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关闭

KMA故事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故事

大学校园故事 你们大学时发生什么有趣的事情

作者:admin 时间:2020-05-26 10:06:50 浏览: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头部广告位(手机)

大学校园中的恋爱情况,我们已经司空见惯。

丢下一枚五角钱硬币,拿走一份报纸。报纸售完来取钱时,报款分文不少。从江苏大学获悉,该校自去年11月在学生宿舍三区学生公寓门口摆出无人售报摊以来,半年下百来总共销售了2万份报纸,却不曾出现一例拿报不付钱的事,无人售报摊上就演了一个大学生诚信故事。无人售报是江苏大学三区学生公寓度中心去年推出的特色服务项目之一,不仅为学生就 近买报提供了方便,而且凸显出校园文明新风。见到这个名声在外的无人售报点,只见木方凳上放着厚厚一叠当天的扬子晚报,旁边写有“知无人售报,每份五角,自找零钱,欢迎购阅”字样的小黑板,另外摆了一只供买报人自付报钱的塑料盆。据无人售报发起人、该区学生公寓管理员张君霞介绍,半年来,这里的扬子晚报销售量每天都有120份左右,最高时达道160份,没有一个同学拿报不给钱,有的口袋里钱不够,第二天拿报时再来补上,少数同学买报甚至从不找零。下午5时20分,管理员对一天的销售进行了统计,在无版人监管的情况下,本该卖出89.5元,实际收回了95元!

像我们雅礼中学以前,也有着:食堂里没有售货员权、考试无人监考等等诚心故事。生活中我们也要讲究诚信。像在乘坐无人售票的公共汽车时一定要主动投币。

1.《他的小仙女》磨磨

安静和校花姐姐一起进入了高二一般这个聚集了优质生的班级里,学霸大佬陈述被安静的气质和性格所吸引,对她展示了自己温柔耐心的一面,母爱被姐姐占据大半的安静抵抗不住陈述的攻势,两人陷入了甜蜜的爱情之中。这本小说中的感情青涩又美好,文风轻松单纯,很值得一看。

2.《你明明就是喜欢我》明月像饼

这本小说讲述的是学霸与学渣之间的故事。男主梁叙是常年的年级第一,喜欢上了年级倒数的女主宋词,这话说出来全校人都不信的,但梁叙却为了与宋词坐同桌而交白卷,常常不怕受罚的为她作弊,做了很多搞笑又很有爱的事情。这本好看的青春校园小说排行榜甜蜜中带着逗乐,是一本很有意思的校园文。

3.《绿洲与冰川》薄荷迷

男主流氓爱耍无赖,女主是端庄学院派,两个性格几乎完全相反的人相处而产生的化学反应,是一个关于攻击与反弹、冲动与淡定、含蓄与热情的双向推进故事。这部好看的青春校园小说排行榜算是半青梅竹马文,男主虽然流氓但专一,对女主死缠烂打,很甜蜜很温暖很轻松,小编非常推荐。

明末清初此处乃乱葬岗,满布孤魂野鬼。清建圆明园将坟一平而尽,更增无数怨气。初时为皇家所使,并无大碍,但自此地改为清华以来,愈发 有镇不住之势,如果你碰巧手中收藏有一份清华的旧版校园地图,你可以在上面找到一个叫做「青年广场」的地方,说是「广场」,实际上是片废弃很久的荒地,就在现在的六教附近。六教旁边有一条很宽阔漂亮的林荫大道,两旁的杨树是学校内最早种植的一批。六教原址是一个叫做通用车间的地方,旁边就是三教,当年最好的教学楼。第十三棵大树就在青年广场和通用车间之间,也就是现在六教东面这条林荫大道。为什么叫第十三棵大树呢?因为你不论从哪个方向开始数,数到这棵树的时候总是第十三棵。这棵树从远处看起来并没有什么特别,但是如果你走到树下向上望去的时候,心底会产生一种极其恐怖的感觉。第十三棵大树也是清华校园里唯一的一棵雄杨树(这个我不多解释了,可以问问生物系的孩子们),是春天时清华校园里唯一一棵不飘杨絮的杨树。至于为什么当年栽种时如此的特别,谁也不清楚。 过去机械间那里就是教学区的边界了,再往外的青年广场更是荒凉异常,传说中半夜时总有丁丁当当的敲打声从树丛深处传出来。后来第十三棵杨树旁修建了第六教学楼,但是,现代感十足的第六教学楼却仍无法驱散第十三棵杨树散发出的尸骨般骇人的邪气。六教施工的夏天,大约是2004年?第十三棵杨树两度被闪电击中,但是最终毫发无损,旁边电机系的实验室里许多人亲眼目击了当时的场面。六教建好的那一年,第十三棵杨树上开始出现了栖息的乌鸦。这种景象 在过去的清华园里是很少见到。成群的乌鸦聚集在第十三棵大树上,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叫声,还抛下大量的鸟粪。这群乌鸦的粪便在白天看起来是惨白的,但是一 到路灯亮起的时候,你就会惊人的发现:在昏黄的路灯下,这些鸟粪看起来是暗红色的,一片片,如斑驳的血迹……当年是这么做把青年广场的阴气压住的:1. 东门朝南开,直对着保福寺,气脉通畅;2. 东门后,南面,主楼正大光明;3. 主楼后,南面的综体气势磅薄;4. 综体后面,南面,建跳水馆。这是中国古代建筑格局中最正气的三重九进制(三进九重?),皇宫格局。一下就把原来青年广场的阴气镇了。可惜通体全红,如利刃般的六教,距虎衔尸之势,短期内镇邪,日久必乱。请大家注意三教北边的那条路,六教的问题,全在于此。凡气脉流动,通则为正,滞则为邪。阴阳二气,莫不如此。请看,以三教北路为代表的这条气脉,经综体一番改造之后,本已正本清源。然而到了主干道上,却被泥沙实验室一截,向南拐一小弯才能继续流动。这本来也没有什么。然而泥沙实验室与四教之间通道极窄,端头又被五教当头一截,这条气脉这样一折腾,不邪才怪。之后邪气经西北方那条小路向新水宣泄,与从广播站那条弯路来的邪气汇合,共同滋养新水北边那条路的阴气。新水北路的阴气如此之盛, 这是重要原因之一。另外泥沙实验室本身的水脉,在这里也有很大影响。六教的建筑,最大的一个问题在于北面向东的一个尖劈。我第一眼见到它,就觉得非常的不妥。尖劈杀气很重,这是其一;而三教北路的邪气,也会因此有一部分被导入六教内部,六教又无宣泄之所,天长日久,必出事端。二 二教清华最鬼气拂拂的是哪座楼?有人说是中主,有人说是一教,因为那座楼盖得最早,而且非常阴暗。的确,那两座楼都有不少鬼气,但清华最神秘的,应该算二教。二教并不大,而且只有四间教室(算上老也不开的404),但是竟然有3个门,而且402本来可以从正门进的,但现在却从南门进,几乎从来也没有用过的404却要单开一个门。如果大家稍微动一下脑筋,就会发现:如果正门经常开,那么根本就用不着南门和北门。其实,二教和一教是几乎同时盖的,建筑结 构几乎相同,那么为什么二教比一教多两个门呢?其实,二教原来与一教完全相同,只有一个门——既现在的正门,而开通两个侧门,与抗日战争时二教的一段不寻常的故事有关。在清华大学85周年校庆时,我结识了我们系的一位48届校友。他今年70多岁,现在旅居美国加州。不知为什么,他和我非常投缘,饭桌上,我们聊起了那段发生在几十年前的故事。那是在1937年夏天,日本帝国主义悍然发动了侵华战争,当时的蒋介石政府没打一枪放弃了北平,清华大学也跟随政府迁到了大后方——重庆(就是后来「西南联大」的前身)。清华园在日寇的铁蹄下惨遭蹂躏,直到1945年光复。光复后,清华大学迁回了北平,接管了日寇盘踞8年的清华园。接管时,自然要清点校产。当校工打开二教地下室时,一鼓冲天的臭气扑面而来。但是,无论怎样寻找,也找不到臭气是从那里发出的。恢 复上课后,二教便发生了许多奇怪的事情:先是402的一盏灯变成了「长明灯」——无论电工怎么检修,也不受开关的控制而整日整夜地亮,然后是楼梯上莫名其妙地出现鲜血,而且越擦越多,到后来上晚自习的学生常常听到地下室发出凄惨、恐怖的哭声,直到有一次上课时,黑板上出现了一张鬼脸,而且无论怎么擦也 擦不掉。从此,学生都不敢去那里上自习,教授们也都反对去那里上课,连打扫二教的校工也再没有跨进二教一步。二教真的成了一座「鬼楼」!一开始,校方还被蒙在鼓里,不明白为什么教授们都不去二教上课,而教授们也不便说出二教的事情,都以教室阴暗为由敷衍。直到有一天,校长亲自去了二教,想看看 教室是否阴暗得无法上课,结果在404教室里看见了一个满身是血,没有头的人对着他哭,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校长吓坏了,立即用汽车从白云观请来一个道 士。车一过二校门,道士就大喊:「停车!停车!」车停下来,他借了一杆笔画了一道符,贴在了挡风玻璃上,说:「前面的阴气很盛,仿佛有几百个冤魂在盘踞, 车不能开过去,否则肯定会出事!绕道走!」司机半信半疑地掉转车头,绕道到了校长办公室。一进办公室门,道士就说:「正对着牌坊(指二校门)的那座楼里阴 气很重,那里有数百个冤魂!我只会除妖,不会超度。您另清高明吧!」说完扭头就走。校长连忙拦住他,说:「您能先去那里看看吗?到底是妖是鬼,不看看怎么知道呢?」道士想了想,说:「也好!您先给拿一碗清水、一包白灰,我好有个准备。」说着,他画了两道符,一道帖在自己背上,一道给校长贴上,然后拿着水和石灰,和校长一起走进了二教。一进二教,道士就说:「地下室有问题!」进入了地下室,扑面而来的还是那股恶臭。这时,校长忽然看到了那个无头人,吓得说不出话,用手捅了捅道士。道士也看到了那个东西,于是用那碗清水向无头人泼去。无头人应声消失了。道士又向地上撒了一把石灰,地上立即出现了白色的脚印,一步步向前走。走到一堵墙前,脚印 消失了。道士让校长用手电筒照亮墙面,原来这里的墙比两侧的颜色深,好象是刚砌好的。道士说:「毛病就在这里了,这堵墙的后面一定有文章!」为揭开秘密,校长决定招募民工推倒那堵墙,然而因为二教鬼事流传的很广,谁也不敢应招。工钱由一块大洋涨到三块,也只招到四个民工,再加上校内的五个胆大的高年级学生,一共九个人跟校长和道士一起进入了二教地下室。大家用铁锨、大锤一通折腾,可是那堵墙却纹丝不动。仔细一看,墙体是钢筋混凝土造的,因此非常 结实,用手工根本不可能砸开。没办法,校长从军队里的朋友那里搞来了炸药、雷管,只听「轰」的一声巨响,那堵墙上炸开了一个一人高的洞。道 士是第一个进入那个洞的。紧跟着,校长和其他九个人也跟了进来。原来,洞里还有很长的一条通道。通道两侧全是一扇扇小门,门上都上着锁。白色的脚印在墙后又出现了。大家沿着白色的脚印往里走,也不知道走了多远,拐了多少弯,脚印消失在了一扇门前。这扇门并不太结实,轻而易举地被打开了。门里的情景是看到它的每一个人都不会忘记的:三堆白花花的骷髅堆在地上,骷髅的身上还穿着残破的衣服。清华大学校长后来把这件事透露给了北平公安局,公安局派了数百名警察来到二教地下室进行了大规模搜查。结果在地下室中发现了3625具尸骨和大量恒温箱、鼠笼、注射器等细菌培养、实验设备。远 东国际法庭上,日军北平区情报本部部长中川圭一承认,为了创造「功业」,他从1940年开始筹建华北的731----日军北平特别病院,为掩人耳目,他挑 选了一般人无法进入的清华园,在二教地下室开挖了一条隧道,建立了这座细菌战实验基地。这里残害了七千多位抗日军民,制成了数十吨生物战剂。在日本投降撤退时,为了完全消灭证据,他竟残忍地下令,将所有的「实验品」和实验设备一起掩埋。然而,冤魂纷纷显灵,使得这座杀人的魔窟终于大白于天下。说来也怪,从此以后,二教再也没有出现过鬼。但是为了以防万一,二教的门还是按照一位「半仙」 的说法改成了三个,为的是应和「三羊开泰」,使得二教的「阳」多一些,把鬼镇住。这是后话。

我从故乡走出来,闯进这个学校,却仿佛又走回故乡。两排杨树挺拔着,像男人有力的臂膀。脸色是苍白的,还带着深深浅浅的疤痕。树枝们纠缠在一起,叶子全然不分你我。只有小块的光从枝叶间掉下来。像那失落人黄昏中破碎的心情。我完全溶解在清爽的树荫里。我那双粘着故乡泥土的休闲鞋,踩得树影的心思痒痒的。几只麻雀追逐回旋着,根本没把这个陌生人放在眼里。楼房们被杨树遮住半张脸。它们有些陈旧,甚至是古老。仿佛站在童话里的那些古堡,抖着步子活生生从纸页上走下来。我觉得自己走在一条通向虚幻的路上。比如梦,我能从这条路走进自己的梦里。也会觉得前面生着一片大丛林。开满香花结满鲜果的丛林。这条路那么陌生,又那么熟悉。走着走着,故乡的身影就从那杨树和旧砖里拱了出来。这条路,后来我走了四年。

刚到学校不久,我便急着去看北大。以前总在老师口中出现的那个最高学府。我用步子丈量过两个学校,愈加觉得自己的过于渺小。我像被迫过门却不肯屈服的小媳妇,躲在未名湖前,不肯回去。我站在那条有历史的石船上看着风经过湖面。听到有人坐在水边吹着笛子。不知不觉,对岸的古塔已经从晌午站到残阳滴血。我想象中的学校,应该是有一片水,就像未名湖这样。它真的不需要太大,里面有些闲逛的小鱼,有个可以看鱼的小亭子,还有一尾有些弯度的长廊,就足够了。我想要一个心灵可以散步的地方。我觉得自己的要求不过分,是自己的学校过分。它太小气,太拮据,像孔乙己的钱袋,只够买一碟五香豆。

当你用心靠近一个事物的时候,便会发现它隐藏着美好。四年里去过一些学校。北大去的次数较多,着实喜欢未名湖,冬天时候还能滑冰。而其他学校便没了什么印象,比如清华,只去过一次,便不再挂念。确实很大,骑着自行车转得满头大汗,也没啥眉目。高楼一排接着一排。街道粗犷得如水浒中鲁智深的脾气。身处其中却一直困惑自己是否还置身其中。我实在眼拙得分不清清华和外面街道的区别。渐渐才明白,我的学校的可贵之处,正在于它的小。它虽小却精致。它有一种有别于外界的整体感。正因为小,它才能容易把握住这种整体感,而我们也能全面的感受到它。它不敢有希特勒的野心,只想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不断丰满自己。

学生们主要住在三座楼里。男生楼,自己叫“王子楼”,女生叫“青蛙楼”。女生楼,自己叫“公主楼”,男生叫“恐龙楼”。对仗得挺工整吧,有点马上能见到的春联的味道。后来又盖起一个硕博楼,供硕士博士居住。简称“SB楼”。不亏是国家211重点大学,不失诗人的文雅,又不乏与时俱进的诙谐。提起宿舍楼有些悲凉。大学没能进“恐龙楼”探险一次,白在侏罗纪混了四年。不过好像也没啥好看的,见过一副女生宿舍的组图。毛绒玩具堆成小山,衣服乳罩挤破阳台,袜子拖鞋漫天齐飞。那场面好像刚经过一场汶川地震,或者印尼海啸。夸张得赛过张飞的脸。话到这里,不敢再多说什么,怕遭女同学的人身攻击。夜路上的黑手防不胜防。青蛙楼和恐龙楼之间夹着操场。倒没听说过《草样年华》里泛滥如蝗灾的望远镜,也许料想射程不够吧。这是一所朴实的学校,却又不失幽默生机。朴实是一种内在的东西,在学校古老的墙体里,在每一棵老树的信念里,在扫路人早起的扫把里。事实上,它真的无处不在。属于青春的躁动,狂妄,遐想,迷茫,青涩,这些统统都我行我素在这朴实里。经过若干年的熏染,当这帮学生走出校门的时候,已经带走一样最有分量的东西。不是文凭。是朴实。

每座宿舍楼下面都有食堂。我忘不了的是那豆浆。现磨的原味豆浆。有黄豆的鲜味。冒着白色的热气。那卖豆浆的大叔总是微笑的。以至我怀疑那张脸是乔装的太阳。也使我明白能带来暖意的,不只是那高高在上的太阳。要加两勺糖,不用我说他已知道。他早就记住我瘦瘦的模样。

操场有过太多的故事,还在编织着故事,在我敲字的这个时候。总有人推着那杨贵妃的身子经过。沉重的步子震颤着尘土。如野象一般直接从非洲草原奔来。期待的身段最终便从这份坚持中走出来。小情侣们挪着含蓄的步子,揣度着对方的心思。谈情说爱早已像商贩叫卖那样明目张胆。一家人坐在一起数着粘在天上的星星。数得不耐烦的小孩子甩出手里的饮料瓶。假装生气的老爸也只敢轻拍那肉嘟嘟的腚。还有过成群的人围坐一起吃着西瓜。西瓜是冰镇的。被那把利落的菜刀切出匀称的花瓣。看得眼睛都是冰凉的。曾和她一起融在这夜里,我平躺着,翘着一只腿。她抱着吉他,试探性得弹出月亮的心情。下雪的晚上,我将那个软软的雪球投在你的脸上。之后你拼命地追着我,仿佛我是你的杀父仇人。曾尝试着能在操场上睡上一晚,最终长腿尖嘴的蚊子咬破了这个计划。

农村生长的我,刚入首都,看到别的同学,骄傲的男生、漂亮的女生,心里有一种自卑感,所以很少与人交往。

这时她出现在我的生活里。她算不上绝色,但绝对是美女,柔顺飘逸的长发,苗条高挑的身材,走到哪里都是人们关注的焦点。最吸引人注意的还是她丰满的胸部,坚挺、结实。她性格很大方、开朗,又很会体贴人,温婉可人而不失坚强,而且成绩优秀,是系学生会的学习部长,追她的男生多如夏夜的青蛙,不计其数。

于是我大胆地看着她的眼睛。(2):她的眼睛真好看,很大,很清澈,水汪汪的,尽管戴着高度近视眼镜,但丝毫无损于她的美丽。

在她的帮助下,我很快开朗起来,同学们也不再把我当“异类”。我真正融入到了同学之中,学习成绩成直线上升,还在校园征文中获得了一等奖。

我知道她感受到了我对她的感情。因为从表面上看,她对每个男生都很好,好像跟大家相处得都不错,我只是其中之一而已。但她跟我在一起笑得最多,话也最多,而且每次星期天下午从来家里回来时,都要给我带一些吃的,这让我感到很幸福,也让别的男生很吃醋。

虽然父母很想我,但还是写信叫我不要回去,我也不打算回去。因为买车票的钱相当于我两个月的生活费。

通常“阴气重”才闹鬼,大学里那么多年轻人,应该“阳气”旺盛才对,怎么鬼故事层出不穷呢?

在搜集了国内比较知名的大学鬼故事后,我们发现:在大学里面做鬼,也要遵循几条套路。

例如清华大学的乱葬岗传说。据说老北京流传一句俗语:“菜杀五埋”,意思是菜市口杀人,五道口埋尸。位于五道口的清华,就被认为是建在乱葬岗之上。

2018年4月,清华夜景。如果你脑袋里装着鬼故事,经过这样的地方,可能会觉得害怕。

北京的坟确实不少,而位于东五环外的中国传媒大学流传着一种说法:因为位处偏远,这里没有“公主坟”之类的高贵坟,倒成了宫女太监的死后归宿。

北京,著名明朝太监“王承恩”墓。跟这样最后还能留下名字和墓碑的太监不同的是,大部分太监最后都是死后被拉到乱葬岗,无名无姓,因此成了传鬼故事的好素材。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底部广告位(手机)
标签:
推荐阅读:洗地机

评论专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