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关闭

KMA故事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故事

简写黄道婆的故事100字

作者:admin 时间:2020-05-26 10:04:47 浏览: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头部广告位(手机)

元朝时候,松江一带种copy了许多棉花,但老百姓还是缺衣少布,为什么呢?原来这时,人们纺织棉布要先用手把棉籽剥去,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往往手指甲都剥得脱落了,也剥不出多少来。这时,有一位黄道婆,从海南崖山百向黎族人民学习了一手很好的纺织本领,她下决心要改革家乡的纺织技术,使乡亲们生活得更好些度。

黄道婆请来了一位老木匠,根据崖山人民用两根细长铁棍转动,轧去棉籽的方法,设计出了木制手摇轧棉车。这种轧棉车,是靠两人手摇,一人下棉籽,又干净又省力,效率大大地提高了。但有了轧棉车,还是知用原来的小竹弓来弹棉花,还是慢呀!黄道婆又去找弹棉花的师傅,商量改革弹棉工具。改革出来,就是今天我们偶尔能见到的道4尺多长的木制绳弦大弓。这样,纺织技术得到了极大的提高,老百姓也能穿上各种各样、五光十色、美丽鲜亮的棉布衣服了。

黄道婆(1245—1330年),宋末元初知名棉纺织家。又名黄婆,黄母,汉族。松江府乌泥泾镇(今上海市华泾镇)人。出身贫苦,少年受封建家庭压迫流落崖州(今海南岛),以道观为家,劳动、生活在黎族姐妹中,并师从黎族人学会运用制棉工具和织崖州被的方法。元代元贞年间(1295—1296)重返故乡,在松江府以东的乌泥泾镇,教人制棉,传授和推广“捍(搅车,即轧棉机)、弹(弹棉弓)、纺(纺车)、织(织机)之具和“错纱配色,综线挈花”等织造技术。她所织的被褥巾带,其上折枝团凤棋局字样,粲然若写”。由于乌泥泾和松江一带人民迅速掌握了先进的织造技术,一时“乌泥泾被不胫而走,广传于大江南北”。当时的太仓、上海等县都加以仿效。棉纺织品五光十色,呈现了空前盛况。黄道婆去世以后,松江府曾成为全国最大的棉纺织中心。松江布有“衣被天下”的美称。1330年卒。松江人民感念她的恩德,在顺帝至元二年(1336),为她立祠,岁时享祀。后因战乱,祠被毁。至正二十二年(1362)乡人张守中重建并请王逢作诗纪念。明熹宗天启六年(1626)张之象塑其像于宁国寺。清嘉庆年间,上海城内渡鹤楼西北小巷,立有小庙。黄道婆墓在上海县华泾镇北面的东湾村,于1957年重新修建并立有石碑。上海的南市区曾有先棉祠,建黄道婆禅院。上海豫院内,有清咸丰时作为布业公所的跋织亭,供奉黄道婆为始祖。在黄道婆的故乡乌泥泾,至今还传颂着:“黄婆婆,黄婆婆,教我纱,教我布,二只筒子二匹布”的民谣。

距离现在约摸七百年前,上海春申江(即黄浦江)附近,乌泥泾(现华泾)村子里,有一个童养媳,姓黄,因为从小死去爹娘,没有名字,村上人都叫她黄小姑。

讲起黄小姑做童养媳,生活可实在苦呵!春天,小姑一时未能早起,婆阿妈就扯耳揪头发。夏天,小姑想去树阴下透口气,婆阿妈一棒头把她赶下水田里。秋天,小姑想把单衣翻成夹衣,婆阿妈却把一捆稻草塞到她手里,恶狠狠地说:“先搓绳,慢翻衣,等到落雪来得及。”冬天,下雪了,小姑见婆阿妈穿起了新棉衣,也想把自己夹衣翻棉衣,婆阿妈却拿出几箩筐棉花对她说:“落雪还是烊雪冷,先剥棉花再翻衣。”过了几天,雪烊了,小姑想,那么总可翻棉衣了。谁知婆阿妈脸一板,眼一弹:“口害?烊雪勿是出太阳,再翻棉衣无用场。”黄小姑只好挨冻受饿剥棉籽,十只手指冻得红肿发紫,冻疮烂得像胡蜂窝。一年做到头,说人不像人,说鬼像三分。

可是,事情还不这样简单,这时正遇上朝廷招雇官妓,地保见小姑已经长大成人,便同她婆阿妈商定身价,不日就要拐骗小姑送官。这消息被隔壁三婶婶听得,偷偷地指点小姑,还是早想出路为好。

一天,小姑趁着婆阿妈外出未归,就逃离虎口,来到了江边。只见江潮翻滚,白浪滔天,北风呼啸,天色就要黑下来了。可是,眼前没有摆渡船,害怕后面有人追来,怎么办?这时,幸亏开来一艘过路客船,帮她摆渡到了江对岸。

天黑下来了。小姑心想,到啥地方去过夜呢?忽然,听得附近传来叮——笃、叮——笃的声音。她就顺着声音寻过去,见有一所道院,山门还半掩着。小姑挤了进去,走到佛殿大门口,见里面有一位老师太在敲磬诵经。她不敢惊动老师太,轻脚轻手地走到佛像前供桌边坐了下来。老师太念完经,回到佛像前跪拜祈祷时,突然看见困着一个人,吓了一跳,想啥人胆敢在黄昏黑夜闯进道院!再仔细一看,像是个小姑娘,老师太这才定了定心,轻轻把她叫醒。老师太是个好人,非常同情小姑娘的遭遇,就把她收留下来。从此,这道院里多了一位道女,大家叫她黄道姑。

冬去春来,一年很快过去了。黄道姑的心总不能平静下来。她想,离婆家虽有一江之隔,但天长日久,万一给婆家晓得了,非但自己又要吃苦,还要连累人家,怎么办?

在围绕着黄道婆展开的叙事中,有一个明显的特点,即后人在回忆、追述这一人物时,不断为她添加上想当然的情节,最终形成顾颉刚所说的“层累地造成的古史”,即越到晚近,对历史的叙述反而越是详细的现象。

虽然近些年来在三亚民间采集了许多关于黄道婆的传说,但细辨下来就可发现,它们多是现代衍生出来的。谭晓静认为这些传说“在被挖掘和整理的过程中,加上了学者的主观意愿,而并不是民间真正的传说,因为民间对黄道婆的记忆早已模糊不清”,因此她在崖城水南村、南山村、高山村等地探访时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越是年纪大的人越不知道黄道婆是谁。”羊中兴在《黄道婆评传》中称:“(三亚)水南村中流传的《琼南黄氏族谱》说:黄道婆是族中元代女纺织技术革新家。”但谭晓静在水南村找到了黄氏家族后,族人却不愿出示家谱,因为“现在找不到了”。

由于唯一可凭信的陶宗仪原文中只说黄道婆从崖州来,并未指明是在崖州的哪个村,其结果,三亚现流传关于黄道婆的故事版本至少有18种之多,而在根据“崖州”推断地理位置时,又衍生出完全不同的传说:三亚南山村的村民声称黄道婆是南山村的黎族女儿,而水南村的则宣称黄道婆为汉族姑娘,因为南山村是黎村,而水南村的居民全为汉族,他们都自觉不自觉地用这一符号来赋予自己更多文化资源。

在黄道婆的现代阐释出现之前,她基本上是作为一个行业神存在于江南地区的民间社会记忆中。也就是说,她在死后“从人变成了神”,但到现代,她再度“从神变成了人”。1937年,黄道婆首次进入了国家记忆中,一跃成为“国家女杰”,其事迹被编入那一年的民国小学《国语》课本。不过,即便如此,有些现在看来十分重大的问题,当时也以完全漫不经心的方式处理了——课本中的诗歌称“元代有个黄道婆,生长江南黄浦过。闻知木棉有用处,长途跋涉去福建”。短短四句中就带到了三处如今极具争议的假定:黄道婆生长于黄浦江边,她是为了棉花而主动南下的,她去的是福建(竟然不是海南!)。

尽管原始史料中并未交代她究竟为何去海南岛(如果她是上海人),或为何从海南到乌泥泾(如果她是海南人),但除了将她看作为民谋福利而主动献身的先驱之外,在1949年后还出现了一种新的叙事:她从神坛上下来,被当作一位劳动妇女,且是身世凄惨的底层人民。据说是新华社记者的“康促”将黄道婆“作为妇女解放、科学技术的国家标兵”,为她确定了“童养媳”的身份,宣称她是为了抗婚、逃婚,才从老家前往海南岛的,而她又从同是受压迫阶级的黎族人民那里学到了精湛的纺织技术,再回到家乡造福民众。这一形象集劳动妇女出身、反抗封建压迫、团结民族情感、突出民族科技、造福劳苦大众等政治正确于一身,可谓“根正苗红”,至此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成为黄道婆的标准叙事,不仅借助1959年汪玉山、钱笑的连环画《黄道婆》广为流传,继而进入了中小学语文和历史课本,甚至被许多人采信为史实。

1961年,后来成长为知名历史学者、当时还在复旦大学历史系就读的樊树志,在《人民日报》发表了《纺织家——黄道婆》,首次明确提出黄道婆的“劳动人民”身份,认定她“出生在一个贫苦的劳动人民家庭”。最早在历史教科书中提及黄道婆的是翦伯赞著《中国史纲要》(1963年版),其中提到“松江人黄道婆从黎族地区带来了先进的棉纺技术和工具”。这其中蕴含的基本假设(“黄道婆是松江人”,“她是从黎族那里学到的技术”)在此后很少受质疑。如1983年版《中国史稿》的说法则是“松江劳动妇女黄道婆……带回了黎族人民的先进经验”;蔡美彪编著《中国通史》的说法也是“成宗元贞年间,流落在崖州的松江妇女黄道婆,返回松江,带来崖州黎族人民的棉纺织技术”。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底部广告位(手机)
标签:
推荐阅读:岚豹扫地机器人

评论专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