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关闭

KMA故事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故事

扎屁股针的故事 写写自己的打针经历

作者:admin 时间:2020-06-18 07:20:09 浏览: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头部广告位(手机)

自从那天从梦中醒来,我就莫名的有一种想要打针的冲动,经常时不时的摸摸自己的屁股,原来打针的地方早就不疼了,可是使劲的往深里按还是有一些疼的感觉。这回坏了,没事的时候我的手就自然不自然的放到自己的屁股上了。这个毛病是落下了。

下班回到家里,看到杯子里面装着半杯水,我就想起了注射器的样子,就像梦中看到了一样,真不知道是怎么了。然后自己的屁股就有一种非常紧张的感觉,好像自己又要打针了似的。

小李大夫了解了我的情况后告诉我,治疗痛经不是一两天的功夫,这个问题你托的时间越长治疗起来花费的时间也就越长,要在月经前一周来打黄体酮针,连用一周,这样连续的打三四个周期就能痊愈了,我一听,心中说不出的感觉,终于有机会要打针了,可是打的确实黄体酮针,还要打一周,不止一周,要打三四个月,等小李大夫知道我还是姑娘的时候就有这个病的时候告诉我,打针的时间可能比一般人还要长,因为我的病史比别人长。真是又爱又恨呀。没办法只有听从小李大夫的安排,按照小李大夫制定的时间表来打针。

今天算是第一天,黄体酮,听到这个名字我的屁股就有感觉了,好像对这个名字特别敏感。当注射器针头刺入我的屁股的时候,跟梦里的感觉真是差的太远了,疼呀,在梦里好像只是涨涨的感觉,一点也不疼,这回可是真真切切的疼呀,我恳求小李大夫慢一点推药,小李大夫非常的善解人意,他也知道这个药非擦的疼,不仅推药推的很慢,一边推药一边为我按摸注射部位,虽然很疼,但我一点也不希望小李大夫拔针,希望他一直扎在我的屁股上,打完针小李大夫叫我在床上休息一会,其实没有这个必要,大家都知道,我的屁股打过那么多的针了,早就适应了这种疼了。我看这时诊所里并没有其他的患者,我就 留下来跟小李大夫聊了一会天,这个小伙子很是幽默健谈,说了一会我的屁股没什么疼的感觉了,我才离开诊所。

今天打针跟昨天一样,小李大夫打针的技术就是高超呀,这么疼的针让他来打,不仅没有什么痛苦,反倒是一种享受,由于熟悉的缘故吧,我们一边打针,一边聊天,他讲话把我一下子逗笑了,我一笑不要紧,屁股也跟着抖,可把我疼坏了,打完针,小李大夫用棉签在针眼上按压了好长的时间,好像依依不舍的样子。我才不管他,让他看个够吧,反正每次来打针都少不了让他看的。

等到打完了第六针我的屁股已经到了不可一摸的地步,这个针真的很是特别,第一个针眼都快过去一周了,可摸上去还是很疼的样子,没人的时候我就用两个手托着自己丰腴的大屁股,轻轻的触摸打针的位置。疼呀,可是越疼,我就越是想摸。晚上洗完澡照着镜子看这自己的屁股上边注射的区域,淡淡的一片红晕。几个小黑点点,那是打针针眼的痕迹。用力的扭一扭屁股,臀肉甩起来,打针的位置超疼。

今天与以往不同,宋女士要求先接受注射,自己主动趴到床上把裤子褪了下来,于是我就先拿起青霉素的注射器给她打针,今天是她挨的第四针,当然是每边屁股上的。白嫩的臀肌已经泛起淡淡的一片红晕,我轻轻的按了按,她猛的抬了一下头,但没有喊疼。消过毒,一针到底,接下来就是她轻轻的呻吟,我都已经习惯了,也不去理她。缓慢的推药,轻轻的按摩,都和平时一样,在我的腰因为保持一个动作太久而有些发酸的时候长长的针头拔了出来。接下来是第二针。

没事,刚才这针打的这么久,疼了这么久,我想昨天那一针还是能够忍受的。看来她很欣然接受这短痛而不是长痛。

那好吧,就按你说的做,但打疼了可不许哭呀,也不能怪我打的疼。我当然愿意满足她的这一要求。

等一下,我还没准备好在我要下针的时侯她要求再等一会,我当然要满足她。她双手抓紧了床单,又觉不行,最后还是紧紧抓住了刘倩的手。

我熟练的将修长的针头没入了她柔软的臀肌,快速抽无回血,立即用力推药,阻力不大,快速完成了注射。甚至还没有容她喊疼我就拔针了。等我已经用棉球压住了针孔时她才呀呀的喊起疼来了。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屁股,又看了一眼我,继续诶呕诶呕的喊疼,她一回头我看到了她含着泪水的眼。

我拿起棉球没有渗血,她缓慢爬起来,提上裤子。我拿起最后一只注射器,冲着刘倩摇了摇,意思是告诉她下面论到她了。

哥哥第一次回5261来这么早,而且,原先他总在书桌上做作4102业,看书的,今天却悠1653闲地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以前总是挂着微笑的脸,现在嘴角却看不出任何表情,看着电视的眼睛中含着丝丝怒意,难道哥哥已经知道了······?

虽然有点担心,我还是说了声:“哥,我回来了。”哥哥起身叫我:“雪,过来。”哥哥叫我的声音也不一样了,好像掺杂着怒意。我愣了一下,还是过去了。“啪!”我还没反应过来,就觉得左脸火辣辣的,哥哥竟然甩了我一巴掌!?还没等我说话,哥就怒号着:“你什么意思?作业为什么会出现抄串的情况?英语单词为什么会错10个?数学为什么还不及格?”我低着头,眼泪吧嗒吧嗒的掉下来。“哭?你还有脸哭!你昨晚为什么没按时睡觉?!”“我······”想起昨晚玩了两个小时的电脑,我支吾起来。哥哥转身向抽屉里拿了一把长木尺,对我吼到:“伸手!”“哥,我······”我望着那长长的木尺,把手缩到背后。“伸出来!别让我说第二遍!”哥哥一反往常对我溺爱的态度,对我大叫。因为从小爸爸在外地常年做生意,妈妈为照顾爸爸随爸爸离开,所以一直是哥哥和保姆们照顾我,而且哥哥也对我比较溺爱,可他最不能容忍的是我数学考得那一点点分,他可是初中二年级数学全级前十!所以每次数学发卷以后他都要数落我一顿,可今天是他第一次打我!我也知道他的脾气,从来都是说一不二,也就乖乖的将左手伸了过去。“啪!”只觉得左手火辣辣的,好像要烧着了一般。没想到哥哥第一次下手就那么狠。我立刻把手缩了回来。哥哥对吼着:“伸出来!你做这些事时我的心多么疼?”“哥哥,对不起······”我小声叫道。“你别跟我说对不起,你对不起的是你自己,把手伸开,我再说最后一遍!”哥哥发怒了。我只好又把手伸过去。“啪!”又是一下,可能是出于疼爱,这下比上下轻一些。我的眼泪已经像流淌的水龙头,哗哗而下。哥哥又说:“考数学的前一晚上我是不是和你复习了?”“恩···”我点头。“那你为什么又不及格?”“恩······有几道题还没听懂······”“那你问了吗?”哥哥吼到。“没······”“为什么不问?学会不懂装懂了?”哥哥彻底怒了。“啪!”又是一下,怒火中烧多的哥哥用力抽打了一下,这一下最痛了。“不许叫,不许躲,不许哭,反省错误,最后三下。”“啪!”“啪!”最后一下时,我还是痛的躲了,却被哥哥一拉。“啪!”正好打中我的胳膊,当时就青了。哥哥生气地丢下长木尺,回了房间,砰得一声把门关上了。我坐在沙发上看我的伤口,红了的手掌,左手最下边紫了一小块,还有胳膊上的伤。也不知什么时候,哥拿了个治疗膏走过来。“对不起,哥······”哥涂完药膏,有些心疼地对我说:“还有哪道题不懂?我再给你讲讲,如果还不懂要再问我。”“嗯。”我点头。现在觉得有个哥哥好棒。

“发烧到这4102种程度,要打针,是输液还是1653打屁股针?屁股针效果会更好哦。”小兰为了节省时间,选择了屁股针,柯南当然不愿意,这里的护士都是女护士啊!

“小弟弟,听话,不会痛的。”一个护士拿着针,看着在床上扑腾着不要脱裤子的柯南,无奈的说。 ‘嘁,我才不是怕痛呢。。。’柯南心想。护士摇了摇头,出门叫过来了小兰:“这个小弟弟不愿意呀,你哄哄他吧。” 小兰大步流星的走了过来:“柯南,怎么这么不听话,打了针才会好呀!”见小兰进来,柯南更是不愿意,死死护着裤子。 小兰见柯南这样,一下把他抱起来,就要强行脱裤子。柯南紧紧拽着裤子,就是不松手,小兰一生气,打了一下柯南的屁股:“我要生气了,乖乖的。”说完又打了一下。 柯南仿佛觉得世界末日要来临了,终于松开了手。小兰毫不留情的扒下裤子,柯南脸霎时红的像天上的太阳。 护士先用棉签消毒,柯南感觉屁股上凉凉的,护士用一只手扶着柯南的屁股,另一只手做事要扎下去,柯南脸更红了,接着屁股上一阵刺痛,接着就没事了。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底部广告位(手机)
标签:

评论专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