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关闭

KMA故事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故事

《心灵杀手》故事的全貌,原来就藏在《控制》里

作者:admin 时间:2020-05-26 10:20:37 浏览: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头部广告位(手机)

Remedy 的《心灵杀手》之所以能受到许多玩家喜爱,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其超自然的故事设定,以及故事最后的一些尚未解明的谜团。亮瀑镇的事件究竟是是怎么回事?黑暗魅影的本质是什么?艾伦最后怎么样了?这些话题到现在也依然为粉丝们所津津乐道。

假如你也喜欢《心灵杀手》,那你不该错过 Remedy 的新作《控制》。这款新作的故事与《心灵杀手》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我们能在游戏中找到种种线索,得到亮瀑镇事件那些未解谜团的答案。

《控制》为我们展示了一个充满了 SCP 基金会元素、像是《黑衣人》那样的世界观:这个世界比你认知中的更广阔,别的维度里还有未知的生物和能量,而调查并处理超自然现象、保护人类世界不被入侵,就是联邦控制局的责任了。亮瀑镇的事件,其实也只是这些未知超自然现象的一部分,而控制局对此也有所掌握。

这不是 Remedy 首次在游戏里藏彩蛋。你能在《量子破碎》里找到一个正在玩《心灵杀手》的上班族,也能在《心灵杀手》里读到一本设定上跟《马克思佩恩》几乎一模一样的小说《亚历克斯凯西》。

但正如上图这个「物理学圣剑」彩蛋一样,过往那些彩蛋都点到为止,并没有让两款游戏本身的世界观产生很大的交集。而你在《控制》里找到的关于《心灵杀手》的各种线索,却让人忍不住想:这是在暗示两款游戏是处于同一个世界观吗?

事实上,官方公布的更新路线图已经暗示得非常明显了,两款游戏就是同一世界观。下文将挖掘《控制》中跟《心灵杀手》相关的那些线索,看看官方是如何处理那些未解之谜的。

剧透预警本文涉及《心灵杀手》的大量剧透(《控制》与《心灵杀手》涉及的人名地名等翻译有所不同,下文统一以《控制》简体中文版的翻译为准)

亮瀑镇事件的本质是什么?

《控制》中的联邦控制局(FBC)是一个专门处理超自然现象、灵异事件的政府官方组织,而 2010 年发生在亮瀑镇的超自然事件,也就是《心灵杀手》主人公艾伦 · 韦克所遭遇的那起事件,其实控制局是进行过事后调查的。

在控制局收容部的「主要候选人计划」区域里,你会找到「亮瀑镇概要」「亮瀑镇补充说明」两个文档。在文档中,亮瀑镇的事件被称为「异世界事件 - 35」。

异世界事件(Altered World Event,简称 AWE)是《控制》里的一个概念,指由于各种原因,其它维度或平行宇宙与我们的现实世界发生重叠,而产生的超自然事件。而两个维度重叠的部分,被称为「阈域(Threshold)」。

根据文档「亮瀑镇概要」的记录,亮瀑镇事件是由于釜湖(《心灵杀手》中那个湖)出现了一个阈域,令艾伦的虚构故事变成了现实,制造出了异世界事件。而黑暗魅影,其实本质跟希斯一样,都是来自其它维度的生物或力量。

文档中提到的「消失不见的旧式电灯开关线」,其实就是《心灵杀手》第五章艾伦所得到的「神奇开关」,它可能是一个能量之体(Objects of Power)。

所谓的「能量之体」,就是外表看上去是寻常物件,实际上拥有超自然力量的物体。它可能会导致异世界事件的发生,也可能诞生于异世界事件。从《心灵杀手》的情节来看,神奇开关的能力似乎是强制把黑夜变成白天。《控制》故事中杰西和迪伦小时候在平凡镇遇到的异世界事件,就由一个看上去是幻灯机的能量之体引起,该幻灯机能打开通往希斯所在维度的传送门。

此外,文档里还记录了许多亮瀑镇事件的涉案人物,实际上都是《心灵杀手》中出现过或提到过的角色。比如《心灵杀手》第一章结束时登场、后来帮助过艾伦的亮瀑镇警长莎拉 · 布雷克。

在《心灵杀手》的第五章中,莎拉让巴里(艾伦的经纪人)打电话给几个人,告知他们亮瀑镇的情况,其中提到她的父亲「弗兰克 · 布雷克」。根据文档记录,这个角色其实是控制局的前特工,也正是他通知控制局,后来才有外勤小队前往现场进行调查。

同时,文档「亮瀑镇概要」里还提到了「托马斯 · 赞恩」「奥丁 · 安德森」「托尔 · 安德森」三个名字和 1970、1976 和 1978 三个年份。如果你还记得,这是《心灵杀手》中三个很重要的角色。

在《心灵杀手》的故事中,潜藏于亮瀑镇釜湖的黑暗魅影,在 1970 年挟持了诗人托马斯 · 赞恩的妻子,并利用诗人的想象力和文笔壮大自己的力量。赞恩尝试与黑暗魅影对抗,但失败了,被永远禁锢在釜湖的阈域中。后来,托马斯 · 赞恩为主人公艾伦在亮瀑镇阈域的冒险旅途提供了很大的帮助。

到了 1976 年,亮瀑镇摇滚歌手安德森兄弟的歌词唤醒了釜湖的黑暗魅影。黑暗魅影蛊惑安德森兄弟喝下未经过滤的釜湖湖水,从此变成了在别人看来疯疯癫癫的样子。艾伦初到亮瀑镇,在咖啡厅碰到的两个老头,其实就是安德森兄弟。在哈曼博士的疗养院,也能遇到这两位角色。

而在文档「亮瀑镇补充说明」中,则提到《心灵杀手》中咄咄逼人的 FBI 特工南丁格尔和不怀好意的医生哈曼博士下落不明。在《心灵杀手》的故事中,这两名角色都被黑暗魅影拉走了,很可能都成为了黑暗俘虏。《控制》发售前,曾有玩家推测南丁格尔是控制局特工,由文档记录来看似乎并不是。

艾伦最后究竟怎么样了?

在《心灵杀手》的结局,艾伦往湖里纵身一跃,艾莉丝从湖里浮出水面,亮瀑镇恢复了平静与祥和。但艾伦呢?游戏 DLC 告诉玩家,艾伦成功救回了被黑暗魅影束缚的艾莉丝,但代价是自己深陷黑暗深处。到了《心灵杀手:美国噩梦》中,艾伦一直在和黑暗魅影斗争,虽然最终打败了敌人,但最后也没有明确交代他有没有成功逃跑。

而在《控制》中,我们可以在收容部的环形监狱 5 层 6 单元的一个收容室中,找到艾伦的其中一张手稿。走近收容手稿的收容室,你会看到艾伦在画面中出现,并诵读手稿。值得一提的是,阅读手稿的视觉效果跟杰西收到前局长热线电话的时候很相似,这两者把信息直接传递到杰西脑中的原理会不会大同小异。

视频地址​www.bilibili.com

游戏中,我们也能收集到关于该手稿的一些文档记录。文档记录确认该手稿出自艾伦之手,并且是在海景旅馆带有螺旋标记的门缝下被找到的。海景旅馆是《控制》中一个像传送通道一般的地点,里面有好几个画着不同标记的门,都能通往不同的维度。游戏中杰西只能通过画着黑色金字塔的门到达灵界。那么,画着螺旋标记的门是不是就能通往《心灵杀手》中釜湖的阈域?

从手稿内容来看,艾伦很可能依然身陷黑暗中。由于在阈域中,他能把自己的想象变为现实,所以他已经分不清自己是真的逃出了黑暗,还是迷失在自己成功逃脱的幻想中。

托马斯 · 赞恩被困了几十年,艾伦很可能也是从 2010 年被困至今。假如两部作品是同一世界观,未来是不是有机会让控制局去把艾伦救出来?说不定我们能在《控制》的第二个拓展内容中找到答案。

此外,文档「亮瀑镇补充说明」也有提到,控制局将艾伦标记为一名「可能的超自然能力者」,并记录在了「主要候选人计划文件」中。这意味着,假如控制局找到了艾伦的话,那么艾伦也会像杰西一样,有机会拿起那把会变形的枪,成为控制局的局长。

关于《心灵杀手》的其它线索

除了上述内容,你还能在《控制》里找到许多跟《心灵杀手》相关的线索。

比如上面提到的手稿收容室隔壁,还有一个收容物 —— 艾伦在游戏中到处收集的保温瓶。保温瓶的超自然力量,能令所有《心灵杀手》玩家会心一笑。

还记得《心灵杀手》中的电视节目《夜泉镇》吗?这个节目的主题是各种都市传说故事,像是「镜中的自己走出来把自己杀害」的《镜中人》,以及衍生出《量子破碎》的《量子自杀》,都是又诡异又惊悚。

联邦控制局其实早就注意到了这个节目,并打算将其收购,然后跟自家的电台节目《美国一夜》组成系列节目,以「减小在公众场合发生超自然事件时,引导社会舆论的阻力」。

而上文提到过的安德森兄弟,其实是杰西的父亲喜爱的摇滚歌手。杰西小时候找到了他父亲的唱片,听过之后马上就喜欢上了。而在烟灰缸迷宫一战前,清洁工阿提给杰西的随身听播放的音乐,同样是安德森兄弟的作品。

这里顺便介绍一个「逆向彩蛋」:《心灵杀手:美国噩梦》演职员表滚动时播放的音乐,倒放的话会听到一句话:It will happen again, in another town. A town called Ordinary(这样的事情还会发生,在另一个城镇,一个叫平凡镇的城镇)。估计 Remedy 当时就想好《心灵杀手2》的设定了,只不过一波三折后做成了《控制》。

另外,还有一些算不上彩蛋,但也挺有趣的点:

饰演前局长的演员 James McCaffrey,就是马克思 · 佩恩和托马斯 · 赞恩的配音

饰演杰西的演员 Courtney Hope,在《量子破碎》中扮演贝丝

饰演达林博士的演员 Matthew Porretta,在《心灵杀手》中为艾伦 · 韦克配音

矛盾与可能性

根据上文提到的线索,基本已经可以确定《控制》跟《心灵杀手》处于同一个世界观的了。官方公布的更新路线图也暗示得非常明显,就差拉个横幅上面用大字写明「这俩游戏要联动」了。

不过,其实还有两个我没提到的线索,将让「《控制》跟《心灵杀手》处于同一个世界观」这个结论出现矛盾。

《控制》中的一个录音记录下了精神病学家跟杰西的谈话,杰西提到了《心灵杀手》中的诗人托马斯 · 赞恩的一首诗,但精神病学家却说查到的托马斯 · 赞恩不是一个诗人。

实际上,这首诗确实在《心灵杀手》中有出现过。在哈曼博士的疗养院里有个日晷,上面就题了托马斯 · 赞恩的这首诗。那为什么精神病学家查到的赞恩却是一个电影制片人呢?有一种推测是,《心灵杀手》跟《控制》是两个不同维度。

这个推测并非空穴来风。在游戏第六章,玩家会遇到一个新角色(杰西的弟弟迪伦),在跟他在聊天时,他会不断描述自己的梦境。到大概第四五次对话的时候,他提到自己遇到了「门先生(Mr.Door)」,门先生告诉他「有很多个世界同时存在」,暗示了多维度 / 平行宇宙的存在。

视频地址​www.bilibili.com

门先生说「在一个世界里,有个作家写了一个关于警察的故事」,说的是艾伦创作了犯罪小说《亚历克斯凯西》(Alex Casey),这是否意味着《心灵杀手》的故事发生在「另一个世界」?当然,你也可以把这句话中的「一个世界」理解为《控制》和《心灵杀手》共存的世界。

总之,假如亮瀑镇跟杰西所在的世界是两个不同维度,才令杰西和精神病学家对托马斯 · 赞恩身份的认识不一致,那么巴里给亮瀑镇警长莎拉的前控制局特工父亲打电话时,是跨越了两个维度?还是说控制局的人在各个维度都有驻点?杰西又为什么会产生了不一样的认知?

我们暂且把这些疑问放下,更有意思的是梦境中门先生那段话的后半部分。门先生还提到,「在另一个世界里,这个警察是真实的」,有人分析,这指的是《马克思佩恩》的世界。

实际上,从《心灵杀手》中可收集的手稿可以了解到,艾伦笔下的亚历克斯 · 凯西确实跟马克思 · 佩恩有很多相似之处:他们都是硬汉警察、他们都要为死了的妻儿复仇等。网友还整理了更多它们之间的相似之处,你可以在这个网页看到。

而除了《马克思佩恩》,也有人翻出了《量子破碎》的截图,指出「异世界事件(AWE)」这个词也曾经在《量子破碎》中出现;此外,有网友推测「门先生」很可能是《量子破碎》里的漂移者马丁 · 哈奇。莫非河港市的时间断裂事件,也是一起异世界事件?

目前,《马克思佩恩》和《量子破碎》的版权分别在 RockStar 和微软的手中,要联动恐怕不是那么容易。就算版权问题解决了,作品设定本身的兼容性也是一个问题。

《量子破碎》还好,最初就是作为《心灵杀手2》立项的,游戏中人造时光机的具体原理也没有说得很清楚,说不定时光机内核就是一个具有超自然力量的能量之体呢?而且收集品还提到过存在天然的时光机,还涉及「漂移者」这种超自然生物,其设定和《控制》的世界观还是能扯上关系的。至于《马克思佩恩》,就怕是要重头编一个设定来圆了。

喜欢《心灵杀手》的话,真的不能错过《控制》

从种种迹象看来,两款游戏中深度的关联显然是「早有预谋」。2012 年,Remedy 在《心灵杀手:美国噩梦》演职员表埋下了伏笔;2015 年,Remedy 注册了「AWE」的相关商标;而今年 7 月,Remedy 从微软手中收回了《心灵杀手》的发行权,当时《控制》已经基本做完了。

Remedy 已经不止一次公开表示希望给旗下作品出续作,他们 CEO Tero Virtala 在 2018 年 E3 上接受采访时,就谈到很想让旗下游戏成为系列作品。但事与愿违,Remedy 一直在研究的《心灵杀手2》,最终都变成了不同的新作。像《控制》和《量子破碎》,都脱胎自创作《心灵杀手2》时产生的创意。

既然过去做不成续作,那现在通过新作把老作品串连起来,不也算是「系列作品」吗?这就让我忍不住产生了一个脑洞:如果 Remedy 能把作品版权全部收回来,跟后续新作一起组成一个「游戏宇宙」,让不同作品的主角互相客串,那该是多么有趣?

也许在未来的某一款作品里,主人公将在一场异世界事件里被控制局局长杰西拯救,两人为了打败即将到来的强敌,一起穿越到《量子破碎》的维度偷取时光机,跟成为了黑暗俘虏的马克思 · 佩恩大战三百回合呢?

脑洞只是妄想,但至少,假如你非常喜欢《心灵杀手》的世界观设定,那么《控制》也会有很大几率能让你沉醉其中。

求杀手5剧情概括!CG视频里的那几个彪悍修女在游戏里是什么?

杀手47接到ICA的通百知,要他去杀同事黛安娜,应为她背叛了组织,并拿走了组织的重要“东西”,47潜入黛安娜别墅并刺杀了她,临死前黛安娜要47保护一个叫维多利亚的16岁少女。47答应了下来,并把她寄放在孤儿院中。就继续执行ICA给他的任务。但是后来孤儿院遭劫,美国黑帮掳走了维多利亚。47开始调查追踪,在这过程中47会发现一个阴谋,自己的工作单位ICA也想得到维多利亚并与47反目,此时,维多利亚仍在美国黑帮手里,ICA一边与美国黑帮谈判一边派度杀手阻止47调查。彪悍修女就是ICA派来杀47的。随着47的调查,真相浮出水面:维多利亚ICA培养出来的的克隆人,ICA在她身上花了大笔的钱,维多利亚DNA比47更强,稍加训回练九是另一个47,但黛安娜不忍她成为杀手,便带维多利亚逃离了组织。于是ICA便一路追杀,试图夺回维多利亚。同时黑帮也想研究维多利亚来制造出克隆人。最后47先杀了黑答帮老大,救回了维多利亚。并毁了半个ICA,杀了ICA的负责人。

至于彪悍修女,在游戏中她们是一关的刺杀目标,但刺杀仍然是一个个用技巧杀,并不是CG里动作戏

打字不容易,望采纳,谢谢

去支教的“女杀手”

“好H好女杀手”(下文简称“女杀手”)上一次进入直播圈外的视线,是在熊猫TV关停的前夜。

当时她在直播中穿着一件低胸上衣,因此被很多营销号截图,作为“熊猫关闭前最后一夜主播/观众放飞自我”的证据之一。观众们要求她“今晚放纵一下”,就连本来该维护秩序的平台超管也发弹幕“请主播加大尺度”。

几天前,有人在微博发现,女杀手曾多次前往乡村和山区支教,2017年还曾经去寺庙当过义工。由于这并非直播平台组织的集体行动,她在直播里也只字未提过。相关事迹被公开后,迅速造成了轰动。

1

秀场主播和山区支教者,这两个相差甚大的身份融合在一个人身上时,自然会引起好奇和关注。

人们开始搜索这位在斗鱼有近60万关注的女主播。他们很快发现,搜索引擎中出现的前几个结果不是她的微博或者直播间号,而是“好H好女杀手付费写真视频56部”。

这条微博下方不远处就是她前往萍乡等地支教的微博。

2016年起,女杀手开始在熊猫直播。在直播里,她会玩游戏、唱歌、跳舞、和弹幕聊天。不过常看女主播直播的观众都知道,这些内容本身都不是真正的卖点,观众们想看的是一些别的东西。

而在另一条线上,她去了浙江天台山的某间寺庙,做了一段时间的义工,穿着颜色黯淡略显土气的衣服,做饭、打扫卫生、挑水、洗菜,住在上下铺的宿舍里。

2

直播和直播外生活的平行,很大程度上是女杀手自己促成的。

不管是支教还是义工,女杀手都没有主动在自己的直播间里提到过。有人看到微博后跑去直播间说,她特意发了条微博制止:“请不要在直播间问我支教的事情,直播是给大家的表演,而生活是自己的”。

直到几天前,一个帖子、一条微博将所有这些事——女主播、擦边球、支教——展露在众人面前。

女杀手当时并未开播的直播间里涌入了大批观众,本来平均只有几十条评论的微博一下子评论爆炸,各种论坛里都出现了不少关于女杀手的讨论。

造人设一说很难解释得通。如果真是造人设,那背后的推手一定非常有耐心,在去年1月、8月乃至2017年发生的事,直到现在才拿出宣传资源来推;这位推手还要深谙张弛有度之道,要求女杀手在4年里持之以恒地表现出“不要再直播间说支教的事”,以此为最后的宣传做铺垫。

很难想象被“造人设”的受益者会如此不配合,甚至是抵触

大多数人很快就放弃了“造人设”这个说法。很快就有另外三个字取代了“造人设”,同样直观,同样通俗易懂:“女菩萨”。

在以往的网络舆论中,这是个有些不怀好意的词,带有某种男性视角的嘲笑。在人们对女杀手用上“女菩萨”这个词时,这种男性视角当然没有缺席,她在直播中的表现,她的那些视频和写真,在很多人看来,当然是典型的“女菩萨行为”。

但是更多的,女菩萨这个词多多少少在女杀手身上回归了本意。她的支教,她在寺庙的义工,以及她四年来从未宣扬这些事,这些都是菩萨应有善行的体现。

这种设想同样没有任何事实依据——关于支教的大部分事实都被女杀手自己藏了起来,但这种设想和它背后的逻辑并不稀奇。在网络舆论中,人们总是希望把人分成黑白两色,选定一种颜色,然后排斥一切与这种选定冲突的观点:既然去支教了,那她应该就是个正面人物,其他行为也都可以用正面人物的行为来解释。或者,她可能是个反面人物,那么和“反面”不一致的行为,又都可以用某些阴谋论来解释。

但大部分人其实既不黑,也不白,而是灰色的。这点,女杀手自己应该比很多人更清楚。

这整件事充满反差、人性复杂等诸多引人思考的东西,但对我而言,最大的感触不是来自女杀手,而是她的一位观众,位于她直播间贡献榜单前列。我向他询问女杀手的联系方式,想向本人多了解一些细节,而这位观众回复我:“是的,我在微信上有她。我宁愿保密她的信息。我尊重她”。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底部广告位(手机)
标签:
推荐阅读:岚豹扫地机器人

评论专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