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关闭

KMA故事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故事

中国代孕第一案:真妈妈?假妈妈?

作者:admin 时间:2020-05-26 10:15:17 浏览: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头部广告位(手机)

一个女人,必须通过其他女人的子宫,其他女人的卵子,为自己代孕的痛苦,你能体会吗?

她的故事,可谓中国代孕第一案,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作报告的时候,也不忘提及。

1、一个不能生育的再婚女人,遇到一个不嫌弃她的再婚男人,这个男人承诺她,送给她一个孩子

2、再婚丈夫通过非法代孕,真的给她送来了孩子,还是一对龙凤胎

结婚之后,罗先生支付给国内的代孕机构80万元,借卵,代孕。精子,是罗先生的,卵子是别的女人的,子宫也是其他女人的。

虽然我国法律明确禁止代孕,代孕仍然在法律和人情的 “灰色地带”匍匐前行,不时发生。我们不知道这个代孕故事的细节,我们确知的是,陈女士不但有了孩子,还是一对龙凤胎。

今天推荐的是一篇我自己撰写的特稿,发表于GQ四月刊。从2016年12月开始,先后在北京、上海、深圳、武汉以及两个北方城市做了采访,采到了地下代孕产业链的各个关节。

经常被人问到这样的问题:为什么有些特稿看完之后仍然觉得没有找到问题的答案?是不是作者没写清楚?作者没有写清楚的情况是有可能存在的,但另外一种也很有可能出现的情况是,作者所描摹的那些人,那些事,本身就是混沌复杂的,没有那么简单明了的是非对错。

这个选题便正是如此。这个地下利益链牵涉到极为复杂暧昧的道德、法律、伦理问题,每一方都能为自己的行动找到充足的理由。站在第三方的中立视角上,很难界定谁是谁非。面对这样的状况,记者更应当做的是呈现,而非定义。

站在他们的立场上,他们并不觉得这是见不得光的生意:没有人判定代孕合法,但也没有人判定代孕非法,既然如此,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呢? 甚至,他们还会觉得自己是在从事“助人为乐的爱心慈善事业”。

“卖卵”这一名词,我们已经不是第一次听到。黑心中介,早就将目光锁定了想快速来钱的年轻女性。大学校区、写字楼厕所、街头电线杆上...都贴满了各种小广告。

当然,在黑市上,卖卵当然不会叫卖卵。它们有一个稍微好听点的名头叫“爱心捐卵”,而捐卵者则被称为“捐卵志愿者”。

“卵,反正每个月都要排出来,与其浪费不如帮助一下有需要的人。而且帮助别人的同时自己还能赚点零花钱。”

几乎每一个黑中介,都会将卖卵轻描淡抹,忽视其中风险。而许多年轻女孩,也根本不明白取卵二字意味着什么。它与捐精的性质差别是很大的,不可同日而语。

我们经常能听到“精子库”这一名词,但却很少听到过“卵子库”一说。

确实,国际上有不少国家建有卵子库,能帮助有需要的女性做冷冻卵子和捐献卵子。但实际上,在运行过程中卵子库都会遇到捐赠紧缺的问题。而在我国情况就更为严重。在中国并无真正意义的卵子库,真可谓一卵难求。

正常来说,男性一次射精,就能排出数千万甚至高达2亿左右精子。只要不是妄图靠捐精来发家致富,基本不会对男性造成健康影响。

但卵子,并不像精子那样取之不尽。女性在一个月经周期里,只有一个卵泡会发展成熟。而一生中,女性也只排出400~500个成熟卵子,数量有限。

最初知道有代孕这回事还是在2013年,那时候男友被家里各种逼婚压力搞得精疲力竭,正在考虑办理移民。男友是家里的独子,不想用任何假结婚或形婚的方式欺骗家里人和一个无辜的女生,唯一比较好的办法就是躲出去。在这过程中,我俩碰巧了解到加拿大的生殖技术可以帮助我们拥有小孩,我想,如果他有了自己的孩子,家里逼婚的压力应该会小很多,父母没准也会接受我。于是,我俩还有了一个美好的憧憬,就是某年某日,在某国,我们可以拥有合法的婚姻关系,还能合法地生育自己的孩子。

美梦是很容易快醒的!随着了解地深入,我们才知道这有多大的不可能。加拿大的慈善代孕是合法的,但是商业代孕却是不合法的。也就是说政府不允许支付代孕医疗成本费用之外的任何费用,而我们想要一个孩子的话,就只能寻找商业代孕。不过,想代孕生子的念头犹如魔鬼的种子已经在心里发芽一样,想着东边不亮西边亮,在随后的日子里,我们把眼光投向了更广阔的其他国家。

首先我们查询了世界各国关于代孕的法律法规,发现世界各国对于代孕有着不同的态度,像中国、日本、沙特、土耳其以及西欧大部分国家都是禁止商业代孕的,明文允许商业代孕的只有少数几个国家,比如美国、俄罗斯、乌克兰等,其他国家要么是禁止商业代孕,允许无偿代孕,要么是没有作出相关规定。在经过对比之后,我们需要选择一个合法代孕的国家来。我们的第一选择是美国,因为无论从什么角度来说,美国的医疗技术,医疗服务都是全球最好的,成功率也有相当地保障。(经济上能负担的小伙伴们,建议去美国生,还能搞个美国国籍)。

于是,2014年8月,我和男友开始了赴美的代孕考察之旅。我们最开始是在网络上找相关的中介机构,但是每次准备实地探查的时候,发现几乎很多都是骗子公司,要你提前交定金的,不签合同的,说服你在国内代孕的,还美其名曰,国内多方便啊,我要不是事先了解过国内的政策法规,我能信你个鬼。挑来挑去,主要还是怕遇上国际骗子。最后我们挑选了三家在网上聊的比较好的中介,准备实地见面聊聊。这三家机构有两家有明确的地址,一家在网络上没公布地址。我们就先打电话去那家没地址的询问,第一通电话过后,那电话就再也没打通过。极度郁闷的开局。(很后来的日子,我才知道这是一家夫妻个体中介,妻子是医师,丈夫负责其他工作。尽管我们没有在她那里做,但是有其他朋友在她那里成功地代孕了一对双胞胎回来。所以看来不是忽悠人的骗子,只是我们和她没有缘分吧,就这么错过了)。第二家机构的地址引导我们去了一个美丽的大花园,我往花园的草地上看了又看,确认没有人在那边办公,于是打了电话,告诉他们我就在那个地址了,结果电话中断,也再没通过,一脸问号,把我骗过去看看房子?两次的联系失败的经历让我们有点紧张了。当找第三家又再次找到个错误的地址后,我几乎当场崩溃。

正当我们一筹莫展的时候,我们的一位老朋友,也是一个les,不知道从哪知道我们打算去国外代孕的消息,给我们介绍了她之前美国冻卵的那家公司叫PBB,所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们半信半疑的在她的介绍下来到这家公司,这家中介所在的地址是一幢高级商务楼,位于上海最知名一条路上,环境很高大上的感觉,越是这种地方,骗子越多,所以我们也很忐忑。和我联系的一个女孩子名字叫Linda,她下楼接待了我们,然后,我们在轻松愉快的氛围中,谈论着相关事宜。其实,找到这里,看到这家公司后,我心中的疑虑已经消除了一大半了,毕竟公司里三十多人在办公,要是骗子的话,骗我们的成本也太高了。至于聊什么内容其实真的无所谓,我们所有顾虑的问题都得到了对方很好的答复。

我们很快确定的出国的计划,但是计划永远不如变化快,正当我们计划预订10月份的机票时,中介来了个消息告知我们卵母10月份无法成行,计划要推迟到11月。于是,我们临时改变休假计划,就直接预订了11月的去美国的机票。作为备选,中介让我们最好再选择一个女孩子捐卵,到时候会保险一点,而我们要在一个月的时间内确定一个能用的卵母,真的好难啊,那段时间跟中介邮件电话来来去去,以致我每次写邮件就开始哆嗦,真是烦不胜烦。

面对这些争论我们无法感同身受,今天君君为大家带来一部BBC暗访印度代孕工厂的纪录片。

需要严格控制维他命的摄入量,保证足够的睡眠、三餐和药物都由专门的保姆准备,并且送到房间里。

她们的客人来自世界各地,她们薪水来自肚子里的孩子。

一次代孕的价格是28000美金。代孕母亲薪水是8000美元(约54792人民币),生了双胞胎是10000美元。三个月内流产,是600美元。3个月后流产,会得到1200美元。如果怀到6个月以后,不论婴儿是否存活,代孕者都会拿到全部的费用。

印度的极度贫困者占世界的三分之一,体力劳动者和农民一周只有不到10英镑(约85元人民币)的收入。

最终她通过帕特尔医生,找到了一位印度妇女捐献卵子,然后由另外一位妇女做代孕妈妈,终于结束了她31年的求子旅程。

记者提问那些来用代孕的客人:

有些人可能会说,某些人就是命中注定不会有孩子,那么通过这种手段要孩子是天经地义的吗?

2016年10月20日凌晨1点1分,宝宝出生了。这注定是一生中难以忘记的时刻,第二次做妈妈,好像还更兴奋。夜里一次次爬起来看看身边熟睡里的小家伙,回想这两年走过的路,所有的付出终于是有了回报。现在写下我的故事,也算是对这段特殊经历的“年终总结”,同时也想给还在奋斗中的姐妹们分享,要相信自己,奇迹总会发生。

我是79年生人,先生是78年生人。我们都很喜欢孩子,早在结婚之前,就开始憧憬着以后孩子要几个,男孩叫什么,女孩叫什么之类的。在一段长达八年的马拉松恋爱之后,我们终于在11年结婚。13年的时候,我第一次没做保护措施就怀上了,期间各种孕吐难受担忧,但一想宝宝在茁壮成长,就很开心的接受这个过程。到了年底,女儿出生了,虽然在这之前我预想过生孩子的艰辛,也算挺过来了。但万万没想到,我产后随之大出血,一度昏厥。等醒来时,先生告诉我,由于大出血严重,止血药缩宫药都没有效果,紧急情况下,不得不做了子宫切除手术。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底部广告位(手机)
标签:
推荐阅读:扫地机哪个牌子好

评论专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