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关闭

KMA故事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故事

古代著名测字大师测字故事-瑾名轩

作者:admin 时间:2020-05-26 10:11:59 浏览: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头部广告位(手机)

李淳风是唐朝著名的相士,精通占卜,也会测字。某日,一位年约四十岁的中年人来找李淳风测妻子的孕事。这位中年人婚后太太一直未能怀孕,现在好不容易太太怀孕了,而且即将临盆,内心按耐不住当父亲的喜悦,很希望太太能生个龙子,心思所念,就下笔写了个龙字。也许是太兴奋的原因,这个龙字写的歪歪扭扭,既长又松。李淳风一看,眉头紧缩,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才开口说:“先生,你这个龙字,写的歪斜不正,像龙又不像龙字,而且底下还多了一点,以此看来,尊夫人恐怕有难产的隐忧”。中年人一听,大惊失色,想到自己盼望已久的儿子恐怕不能顺利出世顿时慌张了起来,坐立不安,不知如何是好。李淳风看了中年人的面相,又说:“以你的面相看来,你是个心地善良的人,承蒙你祖上积德,你妻子虽然难产但可以安然渡过,只不过这个孩子…”。中年人又惊又喜的握住李淳风的双手,慌忙的说:“你说这个孩子怎样?”,李淳风叹了一口气,然后说:“因为你写的这个龙字,下面平白无故又多了一点,使你这个龙字看起来又像聋字,这胎儿势必充耳不闻,天生是个聋子,希望你不要太过悲伤,一切皆是前生注定”。中年人顿时心凉了半截,又问:“那么这胎儿是男是女?”,李淳风回答:“是个男孩,因为刚才你问问题时,我看到门口有一个小男孩,这是灵机乍现”。中年人再问:“何时分娩?”,李淳风掐指一算说:“龙属辰,应该辰日生,也就是五日后”。后来中年人的妻子果然在五日后生得一男婴,虽然生产过程不顺利,但母子平安,只是所生下来的婴儿确实是先天的聋子。

一人写“串”字问胡宏,功名如何?此人其时还只是个秀才,胡宏断曰:“阁下将来一定两榜出身”。在清代,秀才参加省试,中了即为举人;然后参加京试,中了即为进士,即称为两榜。中了进士的人参加殿试,如又中了,即可以入翰林,那又比两榜出身的人名贵,称为“三考出身”也。胡宏的推断,是因为“串”字为“双中”之象,是故断为两榜中。那时旁边有一秀才,见胡宏如是推断,便也写个“串”字来问前程,胡宏见字笑道:“阁下定然屡考不中,以老秀才终其身”,秀才不服问他为甚么这样推断,胡宏答道:“他无心写串,所以双中,阁下却是有心写串,那即是有心为患,是故前程大为不利”。另一个秀才见到,便特意写一个“中”字教胡宏去测,说道:“若说无心,便是中,若有心,即是忠,且看你怎样测”。胡宏闻言,拱手笑道:“阁下在试场恐有惊忧,还是不参加考试为妙”。秀才不服问故,胡宏说:“你只知中字加横心是忠,却不知中字加直心为忡。只怕阁下因参试受惊,从此得征忡之疾”,后来果尽如所断。有人问父病,写“瓜”字求测。胡宏道:“子问父病,瓜加子即是孤,你的父亲恐怕难逃劫数了”。

明熹宗天喜初年,朝廷任命宰相,南乐写了一个全字求测。郑仰田说:“全字,从人从王,王字有四画,表示当选宰相者应有四人”。南乐很好奇的问:“能不能知道是哪四人?”,郑仰田又仔细推敲了一遍,很有把握的说:“全字可拆成一人土,当中有一人姓中间带有土字。王字去掉一画后,全又可拆成一人丁,其中有一人姓字中必有带丁。王字省去两画后,与人结合,又可合成木字,其中有人名字中带有木字。剩下一人,名字中就带有全字”。南乐又问:“你说其中有个人姓名中有木字,该不会就是指林尚书吧?”,郑仰田回答:“我说的是名字,不是姓,独木不成林字,不是林尚书”。后来,当选宰相的果然是四人,分别是,周如盘、丁绍轼、黄立极、冯铨。正如郑仰田所测,周字中有土,丁绍轼姓丁,极字中有木,铨字中带全。

雍正登位,传说是靠当时的江湖人物帮忙,由大侠甘凤池和白泰官潜入皇宫,将康熙预定的遗诏盗出。遗诏本来说“传位十四子”,当时的着名文士吕留良看过诏书,立刻提笔改之为“传位于四子”,雍正排行第四,由是即能承继大宝。而甘凤池白泰官两人,盗诏还诏,两渡潜入皇宫,自然功劳很大。他们为什么肯帮雍正的忙呢?因为雍正答应他们,自己能登上天子位,一定下诏恢复汉家衣冠,那时的人将衣冠看得很重要,许多人便是因为不肯梳辫子穿满装,宁愿自杀,是故吕留良他们便答应帮忙了。到雍正登位后,甘凤池写一个“望”字找了空和尚测字,了空道:“糟了,你们快点躲藏起来”,甘凤池问故,了空道:“望字头似功字,只是多了三点,那是小人进谗,功不成功。再说,望字还有功高盖主之象,雍正一定不会感激你们,而且还会加害,所以你们从此遁迹江湖避祸为上”。甘凤池他们果然听从了空的说话,而吕留良亦躲回乡下。后来雍正拿不到甘凤池一伙人,只捉到吕留良,居然狠心到将他腰斩。吕留良有一个孙女,江湖人称吕四娘,后来她杀了雍正报仇,则是后话。

范时行,清乾隆年间江苏苏州人。初在苏州测字,乾隆三十九年来到上海,寓居上海紫阳观,每天测字收到六百钱,就谢客寂坐,不再测字。传说他的测字,话语不多,但义理明澈,指示吉凶祸福如神。有一天,一个理发师,改换了衣装,来找范时行测字。他拈了一个“村”字,请范时行测。范时行看了看说:“木以长为贵,一寸之木也没有什么用”,那人以为是说剃刀之柄,大吃一惊。范时行接着说:“你不用自卑,凡事你肯努力,方寸之木也可高于楼宇”。此人后来靠自身的努力,果然发了大财。

乾隆时期,上海有一个叫沈衡章的人,擅长拆字,找他测算吉凶的人络绎不绝。一天,有一个罪犯夜间越狱逃跑了,捕役就去求他占测,拈到一个“鹦”字。沈衡章说:“鹦鹉是会说话的鸟,舌头虽然灵巧但不懂自我保护,最终还会被人逮住放在笼中。并且“鸟”旁加一“婴”,羽毛还没丰满,怎么能够逃远呢?犯人现在去得还近,赶快追捕还能够抓到”。捕役又问现在犯人跑到哪里去了,沈衡章随意抬头看了一眼,瞥见一只麻雀蹲在屋后檐下,就说:“你可以到后面厕所中去找”,捕役遵照他的话,果然在屋后的一厕所中抓到了逃犯。县令听说这件事后,对他很是佩服,赠给他一块横扁,上面写着“机测如神”四个字。这块扁一直挂在豫园清芬堂的西墙上,人们称为董事厅的那个地方,也就是沈衡章设摊测字之处。

算命测字是民间的一种预测命运方法,很多人在遇到喜事或者不顺之事的时候,都喜欢找个算命测字大师,提起笔写一个字,通过测字算命大师把这个字分析到位,指点出相应的,符合自己前程的路线。由于测字算命的历史很悠久,几乎在几千年前就有测字算命的萌芽了,所以在历史上关于测字算命很准的,或者很神奇的故事也不少。但是关于测字算命大师比拼算命本领的故事可能就少。所谓的算命大师比拼,就是说两个算命都比较准的大师比较算命技术,看谁算命更准。下面本文接着要介绍的就是南京算命比较准的大师测字算命比拼算命本领的故事。一起来看看。

早春三月,大明帝京金陵(南京),经由过程四年靖难之役的明成祖朱棣,最终登上皇帝宝座。初登大宝、百废待兴,朱棣决议开设恩科,海选天下良才。

四月十六便是殿试Start之日,各州府县推荐的一千多名举子齐聚金陵。都城中的十几家客栈为了兜揽买卖,掠取举子入住的竞争打得风起云涌。

金陵城中最大的客栈天福客栈,自然也不甘落伍。这天,天福的老板天下乾正为没有好的揽客点子急得团团转,迎面大街上溘然传来喀喀喀敲击卜卦算命竹板的声音,天下乾心头一亮,立马备了大礼,坐着马车,前往狗儿胡同京半仙家。神相京半仙独眼黑须,圆圆的脑袋大出常人一倍。他在金陵城中是大名鼎鼎的人物,被誉为都城第一神算。

往常京半仙也是一迂回潦倒举子,因殿试未中,无颜归家,在天福客栈生了场大病,幸而天下乾帮他请医问药,才捡回一条命。可这场病后,京半仙就被高烧烧坏了一只眼睛,他也索性断了科考念头,这些年赓续在金陵城中靠给人相面度日。不曾想,他相面还相得奇准,很快声名远扬,十几年后,他已然在狗儿胡同安家落户,授室生子了。

京半仙听了天下乾的乞求,呵呵笑道:只是给住在天福客栈中的举子们免费看相吗?这点小事,您宁神好了。

古代的北京城也是很繁华的,什么卖杂货的,耍杂技的,算命的,各种喧哗之声编织成了一幅幅美丽的风景。在这个五朝古都中曾经留下过很多算命故事,说起算命,可能现在也有很多男女老少都喜欢,因为这是古老的一门预测术,对于未来很迷茫的人,不知道该怎么选择事业,不知道财运在何方,婚姻不顺,或者家中遇到红白喜事,都难免会去找一个算命大师给选个吉日,看个风水啥的。而从事算命的人也是本事各异,有五行金木水火土不知为何物就打着算命旗号浑水摸鱼的,也有算命手艺十分了得,名垂千古的。比如大家都熟悉的袁天罡算命大师给武则天算命故事,断言武则天会当皇帝的准确神奇算命故事,再比如许负看相大师给周亚夫看相,断言周亚夫要饿死准确灵验的算命故事等等。而除了这些大人物算命故事流传下来,其实民间还有不少是小人物算命也很准确,很神奇灵验的算命故事。下面就一起来看看本人接着详细介绍的古代北京算命大师批八字测字灵验故事。

传说古代北京城中有一个算命很灵验的大师叫南卜子,因为这位算命大师对于周易八卦,测字,批八字,看相,风水这些都很精通,于是在北京地区跟他很熟的人都称呼他为南半仙,南半仙一生算命占卜为生。他年轻的时候也是跟父亲学算命,据说有一次父亲带他去北京郊区的一个小山村给人算命,走进一个村子里,快到晌饭的时候,男人们在地里干活还没有回家,女人们围着南半仙问这问那,虽然闲得慌,也还不舍花几个钱算自己的薄命,因为郊区农村的人家都比较穷。其中一个女人,既舍不得钱,又很想逗一逗南半仙,于是就对南半仙说:你先算算我的命,看准不准,然后大伙就信你的。这南半仙且听这女人报的生辰八字,也没有提笔仔细批八字,只是手指关节间掐来掐去,稍过片刻,变了脸色道:你这个大姐,命也不用算了,今天吃不到饭了。

一堆的妇女啊,全都惊呆了:这南半仙也太大白天说瞎话了吧,好好的一个年轻妇女啊,怎容你这样瞎说。那女子一听更是火冒三丈,说到,要是本人今日吃到饭,非把你这江湖骗子嘴巴打烂不可。说完一溜烟地跑回了家,干什么去呢?原来她做的饭快要好了,只等男人从地里回来吃饭了,她赶紧再给饭锅添一把火,为了能戳破南半仙,她加快速度,怎耐灶里火早已灭了,只有那炭火还在喘息,于是她抓起一把松桠毛往炭火上一搁,拿起吹火筒就对着火星吹。

不到十分钟,他的男人回来了,放下农具就往厨房里找自己的媳妇:她倒在了灶边,人事不知。

大家都以为她得的什么急病,他的男人只管抱着她喊,看她的脸部异常,嘴部更是异常,合不上啊,一条黑红的老蜈蚣还在她的嘴里,她舌头肿得让她窒息了。原来是那条蜈蚣窝在吹火筒里了。

有一次南半仙外出,有人来拆字找大黄牛。抽到的仍是一个酉字,并说牛是黄昏走失的。南半仙的师傅让他到晒糟场上去找,后果没找到。南半仙回来后说明说,酉时恰是喂牛时间,而酉字是西字多一笔,就是西河沿,那边有草,是放牛的好地方,因而,那头牛正在西河沿上吃草。果真,丢牛的人在西河沿找到了牛。

有人问其中的道理,他说:“丧父者问的时候,恰好有人汲水从这里经过,因此是个‘泣’字,断他有丧事。考中者问的时候,恰好旁边有人站在他身边,这样就是‘位’字,位寓意占据一席之位,或地位高升,因此断他考中。”一字断终生清朝时一个人写一个‘羲’字请断终身大事,测字先生是这样说的:你是属羊的,孤独终生。‘羲’字拆开,从‘羊’从‘我’,是只剩下一个属羊的我,孤寡一人。某人以‘瓜’字问父亲病况,测字先生以儿子的‘子’与瓜字相合,是个‘孤’,断其父凶多吉少。崇祯皇帝测字问国事闯王李自成兵困北京城,大明江山眼看大势已去,可是崇祯皇帝仍不死心,坚守不出,做最后的挣扎。闯王义军几次攻城都损失惨重,军师宋献策献了〝攻心,之计。如此这般向闯王说了一遍,闯王连连点头。这天,军师宋献策扮成个测字老先生,混入京城。在皇宫附近,摆下测字摊。宋献策早就听说崇祯皇帝十分迷信,常招些江湖术士进宫相面、卜卦。每日早起,必弃干清宫中拜夭求佛。洛阳失守,崇祯叔父被刺,崇祯早已感到凶多吉少。这天,崇祯皇帝带着太监王德化,穿着便衣溜出皇宫。见宋献策测字摊上的招牌写着〝鬼谷为师,管格为友助几个大字,心里一动。心想,平日召进宫来的江湖术士,当着我面尽说些阿谈奉承的话,今日这测字先生,不知我的身份,我何不测上一字。想着,便给王德化使个眼色凑上前去。王德化向宋献策尖声尖气的问道〝先生,我家主人想测一字。〞宋献策抬头一看,便知他是太监,再看看坐在一旁的崇祯,心里也就明白了。忙笑问道:〝不知客官想测何事?,王德化答道:〝想测测国事。〞宋献策顺手拿起桌上的毛笔递给王德化说:〝请客官动笔。〞王德化提笔写了个〝友〞字。宋献策仔细端详了一下〝友节字,思索片刻道:〝客官,不妙啊,你看〝友〞字这一撇,遮去上部,则成‘反’字恐怕是〝反〞要出头了〞崇祯一听,大吃一惊。王德化见崇祯面色骤变,连忙摇手道: 〝不,不测这个‘友,字,是这个‘有,字。〞宋献策又端详了半天,不言语,只是不住的摇头。呆了好半天,才轻声说道:〝这个‘有,字,更是不祥。你看‘有,字上部是‘大,字缺一捺,下部是‘明,字,少半边。按此推测,这大明江山巳去一半呀,〞王德化一听,吓的直冒冷汗,忙说道:〝不是这个‘有,字,是‘申酉戌亥,的‘酉,字。〞宋献策不言语,不住摇头。崇祯着急的问道:〝先生请直言〞宋献策叹了一口气说。〝此字大为不祥,不便多言。〞崇祯听罢,心神不安,硬着头皮道〝先生不必隐讳,说吧,〞宋献策假装神秘的说道:〝客官,切莫外传,看来大明江山亡在旦夕,你看这‘酉’字,乃居‘尊,字之中,上无头,下无足〞宋献策的话还没有说完,崇祯只觉的头昏目眩腿脚发软,早已瘫倒在地。王德化见事不妙,忙搀扶崇祯回宫去了。第二天,崇祯皇帝便带着王德化在煤山自组身亡了。北京城不玫自破,闯王义军不费吹灰之力开进了北京城。至今,〝崇祯测字——亡在旦夕〞这一歇后语还在流传着。曾国藩测字清朝名臣曾国藩在京为官时,常微服到民间暗访。有一天早朝回来,他又脱去官服,换上便装,独自从花园的角门走出去,来到人声嘈杂的大街上。曾国藩在熙攘的人群中慢慢走着,猛见街口有一算命摊,卦旗上写着〝测字看相〞四个大字。曾国藩一时兴起,便向那算命摊走去。算命先生见来了客人,忙起身打招呼:〝这位客官,您是看相,还是测字?〞〝测字。〞曾国藩不假思索随口回答。〝请客官赐字。〞算命先生打开砚台,递过毛笔。曾国藩提笔蘸墨,在纸上一挥而就写了个〝人〞字,随即将笔搁在砚台上。没料想那笔没搁稳,竟从砚台上滚落下来,停在刚写的字上。算命先生一看,大吃一惊,又抬头打量了一下曾国藩,赶忙谦恭的施礼道:〝曾大人,恕小人无礼,敢问大人问的什么事?〞曾国藩一怔,没想到这人能识破自己的身份。但他表面不露声色,淡然一笑,道:〝本人无事,只随便看看。〞〝那好,不远送大人。〞算命先生不再多问,机敏的拱了拱手。曾国藩回到家中书房,仍想着刚才的事:那算命先生与我素未谋面,如何能识破我的身份?是果真有过人才智,还是胡猜瞎测、歪打正着?于是,他把府中师爷叫来,如此这般交代了一番。话说那算命先生目送曾国藩走远,心里着实吃惊不小:当朝重臣微服测字,究竟是福是祸?正思忖间,一个骑着高头大马、穿着绫罗绸缎的人,带着两个随从来到摊前。那人一下马,便大声吆喝:〝让开,让开,大爷要测字。〞未等算命先生开口,就抓起桌上的毛笔,在纸上画了一个〝人〞字,随即把笔扔在纸上。算命先生看了来人一眼,冷笑一声:〝小子莫在这里狐假虎威,回去好好侍候你的主子。像你这般莽撞无礼,小心主人给你苦头吃。〞那人见算命先生戳穿他的底细,顿觉脸上无光,赶忙带着随从灰溜溜的走了。过了不到一个时辰,摊前又走来一个三十多岁的汉子。那汉子虽衣着光鲜,但面色灰暗,两眼无光,行为猥琐。算命先生问明来人要测字,便递过毛笔,要他写在纸上。〝我没读过书,不会写字,口述可以吗?〞〝那你要测什么字?问什么事?〞算命先生问道。〝我想测个‘人’字,问现在的吉凶。〞算命先生点点头,对汉子说:〝按你刚才报的字来看,你的祸事并未脱身,还有牢狱之灾。〞来人一听,大吃一惊,赶紧转身走了。暮色将近,算命先生正要收摊回家,过来一位清瘦老者。老者自称是曾府的师爷,说曾大人请先生到府上一叙。算命先生看来者似无恶意,心想〝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便随师爷来到曾国藩府第。在书房里,曾国藩笑着对算命先生说:〝本官今天上午到先生摊上测字,先生是如何看出本官身份的?〞算命先生躬身答道:〝小人不才,说出来大人莫怪。大人来测字时,我看大人气宇轩昂,威仪不凡,已有几分敬意。大人所写‘人’字,刚道有力,正是广为传颂的‘曾体’。那笔滚落下来,横在人字上,正暗合‘大人’之意。另从大人讲话口音来看,定是湘籍官员中‘曾、左、彭、胡’四位大臣中的一个。再根据大人的年龄和百姓对大人相貌的描述,因而敢斗胆确定是大人无疑。〞曾国藩听了,连连点头。又说:〝后来又有两人到先生摊上同测‘人’字,实不相瞒,皆为我所指派,一为府里当差的师爷,一为牢里在押的犯人,不知先生又是如何识破他们的?〞算命先生答道:〝那师爷虽穿着华贵,又有随从在后,但其举止粗鲁,缺少教养,所写之字歪歪斜斜,绝非读书做官之人。尔后笔搁纸上,恰巧竖在人字中间,形成一个‘小’字,暗喻来人出身卑微,因而断定他是官府衙门里的奴才。至于那个犯人,小人见他精神萎顿,面目无光,远处又有两个捕快盯着,因而推测他是个在押的犯人。另外该人不会写字,只口述一个〝人〞字。口里加人,岂不是一个‘囚’字,据此可作出判断。〞曾国藩听了,心里暗暗佩服算命先生的观察能力和分析能力。曾国藩向来是个爱才之人,见算命先生机敏过人,便把他留在府中作了清客。

闯王李自成兵困北京城,大明江山眼看大势已去,可是崇祯皇帝仍不死心,坚守不出,做最后的挣扎。闯王义军几次攻城都损失惨重,军师宋献策献了“攻心,之计。如此这般向闯王说了一遍,闯王连连点头。

这天,军师宋献策扮成个测字老先生,混入京城。在皇宫附近,摆下测字摊。宋献策早就听说崇祯皇帝十分迷信,常招些江湖术士进宫相面、卜卦。每日早起,必弃乾清宫中拜夭求佛。洛阳失守,崇祯叔父被刺,崇祯早已感到凶多吉少。

这天,崇祯皇帝带着太监王德化,穿着便衣溜出皇宫。见宋献策测字摊上的招牌写着“鬼谷为师,管格为友助几个大字,心里一动。心想,平日召进宫来的江湖术士,当着我面尽说些阿谈奉承的话,今日这测字先生,不知我的身份,我何不测上一字。想着,便给王德化使个眼色凑上前去。

王德化提笔写了个“友”字。宋献策仔细端详了一下“友节字,思索片刻道:“客官,不妙啊,你看“友”字这一撇,遮去上部,则成‘反’字恐怕是“反”要出头了”崇祯一听,大吃一惊。

王德化见崇祯面色骤变,连忙摇手道: “不,不测这个‘友,字,是这个‘有,字。”宋献策又端详了半天,不言语,只是不住地摇头。呆了好半天,才轻声说道:“这个‘有,字,更是不祥。你看‘有,字上部是‘大,字缺一捺,下部是‘明,字,少半边。按此推测,这大明江山巳去一半呀,”王德化一听,吓得直冒冷汗,忙说道: “不是这个‘有,字,是‘申酉戌亥,的‘酉,字。”宋献策不言语,不住摇头。

崇祯着急地问道:“先生请直言”宋献策叹了一口气说。“此字大为不祥,不便多言。”崇祯听罢,心神不安,硬着头皮道 “先生不必隐讳,说吧,”宋献策假装神秘地说道: “客官,切莫外传,看来大明江山亡在旦夕,你看这‘酉’字,乃居‘尊,字之中,上无头,下无足”宋献策的话还没有说完,崇祯只觉得头昏目眩腿脚发软,早已瘫倒在地。王德化见事不妙,忙搀扶崇祯回宫去了。

有两个读书人赴乡试,他们都以‘立’字求测,测字先生说:“你们当中有一个人会高中,而另一个人会有丧事。”结果后来果然应验。

有人问其中的道理,他说:“丧父者问的时候,恰好有人汲水从这里经过,因此是个‘泣’字,断他有丧事。考中者问的时候,恰好旁边有人站在他身边,这样就是‘位’字,位寓意占据一席之位,或地位高升,因此断他考中。

清朝时一个人写一个‘羲’字请断终身大事,测字先生是这样说的:你是属羊的,孤独终生。‘羲’字拆开,从‘羊’从‘我’,是只剩下一个属羊的我,孤寡一人。

某人以‘瓜’字问父亲病况,测字先生以儿子的‘子’与瓜字相合,是个‘孤’,断其父凶多吉少。

宋高宗微服出访邂逅谢石,就以所拄手杖在泥土上写了一个字,让他拆相。谢石内心思量道:“土”上加“一”画,不就成了“王”字了吗?这人一定不是寻常百姓。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底部广告位(手机)
标签:
推荐阅读:保洁机器人

评论专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