻找海中的一片陆地,水里的鱼觉得水面的光线变得有些昏暗,就抬头望向天空,这样,鱼和鸟的视线交织到了一起。孤独的鱼和迷途的飞鸟深深地彼此吸引着对方。

飞鸟给鱼讲辽阔的天空,讲广袤的大地,……鱼给飞鸟讲深邃的海洋,……它们为彼此打开了一扇未知的却又丰富多彩的窗;

它们还有好多共同的话题:每个早晨的朝霞,每个傍晚的落日,每个夜晚的星空,每分钟空气里的味道,树木的,土地的,海水的,春天的,夏天的,秋天的,冬天的,……它们彼此深深爱慕着对方,这样就过了好久,它们以为此生就这样斯守,飞鸟可以忘却飞翔的天空,鱼可以忘却深潜过的海底。

一天,飞鸟看见别的鸟飞过,它想起了天空,它问鱼是否愿意和它一起感受风从身边掠过的自由,鱼看看自己的鳍没有说话;又是一天,鱼为了躲避暴风雨,深深潜入水中,在太阳重现的时候,它兴奋的问飞鸟是否能看到水中珊瑚的灿烂,飞鸟只能看着波光粼粼的水面苦笑。

它们知道了飞鸟与鱼是不可以在一起的,虽然彼此相爱,但是鱼终归是水里的鱼,飞鸟终归是天上的飞鸟,飞鸟离开了那片海域,永远的再也没有回来,它并不知道,鱼亦再没有游回这片海域,它们都在小心翼翼地躲避那段往事,那段飞鸟与鱼的故事。

《飞鸟与鱼》又称《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网络上有数十个版本,但流传最广、影响最深远的还是江西省德兴市诗人程东武的两个版本,被广大文友奉之为世界最美诗歌。

赏析:你是鱼,我是飞鸟要不是我一次失速流离要不是你一次张望关注哪来得这一场不被看好的眷与恋我勇敢,你宿命我是一只四处可以栖息的鸟你是一尾早已没了体温的鱼蓝的天,蓝的海,难为了我和你什么天地啊,四季啊,昼夜啊什么海天一色,地狱天堂,暮鼓晨钟ALWAYS TOGETHER FOREVER APART睡不着的夜,醒不来的早晨春天的花如何得知秋天的果今天的不堪如何原谅昨日的昏盲鱼如何去爱,怎么会爱天上的飞鸟?

泰戈尔的故事大多以悲剧结尾,其实泰戈尔并非是个完全的悲观主义者,只是他一生经历了太多死亡其中包括比自己小12岁的妻子,和自己敬爱的几位嫂子。泰戈尔觉得悲剧更能发人深省,更能让世人珍惜眼前所有的一切。有传说《最遥远的距离》是e68a84e79fa5e9819331333337613166为其亡妻所作,泰戈尔和自己妻子只生活了短短20年,在妻子死后孤独终老,并无子嗣。

有一条鱼生活在一片海域里,它每天就是不停地游来游去。一天,有一只知迷途的鸟儿飞过这片海域的上空,它很疲倦,低下头寻找海中的一片陆地,水里的鱼觉得水面的光线变得有些昏暗,就抬头望向天空,这样,鱼和鸟的视线交织到了一起。孤独的鱼和迷途的飞鸟深深地彼此吸引着对方。

他们互相分享自己的世界,为彼此打开了了一扇未知的却又丰富多彩的窗。然道而,有一天,飞鸟看见别的鸟飞过,它想起了天空,它问鱼是否愿意和它一起感受风从身边掠过的自由,鱼看看自己的鳍没有说话。

又是一天,鱼为了躲避暴风雨,深深潜入水中,在太阳重现的时候,它兴奋的问飞鸟是否能看到水中珊瑚的灿烂,飞鸟只能看着波光粼粼的水面苦笑。

古越涛对裴老师说“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 而是我就站在你的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我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 而是明明知道彼此相爱,却不能在一起” 只提到了这首诗出自泰戈尔之手,并没有提到在飞属鸟集中。

鸟儿说完,飞向水面然后一头扎进水里,把鱼儿叼在了口里。接着,它展开翅膀,向天空飞去。

“放下我!快放下!"鱼儿感到难受,向鸟儿求救。可好心的鸟儿一心要救这只"可怜"的鱼儿,它要让这小鱼一览天空的美景,让他自由自在的生活。

这则故事告诉我属们,鱼离开水的自由,就注定了它会死亡。它告诉我们不要总是把自己的想法强加给别人,不要认为你认为好的别人也是这样认为,你需要的别人也需要。

《飞鸟与鱼》又称《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网络上有数十个版本,但流传最广、影响最深远的还是江西省德兴市诗人程东武的两个版本,被广大文友奉之为世界最美诗歌。

古越涛对裴老师说“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 而是我就站在你的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我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 而是明明知道彼此相爱,却不能在一起” 只提到了这首诗出自泰戈尔之手,并没有提到在飞鸟集中。大概在第九或第十集中。

飞鸟给鱼讲辽阔的天空,讲广袤的大地,……鱼给飞鸟讲深邃的海洋,……它们为彼此打开了一扇未知的却又丰富多彩的窗;

它们还有好多共同的话题:每个早晨的朝霞,每个傍晚的落日,每个夜晚的星空,每分钟空气里的味道,树木的,土地的,海水的,春天的,夏天的,秋天的,冬天的,……它们彼此深深爱慕着对方,这样就过了好久,它们以为此生就这样斯守,飞鸟可以忘却飞翔的天空,鱼可以忘却深潜过的海底。 谁说鱼和飞鸟就不能在一起? 一天,飞鸟看见别的鸟飞过,它想起了天空,它问鱼是否愿意和它一起感受风从身边掠过的自由,鱼看看自己的鳍没有说话;又是一天,鱼为了躲避暴风雨,深深潜入水中,在太阳重现的时候,它兴奋的问飞鸟是否能看到水中珊瑚的灿烂,飞鸟只能看着波光粼粼的水面苦笑。 它们知道了飞鸟与鱼是不可以在一起的,虽然彼此相爱,但是鱼终归是水里的鱼,飞鸟终飞鸟离开了那片海域,永远的再也没有回来,它并不知道,鱼亦再没有游回这片海域,它们都在小心翼翼地躲避那段往事,那段飞鸟与鱼的故事。

在很久很久以前,在一个遥远的地方,生活着一条美丽的鱼,它独自在那片荒芜而安静的土地上,不等待将来,同样也不回忆过去。它的生活里只有一面湖水,那湖偷偷地绚烂了天空的蓝。清澈的如同一面阳光下的蓝宝石。轻盈而恍惚。它依附着这片蓝,静静在阳光里呼吸着灿烂。对于自由寂寞的鱼来说,这片湖水和阳光就是它的整片心灵。它忘记了如何遐想,只是平静的守候着湖水,守候着阳光,情绪总是这样的舒缓绵长。没有渴望,没有方向。

它所拥有的是被很多人抛弃的宁静,枯燥,无尽,这种平缓一直持续在它游过的思绪里。可也有例外的时候。在心情格外好的日子里,当然那天必然是阳光明媚的,它的视线可能会偶尔的越过一次湖面的蔚蓝,在那个时刻,它把自己陷入无望的幻想之中,它看到了什么。它的眼睛里装下了苍天的无穷,埋下了对那泊盖在湖面上方的蓝色的向往,于是,故事发生了。那天,它一直沉溺在说不出的迷惘里,或许是因为刚刚落过一场雨的原故吧,阳光,金子般的耀眼,天空纯净的不带一点杂色。在那里,在它的眼睛里,映出了大片大片奇异的光芒。它从没有这样深情的注视过自己生活中所能看到的一切,飞鸟就在这个时刻来到了它的面前。他们互相凝视着,在阳光下,在湖水边,许久的,莫名的,当太阳落尽后,鱼和飞鸟明白了他们已经相爱,诺言在心中许下,不求繁花似锦,只愿能永远珍藏这爱,珍藏这湖水,天空与阳光。故事也可以是这样的继续,飞鸟和鱼深深地爱着,他们已不能舍弃对方。在彼此长久的凝视里,除了爱里没有希望的悲伤,原生活在两条平行线上的他们无论如何也期待不来可以互相拥抱的一天。这爱情的苦涩远远地超过于他们的承受能力,在一次不能恣意的绝望之后,飞鸟独自飞去,只有鱼依然停留在水里,带着对飞鸟的思念和淡淡的责怪,守候着岁月的逝去。有一天,它会忘记这一切,时间的无情必然会冲刷去生命的很多颜色,当然在鱼老去的时候,在湖水赐给的最后的宁静里,它或许会想起飞鸟,一个曾几何时占据它整片天空的陌生的客人,但那时,爱情已经消失的,似乎从来都没有出现过。还有一种可能,会发生在飞鸟和鱼的故事里面,这是相爱到了极致才会有的可能,飞鸟和鱼谁也不能走出对方的视线,生命,合在了一起。他们的爱,沉重的让太阳失去了光芒,他们的情意透明的使天空暗淡成了灰白。注定的无望是飞鸟和鱼永远不可攀越的,那么他们将会怎么做呢?我们会看到一个悲伤地故事。飞鸟终于忍受不了与鱼的距离而飞翔,飞向死神的怀抱。在那里,她盼望着再次来到鱼的身边,以鱼的身份爱上她上辈子的爱人,而鱼会安静的看着飞鸟,在太阳的脚边坠落。她也有自己的主意,在一个美丽的早晨,依稀是他与飞鸟相遇的那般美妙恍惚的早晨,安静的,怀念的,鱼在湖水的亲吻中寻找飞鸟的魂魄,去了。当然,飞鸟和鱼的爱情里拥有的不光是这三种可能。他们也可能拥有第四个选择。那就是相伴到生命的终点,但,这很难,这样的爱情没有欲望与渴求,我们的世界已不再拥有这份纯净。我在诉说飞鸟与鱼的爱情,这是一份从开始就没有结果的爱情,爱情是个很模糊地东西,没有绝对的爱与不爱,爱情是个很不可靠的东西,没有永远的爱与不爱,爱情是个摧毁人智商,麻痹人思想的东西,所以很多时候我们必须谨慎,但是我们仍然需要爱情,因为如果,所以。如果鱼爱上了飞鸟,鱼情愿去死,促使鸟的性命。若飞鸟同样也爱鱼,飞鸟希望活下去的那个是她深爱的鱼,这样他们只有找到共同的归宿,死亡。相遇,相爱,必能相聚。

一。飞鸟在天空盘旋,鱼在水底。他们从来没有见过面。飞鸟偶尔来水边喝水,鱼在水里望过他。他不知道。飞鸟在天空盘旋,他望见水里的鱼,自由自在,美丽得让他心颤。他爱慕她。而她也不知道。只有一次,飞鸟贴着水面飞过,他希望把鱼看得更清楚一些,他还想亲吻水面的波纹。“所有的水都是她的泪吧。”他想。而就在那一瞬间,鱼从水面跃起,他们几乎都触到了对方。鱼带起的水珠沾上了飞鸟的翅膀,而飞鸟掠过的风拂过了鱼的鳍。刹那之间,他们如此接近。但,仅仅是刹那。就在那一瞬间,他们都同时渴望时间就停在这一刻,让水不流风不动,让他们的翅与鳍轻轻触碰。但瞬间他们就分开了。鱼,沉入水底;鸟,回旋在空中。也许这是灌注了所有力气的一次尝试,很久,鱼再没有露面。鸟站在水边高高的枝头,呆呆的,似乎在等。

于是飞鸟从此无法忘记。仅有的一次亲密接触在无意间发生,又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时匆匆结束。他不知道是否鱼也和他一样有无尽思念萦绕心头。他不知道鱼的心里是否也和他一样在苦苦等候。他常常在水面他们相遇的地方盘旋,盘旋。他的心里思念又思念。秋天来的时候,水越发清澈透明。飞鸟就似乎看到鱼的眼里有大颗的泪接连涌出。他不断贴着水面盘旋,他的双眼望穿秋水,用目光仔细搜索水底每一个罅隙。他要把她找出来,一定要找出来。他要用目光追随着他,一刻不放开。还要大声呼喊她。然而一天天过去,却不见她的影子。秋天快要过完冬天就到了,飞鸟很瘦,凛冽的秋风翻得他的羽毛乱糟糟的。迁徙的最后期限临近了,他不肯离去。他不死心。 雪终于压上了水边的岸,水面上寒气刺骨。较浅的水面上都结了冰。飞鸟不知道水里的鱼会不会冷,也不知道她会在哪里过冬。他用喙扯下一些自己的羽毛撒向水面,希望鱼碰巧遇到,她可以籍此取暖。飞鸟在整个冬天无时不被冻得瑟瑟发抖。因为有着那么一次相遇的回忆,有着一种爱的信念的支撑,他才活了下来。他有时倒挂在枝头,象一只冬眠的蝙蝠一样过一夜。有时在雪地里做一个临时的窝。雪静静落在他羽毛上。他在想她。 终于冬天将近,春天马上来了。飞鸟的心里,爱随着春水开始回涨,思念更加热烈,渴望无法抑制。整个冬天耗尽了他的体力,但他每天贴着水面飞掠的次数更多,每次也飞得更久。好在万物复苏时,他可以有比冬天更多的食物来补充体力。有好多次,他以为已经看到她了,但每次到后来,都发现那不过是一块水底的石头或别的东西。每时每刻,他都认为马上就要看到她了,没有哪一刻他不是在急切地寻觅。朋友们再次飞回来时,几乎都不认识他了,因为他变得形容槁枯。 夏天里,太阳烤着他;冬天里,寒风刺着他。就这样他度过了第二个冬天。现在是第三个春天。飞鸟还在那水边守侯。他心里的急切比最初少了很多,却还是当初那份爱,那份执着。他相信他们能再次相逢,他们能永远相守。为此他几乎荒废了所有该做的事:筑巢,求偶,孵雏。他也忍受身边的蜚短流长。失望的痛几乎时时啃噬着他的心。但他还没有绝望。他坚持自己的信念:相逢,相守。 今天风和日丽,是孟春时节了。飞鸟又一次回旋着掠过水面二。有一条鱼生活在一片海域里,它每天就是不停的游来游去。一天,有一只迷途的鸟儿飞过这片海域的上空,它很疲倦,低下头寻找海中的一片陆地,水里的鱼觉得水面的光线变得有些昏暗,就抬头望向天空,这样,鱼和鸟的视线交织到了一起。孤独的鱼和迷途的飞鸟深深地彼此吸引着对方。 飞鸟给鱼讲辽阔的天空,讲广袤的大地,……鱼给飞鸟讲深邃的海洋,……它们为彼此打开了一扇未知的却又丰富多彩的窗; 它们还有好多共同的话题:每个早晨的朝霞,每个傍晚的落日,每个夜晚的星空,每分钟空气里的味道,树木的,土地的,海水的,春天的,夏天的,秋天的,冬天的,……它们彼此深深爱慕着对方,这样就过了好久,它们以为此生就这样斯守,飞鸟可以忘却飞翔的天空,鱼可以忘却深潜过的海底。 谁说鱼和飞鸟就不能在一起? 一天,飞鸟看见别的鸟飞过,它想起了天空,它问鱼是否愿意和它一起感受风从身边掠过的自由,鱼看看自己的鳍没有说话;又是一天,鱼为了躲避暴风雨,深深潜入水中,在太阳重现的时候,它兴奋的问飞鸟是否能看到水中珊瑚的灿烂,飞鸟只能看着波光粼粼的水面苦笑。 它们知道了飞鸟与鱼是不可以在一起的,虽然彼此相爱,但是鱼终归是水里的鱼,飞鸟终飞鸟离开了那片海域,永远的再也没有回来,它并不知道,鱼亦再没有游回这片海域,它们都在小心翼翼地躲避那段往事,那段飞鸟与鱼的故事。

很久很久以前,在一个遥远的地方生活着一条美丽的鱼。她独自住在那片荒芜而安静的土地上。不等待将来,不回忆过去。她的生活里只有一面湖水。那湖偷偷的寻来了天空的蓝,清澈的如同一面阳光下的蓝宝石,晶莹的恍惚。她依附着这片蓝,尽情在阳光里呼吸着灿烂。对于自由寂寞的鱼来说,这片湖水和阳光就是她的整片心灵。她忘记了如何遐想,只是平静的守侯着湖水,守侯着阳光。情绪总是这样的舒缓绵长,没有渴望,没有方向。她所拥有的是被很多人抛弃的宁静。枯燥,无尽。这种平缓一直持续在她游过的思绪里,可也有例外的时候。在心情格外好的日子里,当然那天必然是阳光明媚的,她的视线可能会偶尔越过一次湖面的蔚蓝。在那个时刻,她把自己陷入一种无望的幻觉中。她看到了什么?她的眼睛里装下了苍天的无穷,埋下了对那铺盖在湖面上方的兰色的向往。于是,故事发生了。

那天,她一直沉浸在说不出的迷惘里。或许是因为刚刚落过一场雨的缘故吧,阳光金子般的耀眼,天空纯净的不带一点的杂色。在那里,在她的眼睛里印出了大片大片奇异的光芒,她从没有这样深情的注视过自己生活中所能看到的一切。飞鸟就在这个时刻来到了她的面前。他们互相凝视着。在阳光下,在湖水边。许久的,莫名的。当太阳落尽后,鱼和飞鸟明白了他们已经相爱。诺言在心中许下,不求繁华似锦,只愿能永远珍藏着爱,珍藏着湖水、天空与阳光。

这段爱情从一开始就注定是没有结局的,在鱼和飞鸟相依相偎的生活里,它有很多的可能。

我们可以设想故事是这样的。每天重复的阳光与空气似乎预示着时间已经停止流动,曾经散漫的遨游与天空广阔中的飞鸟终于耐不住湖水不休的寂寞与宁静,而在一个没有阳光的日子里,偷偷的离开了。他背弃了诺言,忘记了鱼的爱情。鱼呢?或许她会在飞鸟离开后,长长的舒缓一口气,然后回到飞鸟来之前的那片安静中。她所习惯的天空里,是容不下蓝色之外的事物的。爱上飞鸟不过是次偶然。我们不可以责怪飞鸟与鱼的淡漠。原本就不是同样生活轨迹中的他们,怎么可以相守到天荒、到地老呢?自然的法规就是如此的无情,各有各自的生活,千万不可冒失的打乱。

故事也可以是这样继续。飞鸟和鱼深深的爱着,他们已不能舍弃对方。在彼此长久的凝视里,除了爱只有没了希望的悲伤。原生活在两条平行线上的他们无论如何也期待不来可以互相拥抱的一天。这爱情的苦涩远远超于了他们的承受。在一次不能自抑的绝望之后,飞鸟独自飞去了。只有鱼依然停留在水里,带着对飞鸟的思念与淡淡的责怪守侯着岁月的逝去。有一天,她会忘记这一切,时间的无情必然会冲刷去生命的很多颜色。当然在鱼老去时,在湖水赐给的最后宁静里,她或许会想起飞鸟,一个曾几何时占据了她整片天空的陌生客。但那时,爱情已经消失的似乎没有出现过了。

还有一种可能会发生在飞鸟和鱼的爱情里。这是相爱到了极至才会有的可能。飞鸟和鱼谁也不能走出对方的视线,生命合在了一起。他们的爱沉重的会让太阳失去光芒,他们的情意透明的使天空暗淡成了灰白。注定的无望是飞鸟和鱼永远不可攀越的。那么,他们将怎么做呢?我们会看到一个悲伤的故事。飞鸟终于忍受不下与鱼的距离,而飞翔,飞向死神的怀抱。在那里,他盼望着再次来到鱼的身边,以鱼的身份爱上他上辈子的爱人。而鱼会安静的看着飞鸟在太阳的脚边坠落,她也有自己的主意。在一个美丽的早晨,依稀是她与飞鸟相遇的那般美丽恍惚的早晨。安静的,怀念的,鱼在湖水的亲吻中寻找飞鸟的魂魄去了。

一。飞鸟在天空盘旋,鱼在水底。他们从来没有见过面。飞鸟偶尔来水边喝水,鱼在水里望过他。他不知道。飞鸟在天空盘旋,他望见水里的鱼,自由自在,美丽得让他心颤。他爱慕她。而她也不知道。只有一次,飞鸟贴着水面飞过,他希望把鱼看得更清楚一些,他还想亲吻水面的波纹。“所有的水都是她的泪吧。”他想。而就在那一瞬间,鱼从水面跃起,他们几乎都触到了对方。鱼带起的水珠沾上了飞鸟的翅膀,而飞鸟掠过的风拂过了鱼的鳍。刹那之间,他们如此接近。但,仅仅是刹那。就在那一瞬间,他们都同时渴望时间就停在这一刻,让水不流风不动,让他们的翅与鳍轻轻触碰。但瞬间他们就分开了。鱼,沉入水底;鸟,回旋在空中。也许这是灌注了所有力气的一次尝试,很久,鱼再没有露面。鸟站在水边高高的枝头,呆呆的,似乎在等。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底部广告位(手机)
标签:
推荐阅读:科语扫地机器人

评论专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