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关闭

KMA故事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故事

ck沉珂的故事

作者:admin 时间:2020-05-26 10:00:49 浏览: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头部广告位(手机)

潜伏在灵魂深处。 她时常听见它们的呼吸。 以缓慢而温柔的姿态,一点点吞噬掉所有光线。 小学中途曾被父亲送往一所私立学校寄宿。 六年的时间。 YLJ是在她念六年级时转校进来的。高她两个年级。 当时和她编在同一个寝室。 都不爱说话的样子。 她们第一次真正认识,是在那年学校举办的圣诞节晚会上。 只记得那天不开心。 忽然的想家。 已经是进校第三个学年, 爸爸没有来看过她一次。 当全校的人都聚在了操场上围着一堆堆篝火吃东西,看各个年级表演的节目。 她却独自坐在说说笑笑的人群角落,默不作声只是低头发呆。 到开始播电影的时候,篝火都灭了,操场变得黑压压的。 她四处望了望有没有老师在,决定先走。 她总喜欢带着CD去教学楼四楼音乐教室窗外的大平台上一个人听上半天。 那天去了那里的时候才发现平台上已经有人在了。 看背影是个女生。 她没有出声,独自走到平台另一边,往下看着操场。 那个女生似乎过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警觉到旁边有人,急忙转过身看着她。 她也侧头看过去。怔了怔。 音乐教室里的灯光隐约透在平台外,打在她们脸上。 YLJ头发被风吹得乱乱的。 脸上还挂着几行没有没有干涸的泪痕在。 看见是她,表情仿佛有点调整不过来,带着微微诧异,瞬间又换成恼怒的神情瞪着她。 你看什么啊,低年级的。 她也瞪着YLJ。不说话。 气氛有点尴尬起来。 两人都很用力僵着表情大眼瞪小眼。毫不示弱。 片刻。 她忽然哼地一声笑了出来。 YLJ也笑了,擦了擦脸。 你在这里做什么?YLJ侧头问她。 不知道。你呢? 一个人瞎转着就转来了。 她们就并肩坐在那个平台上,开始聊天。 忘记她们说过了什么。总之谁也没有再难过。 当时的不开心,似乎成了那么遥远的事情。 只记得那天风很大,她们紧紧坐在一起瑟瑟发抖。 当12点学校的钟声敲响,晚会结束,她们回到宿舍时,脸上都冻得红红的。 却是挂着微笑。 学校是全封闭式管理。 当时全校学生也才不过两三百人。 各个班级的人数更是少得可怜。 教学老师,生活老师,各种教官,加起来都比学生人数多。 而学生却大多来自单亲家庭,亦或有钱有势的高干子女。 一切枯燥而乏味。 那些日子。 她们会在晚自习时偷偷各自从自己的班上溜出来, 一起跑去趴在校门口的铁门栏杆上用食物把对面那家面店的小黑狗逗过来玩。 YLJ很喜欢那只狗,总是叫它墨墨。 她们每次都会把墨墨从窄窄的栏杆外抱了进来,带着它一起躲去学校车库的大巴士里一待就是几小时。 到晚自习结束大家回寝室前再偷偷把墨墨还给很亲切的面店老板。 每到周末,学校里本市的孩子都会回家和家人一起过。 全校就只剩下二三十个寄宿生。变得更空更安静。 她们两都是外地的。那几年甚至寒暑假甚至过年都是在校长家。 好多个周末,YLJ和她睡在一张小小的单人床上。 YLJ总是会一边摸她头发,腿缠在她腿间,小声说话。 他们又吵起来了。我今天给外婆打了电话,外婆哭了。 说他又打了妈妈,也不准妈妈回外婆家。 2 【ck沉珂の】ck与雪雪的故事 你说,大人为什么老喜欢那样…… 一边自己做不要脸的事情,一边那么理所当然地教育孩子,任性是多不好的…… 你知道廉桥吗? 恩? 以后我们一起去那里玩吧。 那是什么? 很远的一个小镇。我来这儿之前在那里住过一年。 很漂亮的。恩……小小的一个镇,小得只有三四条街道的样子,但是旁边都是漂亮的山和湖。 真的?好。那我们去。 我以前总是喜欢磨着阿姨带我去那边玩…… 有两边很高的岩崖……下面就是几条火车铁轨,从桥上慢慢回转走上去,有好大的草坪呢。 真的很漂亮,到处都是软软的绿色。还有很多奇怪的花花树树。小小的湖,透明得要命。 廉桥的大人们都好忙哦,做生意啊……忙赚钱,所以小镇旁边那些漂亮的地方都很少有人去。 哇…… 想去吧?想去就笑笑,我以后带你去啊。 哈哈你怎么那么像个老头子。 你…… 真的像嘛。 还有……那个湖的名字叫泪湖。 啊,好好听。为什么? 我以前也去问阿姨为什么,以为有什么很古老的故事。 结果后来她告诉我那座山的名字叫猪山……我就没有再问了。 …… 就大人们乱取的名字啊。其他的山他们就叫南瓜山冬瓜山的。一点美感都没有了。 哈哈……好好笑的镇。 恩恩。 那我们自己给山取个名字吧。 好啊……叫什么? 叫墨墨山好不好。 ……你是不是从小到大看到猫猫狗狗就连邻居之类都想叫墨墨的。 才不是。这个名字多好听啊。 好。那就叫墨墨山。 恩……说好了以后我们一定要去墨墨山。 真的想去啊?那再笑笑。嘴咧大点。 …… 那次她们一起翻墙外出。 YLJ被围墙上尖的玻璃扎伤手肘。 她忍不住发了火,骂她笨。 YLJ气得一路上都没有理她。 到了天园俱乐部的时候她跑了很远去买创可贴。 回来的时候YLJ一个人坐在那里玩游戏机,见她回来了把头扭过去。还在生闷气。 她凑了过去逗她,脸色不错嘛,给我舔一下… YLJ还是假装绷着脸,不理她。 ——呃咿——真舔啊你,变态,哈哈走开…… YLJ生日。 她去挑了一个很大的史努比的布绒玩具。 趁YLJ不在宿舍时悄悄放在YLJ床头,附写着一张小小的卡片。 你是我所有的快乐。没人取代。 我们永远在一起。 中午大家回宿舍午睡时YLJ看到娃娃和卡片一脸的惊喜。 她也高兴起来。 就连宿舍另外两个她同班的女生那样眼神怪怪地看着她。都来不及多想。 那天下午上课课间休息。 她趴在座位上看电视。 后面几个男生女生围坐在一起不知道说了些什么。 发出一阵阵窃笑。 有男生故意大声起来。 啊——你就是我所有的快乐,没人取代—— 我爱你! 她僵了僵。 一定是她们。 中午她们动了那个娃娃……她们看了卡片…… “哈哈杨彬你不是喜欢她,吃醋了啊?” “拜托,谁喜欢她啊?同性恋,没搞错吧。” “别人是美女咧……” “呕……” 男生嬉笑着作干呕状。 她低下头不做声。 努力假装没有听见。 过了几个礼拜。 有天YLJ忽然问她是不是那天的卡片有被寝室的另两个女生偷看了。 她微微惊讶,你怎么知道? 3 【ck沉珂の】ck与雪雪的故事 YLJ气冲冲的,就知道是她们。这两天我们班都有人在传我们两的事。胡说八道的。 她忽然一阵火大。他们为什么那样。 YLJ一定也被班上的人取笑了吧…… 那天午休时那两个女生回寝室,她一言不发快步走了过去。 猛地用力推了一把其中一个女生。 那女生来不及反应,撞到门上。 大声吼起来,“你发什么神经啊?” 你嘴很臭。 “说什么?”女生脸瞬间涨得通红,恼羞成怒地吼她。 手也很贱。以后别动我和易珑静东西。 她一字一句地说完,转身就走。 也没有再看那两个女生的表情。 YLJ坐在床上呆呆地看着她。 半天才反应过来,吃吃偷笑起来。 那天之后她和YLJ一起搬出原来的寝室,两人住在了另一间空寝室里。 YLJ得意了好几天。 看吧……还是我去磨罗老师,好不容易答应的…… 所以说还是要和生活老师打好关系……嘿嘿。 而那件事,她两默契地谁也没有再提过。 只是当时她觉得。即使再被同学乱传,也无所谓了。 只要,YLJ还在。 她们依然每晚睡在一起。 说话。相拥而眠。 你有没有梦想? 有啊。 是什么? 不告诉你。 ……我就知道又要来这套…… 那你的梦想是什么? 恩……以前想过,等有能力了,要赚很多钱,去很多不同的国家,买很多漂亮衣服,交很多很帅的男朋友。 花痴啊你。 哈哈。 …… 哎,你说,我们会不会真的变成同性恋? 放心,我对你一点兴趣也没有。 死小孩,我对你也完全没兴趣。你别乱来啊。 啥叫乱来? …… 是指啥?易珑静姐姐? 嘿嘿。 你是说这个啊? 不等YLJ说话,她来不及思考,一股冲动,嘴唇小心翼翼地贴住YLJ嘴唇。 有那么一刻,她感觉手里握着的那只手微微动了动,然后从她手心抽了出来。 她心怦怦跳得厉害,直觉地等着被推开。 可是那只手却轻轻扶住她后脑勺,将距离拉得更紧。 她们生涩地接吻。 牙齿还会轻轻磕到牙齿。 似乎过了几个世纪那么长的几秒。 她差点忘了呼吸,整个身体似乎只剩下那颗急剧跳动的心脏。 两人狼狈地分开。 YLJ首先回过神。忽然笑了。 黑暗中摸了摸她的脸。 你脸好烫哦…… 她伸手轻轻抱住YLJ,头埋进她肩窝。 不想说话。 深怕一点点任何声响破坏了这恬静的晕眩。 错了吗 也许错了。 太贪玩,太任性。 以为,只要有了她就可以。 却忘记原来身边还有那么多的人。 老师,同学…… 全看不见。 有没有朋友。 谁在乎。 她们明明站在外面。 不会有人来打扰的啊。 那个夏季学期。 中午坐在餐厅角落, “嗳,阳主任叫你们两吃完饭去她办公室一趟。” YLJ班上的一个女生走过来冷冷地说。 哦。 她和YLJ疑惑地对望了一眼。 完蛋。YLJ忽然惊叫,肯定是上次考试好几门没及格,班主任去找老阳告状了? ——不对啊,那干嘛你也得去? 不知道。我们先去看看吧。 两人饭也来不及吃,隐约不安地往教学楼走去。 到了办公室,门虚掩着。 4 【ck沉珂の】ck与雪雪的故事 她们一前一后走了进去。 两人的班主任都在。 年级主任阳老师正坐在办公椅上和对面的什么人说话。 进去后她们才发现那个位置坐着一个男人。 四十来岁的样子,浅灰色西装,神情严厉。 头发往后梳得一丝不乱,耳鬓却微有白发。 五官似乎带点熟悉。 爸。YLJ嗫嗫开口。 她意料中地看了看YLJ。没有说话。 男人微微抬眼,铁青着脸缓缓扫了她一眼,目光定在YLJ身上。 “呃,你爸爸今天过来办事,说到这里来看看你。 这正好马上也要家长会了。” YLJ的班主任看见她们进来,连忙开口。 “你的情况,我已经和你爸爸说了。老师也是不希望学生这样下去。 你马上都要升高三了,成绩一直下滑,还有……” 老师瞟了瞟YLJ身边的她一眼,不自在地说,“现在这个关节眼,怎么还这样呢?” 什么啊? YLJ似乎一时没听明白,迷惑地看着班主任,又看看她爸爸。 啪! 谁也没有反应过来,那个男人站了起来一步跨到YLJ面前就是一耳光。 “我花钱让你在这里安心读书,你都野了什么!一个女孩子,丢不丢脸!” 啊。 她轻轻从喉间啊了一声。似乎刚从某段梦中被人打断一般。 转过头去看YLJ。也是正呆呆地捂着一边脸看着她爸爸。 男人嘴角恼怒地轻轻抽动,就像YLJ身旁站着什么不雅的东西似的, 铁了心看也没有再看她一眼,只顾盯着YLJ。 YLJ一脸倔强,也狠狠盯着他。 办公室一片沉默。 阳主任尴尬地站了起来打破僵局,慌张地叫她名字, “你先去徐老师办公室,她和你单独谈谈。” 来不及说话,她被自己的班主任拉出房间。 “坐,”徐老师指了指办公桌前的一张椅子不安地对她说。 “之前本来老师就想找你好好谈一次的,只是……”她局促地看了她一眼, “已经不止一次听几个班上同学反映过了,你和易珑静的事…… 老师想也应该不会,你们都还这么小,但是多少是不是影响别人了?校园风气……” “当然老师还是相信你的,易珑静的班主任其实已经找她谈过一次了,好像没什么效果。 这次和她爸爸说了,也是不得已……老师是为你们好。一个快上高三,你也马上要初中毕业…… 毕竟学生还是要有学生的样子。你明白吧?” …… …… 慢慢一句也听不进去了。 刚才……发生什么了? 她楞楞地看着徐老师嘴巴一闭一合还在絮叨不止。 脑袋忽然间一片空白。 猛地站了起来往外跑。 有那么一阵,她眼神失焦,茫然地盯了会到处铺着白晃晃瓷砖板的盥洗室墙壁。 似乎不明白自己为什么现在独自一人站在这里。 不知道…… 想躲起来…… 不想去平台…… 才走到这里…… 手不自觉地伸到口袋里,碰到了一小块东西。 她把它拿出来。 是一块小曲奇饼干。 YLJ最喜欢吃的。 学校平时不准吃零食。 她总是喜欢瞒着生活老师偷偷藏一些零食揣在口袋, 突然地伸一块放进YLJ嘴里,然后看她笑眯眯地露出那一边狭长的酒窝。 YLJ……现在在哪里? 她怔怔地咬了一口饼干,机械地嚼着。 困难地吞咽了下去。 太阳穴突突直跳。 毫无预警地,喉咙火烧火燎,胃像被有人在里面用力挤了一下。 5 【ck沉珂の】ck与雪雪的故事 她扑到洗水槽边痛苦地发出可怕的干呕声,弯腰吐出股股酸的胃液。 直起身的时候脚忽地一软,头皮发麻,眼前一片模糊。 她慌忙攀住水槽边缘才没有滑倒,害怕地闭上眼睛一动也不敢动。 过了漫长的几秒钟,不适感渐渐消失。耳膜依旧还在嗡嗡作响。 几根发丝汗津津地贴在脸上。 她狼狈地吸吸鼻子,伸手擦了擦嘴边残余的唾液。想打开水龙头洗个脸。 打不开。 有种怪异的困倦感。这困倦感让她忽然恐惧地觉得也许以后也不会再有力气了。 她慢慢蹲了下去,在湿漉漉的白瓷地板上,头埋进放在膝上的手臂中,眼眶酸涩难忍。 下午没有再去上课。 一个人躺在宿舍床上,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YLJ叫醒她时已是黄昏。 她坐了起来,定定地看着YLJ。脸上还微微似有红肿的印记在。 痛不痛? 她小声嘶哑着声音问。 不痛。没关系……我家老头子就是那个脾气啊,现在你见到了吧。 YLJ帮她理了理睡得凌乱的头发,微笑着说。 你老师没有骂你吧?你没有去上课吗? 我们以后不能偷偷跑出去玩了…… 要好好用功了,现在。好不好? 她压下胸口那阵莫名的焦躁,带了期盼般急切地说。 YLJ楞了楞,看着她。 没有接话。 她不管,只是自顾自地说了下去,好不好? 你等我啊,要不然这样……我们现在起就好好用功,你先考上一个好的大学, 然后我高中就也考到那个城市去,好不好? ……爸爸过几天要回来给我办休学。 YLJ忽然开口。 她停了下来。 没来得及管好脸上那一闪而过的惊慌。 抬头,却害怕地发现面前那双泛红的眼睛。 去哪。 半晌,她问。 加拿大。去舅舅那边念完高中,升学。 YLJ似乎想着要像刚才叫她起床时那样继续对她笑。 无力地扯了扯酒窝。 她一动不动静静坐着。 看YLJ隐忍了哽咽倔强地不哭出声音的表情。 茫然。 加拿大? 很远吧…… 在想什么。又该想什么。 怎么觉得,眼前的人,忽然间连影子都快要模糊起来。 窗外已是一片寂静。 什么时候天黑得这么快,带着时间灭顶而来。 还说了些什么。 记不起。 也许什么也没有再说。 她们如平常一样紧紧拥抱。 在开着冷气冰凉到寒冷的宿舍床上作爱。 她轻咬她锁骨,小声唤她名字。 手指缓缓深埋入她腿间,温柔而有力。 渐渐没了生涩疼痛。 她看着她在身下欢愉,抽泣。 痴迷地取悦。 该珍惜的。 不是腿间未干涸的血丝,也不是欢愉痉挛中流的眼泪。 是拥抱。 褪去了衣服,紧密地相拥。 所谓的肌肤相亲,原来是这样美好的事情。 错了吗 也许其实没有错。 只是想在那一片空白里守住想要的温暖。 既然那样,不如就照他们说的,错一次吧。 脏孩子吗? 谁在乎。 早就,想这样做。 YLJ要离开的那天,她却忽然地冷淡起来。 早上一句话也没有说,来不及看YLJ难过的眼。丢下她一人匆匆便去上课。 午休时没有回宿舍,独自留在教室。 6 【ck沉珂の】ck与雪雪的故事 下午的课。 她坐在座位上低头把玩着匕首。 那是和YLJ前年平安夜前才交换的礼物。 当时的话,当时的神情。 清晰如昨天。 就连刀也是依旧锋利,就像买下的当天一样,微闪白光。 指尖轻轻抚过刀尖。 凉凉的触感。鼻下似有铁淡淡的腥味。 又是那种困倦感袭来。 她恍惚着趴在桌子上轻轻闭眼。 我们老师好凶,上课我都不敢睡觉,每次一困,就用力掐自己虎口。 好痛哦……你看,这样掐一掐。什么睡意都没有了。 YLJ坏笑着掐了一把她虎口。 她吃痛,忙抽出手。 两人笑闹成一片。 她眨了眨眼,微微回过神。 两人的声音由清晰到模糊,在脑内隐隐作响。 刚才…… 又想YLJ了吧。 YLJ这个时候在做什么…… 东西中午都应该收拾好了吧。 对啊。 不是才和YLJ说好要开始好好用功。 不可以睡觉。 怎么又想要睡了。 好困。 虎口吗? 试试好了…… 她伸出左手掌,右手用力掐住虎口处。直到泛白。 果然有强烈的刺刺疼痛传来。 她稍坐直了身体,大脑却还是一片昏沉。 还是困。 是不是使不上力气。 是不是还不够那么疼,不够赶走睡意…… 她下意识地拿起放在膝盖上的匕首。 比想象中更锋利的样子。 她分不清自己拿着它的力度,只是僵硬地,握紧了刀,往左手虎口处刺了下去。 血豆缓缓冒了上来。 好像……清醒点了。 她移着刀尖,一道长长的口子。 在虎口处弯弯的划开。 像是在笑。 笑。 它笑什么? 突如其来的怒意,她握住刀柄更深地沿着弧度扎划过去。 想要盖掉那道原本看起来像个微笑的丑陋弧度。 血迅速从刀身下流过手指, 成断续的直线般滴在膝上,滴在教室的红木地板上,看上去却更红得刺目。 溅出圈圈渲染开来的血点。 额头开始冒汗。 她一直贫血的啊。 现在怎么了。 这痛让她停不下来,手还在用力,却快像要晕倒。 好疼…… “老师!” 右后方有人惊叫起来。 指着她。“她流血了!” 正在听课的教室几个同学纷纷张望了过来。 迷惑而恐惧地望向她手上的血。 一片哗然。 “怎么了?怎么回事?” 物理老师匆匆走下讲台惊谔地看着她的手。 “快,来,老师带你去医务室。怎么弄这么多血?” 老师问了些什么,她似乎全没听见。 已经下了课了吗。 什么时候缝好了针,手上被细心包好纱布。 一个人终究还是走回了宿舍。 即使有了准备,还是下了决心般走到YLJ的储物柜前,小心地打开。 果然,空空的。 YLJ,已经被爸爸接走了吧。 原来“现实”这两个字,是长这个样子。 不是反驳,也不是抵抗,而是早已被写好的决绝的答案。 被现实打碎的,那么一定就是可笑而虚幻的了。 那么连哭,也是不应该的吧。 最后一天,都没有好好说过一句话呢。 YLJ也一定生她气了吧。 没有人像故事里写的所有勇敢的人们那样站起来保护谁啊。 反抗也好,辩解也好,亦或向他们认错也好。 可是,错在哪。 该做什么。 她只是个死小孩。 总是惹YLJ生气的死小孩。 懦弱且寡言。 甚至连挽留都深恶痛绝。 终有液体滑过下巴,滴在脖上,手上。 似乎来不及感受温热,便成了冰凉。 我想回家。 “难得打个电话找我,就是说这个?” 恩。 “在学校出什么事了吗?同学欺负你了?” 不是。想回家。

2015年12月22号,微博上一篇“我是沉珂,大家好,7年不见”的文章被疯狂转发。“沉珂”一名也占据热搜。

CK沉珂,87年生于湖南。据了解,沉珂父亲除了是一家湖南医药公司十强企业的老板,还拥有诸如压延、风投等热门产业,母亲也经营着一家制药厂。家境优渥,含着金汤匙长大的沉珂从小名牌加身,是标准的富二代。而父母常年在外忙生意,对女儿缺失的爱只能用金钱弥补,长期缺乏家庭温暖的青春期少女性格变得冷漠孤僻,那时的她便买了笔记本电脑和手机,通过网络书写文字寻找安慰。

在网络浪潮助推下,这位画着烟熏妆,身上打着各种钉的漂亮女孩,带着浓烈的哥特式阴暗颓废风席卷了QQ空间,并引发争相模仿。

与此同时,其创作的音乐和小说相继走红,一首《飞向别人的床》更是众多90后KTV必点曲目。

不仅如此,她还公开了自己双性恋和自残爱好。如此特立独行,套用当时的流行语简直就是“酷毙了“。

但这些都不能让她真正快乐,08年沉珂因抑郁症割腕自杀。由于没有准确消息,网上对于她的生死和去向一直猜测不断,说她死了、出国了,甚至被传成灵异事件。

沉珂(C.K)是费尼克斯的徒弟,两人合作过一曲《忧郁童话》。有人说她的形象恐怖、音乐消极。她是喜欢哥特,沉珂的文字让人有一种很特别的感觉,她的文笔很好,写的大多数文字都透露着寂寞。沉珂于2008年2月13日自杀身亡。

沉珂,湖南邵阳人,生前是实习药剂师。爷爷是爱尔兰人,所以有四分之一爱尔兰血统。妈妈是长沙人,外婆是海南人。是一个低调的人。

从小个性孤僻给人冷漠的感觉,初中就读于长沙一所贵族学校,她的性格也可能是由于她的家庭造成的,父母经常不在身边,并已离异,很少关心她。

沉珂曾写过一篇LES小说《沉》,里面主要讲述女主人公和易珑静的故事。现实中也的确存在易珑静这个人,易珑静不是《雪雪这是写给你的歌》中的“雪雪”,沉珂曾在日记中提及过两人。雪雪是沉珂关系极好的室友,易珑静应该是沉珂第一个迷恋上的女生,第二个爱上的应该是吕枫,至于后来她们为什么分开。吕枫和易珑静并不是一些人口中的逍遥猪儿啊,沉珂的弟弟啊之类的。

或许吸毒能够达到她所期盼的精神世界,沉珂个性偏执固执容易走极端,她的精神世界很是痛苦,她有玩血和自残的习惯,经常用刀子把自己划得遍体鳞伤,用很多针管抽自己的血。每天都会一个人哭泣,她精神上特别痛苦。

她曾经于广东在身上一个一次性在身上打过5个洞,一个眉钉,一个舌钉,两个唇钉,还有一个乳钉。

沉珂,湖南邵阳人,生前是实习药剂师。爷爷是爱尔兰人,所以有四分之一爱尔兰血统。妈妈是长沙人,外婆是海南人。是一个低调的人。

从小个性孤僻给人冷漠的感觉,初中就读于长沙一所贵族学校,她的性格也可能是由于她的家庭造成的,父母经常不在身边,并已离异,很少关心她。

沉珂曾写过一篇LES小说《沉》,里面主要讲述女主人公和易珑静的故事。现实中也的确存在易珑静这个人,易珑静不是《雪雪这是写给你的歌》中的“雪雪”,沉珂曾在日记中提及过两人。雪雪是沉珂关系极好的室友,易珑静应该是沉珂第一个迷恋上的女生,第二个爱上的应该是吕枫,至于后来她们为什么分开。吕枫和易珑静并不是一些人口中的逍遥猪儿啊,沉珂的弟弟啊之类的。

或许吸毒能够达到她所期盼的精神世界,沉珂个性偏执固执容易走极端,她的精神世界很是痛苦,她有玩血和自残的习惯,经常用刀子把自己划得遍体鳞伤,用很多针管抽自己的血。每天都会一个人哭泣,她精神上特别痛苦。

她曾经于广东在身上一个一次性在身上打过5个洞,一个眉钉,一个舌钉,两个唇钉,还有一个乳钉。

她很爱她的爸爸妈妈,不想被遗忘,不想被伤害,每天都会一个人哭泣。她的之后文字和她的歌声都是很深邃很寒冷的,让人看了和听了之后跟她一起忧伤,她是个忧郁的孩子,也是一个很可怜的女孩,她的照片大部分都给人一种寒冷到害怕的感觉,性格也比较古怪。

沉珂(C.K)是费尼克斯的徒弟,两人合作过一曲《忧郁童话》。沉珂是一个低调的 生活照人。

有人说她的形象恐怖、音乐消极。她是喜欢哥特,而且她有四分之一的爱尔兰血统,所以形象问题已经不是问题。沉珂的文字让人有一种很特别的感觉,她的文笔很好,写的大多数文字都透露着寂寞。

她很爱她的爸爸妈妈,不想被遗忘,不想被伤害,每天都会一个人哭泣。她的之后文字和她的歌声都是很深邃很寒冷的,让人看了和听了之后跟她一起忧伤,她是个忧郁的孩子,也是一个很可怜的女孩,她的照片大部分都给人一种寒冷到害怕的感觉,性格也比较古怪。

她是自杀而死,服下安眠药后不停地用刀子在自己的手腕和大腿上划,后被人发现后送往医院,但在醒来后拔了输液管,便永远的离去了。其实,她是一个很有才的女孩子,长的也很漂亮可爱,可为什么在她生前没有人愿意承认呢,为什么都认为她很恐怖呢,她的精神境界并不是任何人可以去刺探的,也许,她曾愿意为别人打开自己的心扉,只是,她的家人和那些男生扼杀了而已!

之所以自杀,是因为对这个世界绝望了。 但是绝对不是为情自杀,也不是因为车祸而死。更不是什么哥特式死亡。

1.本次风波的诱因是沉珂朋友空间里收藏的《僵尸新娘》COS图中的新娘身份问题,在 《僵尸新娘》中的美歪这里重申图中的COS新娘的是美歪。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底部广告位(手机)
标签:

评论专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