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关闭

KMA故事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故事

母子乱伦故事

作者:admin 时间:2020-10-14 10:11:31 浏览: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头部广告位(手机)

这么相互作歌安慰之后,两人就一起自杀殉情了。日本历史上最经典、最浪漫的乱伦恋爱就这样结束了。由于他们两人失败的教训,几百年后,日本历史上杰出的政治家、阴谋家中大兄皇子(626—671年,第38代天智天皇)和同母妹妹通奸时就非常谨慎,为了不引起公愤,他很长时间都以摄政的身份行政。

日本皇室除了这样的姐弟恋、兄妹恋之外,还有不少的姑侄婚或者叔侄女婚。例如第20代安康天皇在安康元年(454年)春二月,为大泊濑皇子(后来的雄略天皇)娶亲,他想聘娶的是大草香皇子的妹妹幡棱皇女。 根据《日本书纪》所载,安康天皇和雄略天皇的父亲允恭天皇是仁德天皇的第五子,即大草香皇子的异母弟弟。仁德天皇妃日向发长媛生有大草香皇子、幡棱皇女二人。因此幡棱皇女论辈份是后来成为第22代雄略天皇的大泊濑皇子的姑姑。

由于聘婚使者根使主贪图美丽的信物押木珠缦,想据为己有,回去后便欺骗安康天皇说:“大草香皇子不奉命,乃谓臣曰:‘其虽同族,岂以吾妹得为妻耶。’”于是便自己留下了珠缦,没有献出来。那安康天皇听信了根使主的谗言,大怒之下立即发兵围困大草香皇子的家,不仅杀了大草香皇子,而且自己娶了大草香皇子的妻子中蒂姬,纳入宫中,再喊来姑姑幡棱皇女,把她许配给弟弟大泊濑皇子。论辈份,中蒂姬还是安康天皇的婶娘。但是天皇兄弟顾不了这么多,也不会顾及这些,因为那时他们根本不以此为耻。从他们的别居,以及从他们之间的对话来看,仁德天皇和皇妃之间也是走访婚,而不是嫁娶婚。

在日本,家庭成员内部的性爱,即近亲相奸相对而言是比较多的,日本著名的社会学家南博在他的《家族内性爱》一书中说,日本自古以来母子兄妹的相奸多有记载。尽管在外来伦理观的影响下,母子相奸被明确视为重罪。“到了现代,母子间的连带感与日俱增,日本母亲可以为了满足准备大学联考儿子的性欲而与之相奸,这和美国多是父女相奸的案例成为对比”,“当日本母亲对丈夫的性爱不满,或希望压抑来自其他女性、特别是妨碍儿子读书的女性之性爱时,都会产生母子相奸”。

中新网9月14日电 美国密歇根州35岁女子艾咪路易丝史沃德(Aimee Louise Sword)竟跟儿子发生性关系,警方去年接获“儿童保护服务处”报案,调查后才侦破这起乱伦案,并申请涉嫌三级性侵害的3项重罪拘票。艾咪今年4月向警方自首。讯问后她以3000美元被交保获释。尽管法官已经撤销其中2项控罪,不过艾咪犯下的罪行还是非常的严重。

据台湾东森新闻网13日援引美国广播公司报道,这起震惊当地的乱伦案发生在密歇根州,35岁的女子艾咪10年前把儿子送人领养,后来因为思念儿子,于是透过网络找到儿子,母子重逢后,艾咪竟然跟儿子发生性关系。当地“儿童保护服务处”人员得知此事,通知警方;警方对艾咪发出逮捕令,她向警方自首后坚称自己无罪,目前她获得保释,等待法庭开庭审判。

由于受害少年仍然未成年,因此警方无法公布此起乱伦性侵案的细节,包括母子是在何时或何地见面,也没有说明儿子知不知道艾咪是自己的母亲,仅表示两人重逢后明显发生多次性关系。

陈之秀老家位于四川渠县贵福镇东山村。这是她婚后第一次住进自己娘家。

实际上,从1994年离开家乡后,陈之秀只回过6次家。每次,她在家待不到两三天。“以前她回来连家里的开水都不喝一口。”母亲杨炳英回忆。这次,她带着先生和儿子特地在家待了一周多。

陈之秀早已是村里的名人。初中就辍学的她,如今是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中国传记文学学会和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先后出版了4部长篇小说。

陈之秀这次可以说是“衣锦还乡”。可尽管30多年过去了,提起小时候的遭遇,爱笑的陈之秀仍不禁潸然泪下。

1994年11月的一天,天灰蒙蒙的,陈之秀坐上了前往兰州的大巴车。

那年,陈之秀18岁不到。自从4岁的那次遭遇之后,陈之秀就有这样的念头:自己是家里多余的人,“要抓住一切机会逃离”。

原来,养了两个女儿的杨炳英盘算着用陈之秀换表叔家一个男孩。这一天表叔真的来了。躲在角落的陈之秀吓坏了,没命地往外逃,最后蜷缩在自家的猪圈里。

“爸爸不会把你抱走的。”父亲陈渠良找到陈之秀,想抱她出来,“你妈给你炒了你最爱吃的豌豆”。陈之秀最终被父亲哄着走出猪圈。到了厨房,陈之秀个子太矮,想抓起灶台上盛豌豆的搪瓷杯时,不小心碰倒了水壶,里面的开水把手臂烫了个大水泡。

冷冷地坐在一旁的表叔面露难色,自个抽起烟来。这一烫要留下伤疤的,表叔不大愿意要她了。

陈之秀留下了,但强烈的不安全感,让她连着一周不敢睡,“怕醒来发现被抱到别人家去了”。

不久,妈妈还是抱回来一个一岁多的男孩。陈之秀发现新来的这个男孩吃的是奶粉、鸡蛋,还有白糖,而她从没享受过这种待遇。

初中辍学后,母亲安排陈之秀在镇上学理发。不久,来串门的堂哥愿意带她去兰州打工,陈之秀可“逮着”机会,终于逃离了母亲。后来,她又辗转到成都打工。

2002年初,在成都开理发店的陈之秀发现,常有文学爱好者跑来和她聊文学,还有人向她约稿,甚至有人给她推荐书商。

原来此前不久,《天府早报》的一位记者偶然发现陈之秀店里堆着很多书,还有一台当时还不普及的电脑。陈之秀在没有生意的时候,就学着用电脑写作。不久,一篇题为《女理发师激情作诗》的报道登上了《天府早报》,一些文学爱好者就是据此寻上门的。

陈之秀小时候就爱读书。为了“蹭书”看,她经常在乡镇街边书摊帮别人卖书。

爱读书的陈之秀,也养成了写日记的习惯。她发现,父亲偷看自己的日记,就把对母亲的埋怨写在日记里,希望父亲替她转达给母亲,让母亲能够听到她的心声。

母亲似乎没有多大的改变,而陈之秀读书写作的习惯一直保留了下来。

2010年底,在丈夫王一兵的鼓励下,陈之秀开始以自己的经历为题材创作小说。翻阅日记寻找素材时,往事一股脑涌上来,她索性将这些伤心玩意儿都剪碎了。

2016年11月,这本30多万字的小说《走向都市的女人》出版。“这几乎就是陈之秀的自传。”丈夫王一兵记得,有一阵陈之秀几乎是写一会儿哭一会儿。在这本书里,陈之秀写出了自己对母亲从埋怨到理解、原谅,再到心疼的心路历程。

陈之秀记得在刚外出打工的那几年,经常收到母亲的来信。“不用打开就知道是来要钱的。”在来信里,“我妈每次总是说家里困难,粮食收成不好,猪卖不了钱。”陈之秀怎么也找不到来自母亲的关心,尽管这样,自己依然每个月给母亲汇钱。她想得到母亲的认可,“证明自己能比村里的所有男孩都要优秀”。

就在“一边逃离母亲,一边向母亲证明自己”的过程中,唤起了陈之秀对母亲的另一种记忆。

陈之秀记得,就在自己手臂烫伤之后的那天下午,父亲抱着她往村里赤脚医生家里赶,母亲也跟着,一直用嘴吹着陈之秀的烫伤。父亲也说起,陈之秀跟表哥去兰州打工的那天,母亲跟在大巴车后,一段路接一段路地丢了7根红线。按当地风俗,这是在祝福陈之秀。

在现在的陈之秀看来,母亲也是“受害者”。当年自己家不仅在村里是数一数二的穷,杨炳英只生了两个女娃,常有人在背后议论。正是迫于这种压力,杨炳英想拿陈之秀换个男孩。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底部广告位(手机)
标签:

评论专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