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关闭

KMA故事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名人故事

成龙回应房祖名涉毒案:我从来没动用关系去救他

作者:admin 时间:2020-11-05 10:11:12 浏览: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头部广告位(手机)

23日晚,成龙首度接受专访,全面回应儿子涉毒事件,澄清诸多公众谣传,剖白一个明星父亲的心声。在采访中,成龙称“我没有动用任何关系去救他”。

成龙回应房祖名涉毒图片

新华网北京12月24日电 在京宣传新片《天将雄师》的成龙12月23日晚接受新华网独家专访。访谈中,除了直面反占中、香港电影衰落等热点话题外,成龙还首次通过媒体正面回应房祖名涉毒事件。

今年8月14日,32岁的房祖名(原名陈祖名)因涉嫌容留他人吸毒罪被北京警方抓获,立即引起社会的广泛关注。12月22日,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检察院以容留他人吸毒罪依法对房祖名提起公诉。据调查,房祖名早在8年前就在国外接触了毒品大麻。

由于种种原因,事发几个月间,成龙始终没有正面面对媒体回应对儿子涉毒的看法,在这次访谈中,成龙终于敞开心扉,讲述了几个月以来的心情。

“这件事发生后,我很震惊,震惊之后很羞愧。”成龙声音低沉,语速放慢,他说的确曾经表达过要“打死房祖名”的愤怒,甚至曾要求代理律师“替我打他两巴掌”。

“刚刚发生的时候,很不好过,但我每天要拍戏,一做高空动作,当时就忘掉了,但可能一回到家就会想起他。”虽然极力避开,但成龙的话语中仍然流露出对儿子的牵挂。

“他是成龙的儿子,现在的惩罚是他犯了错误应该付出的代价。我管不了他,国家帮我在管,把他以前的坏习惯全部改过来。”成龙认为,与自己儿时学武受到的“魔鬼式”训练相比,房祖名现在的看守所生活“只是在一个地方读大学”,“我知道服刑期满后会有一个新的房祖名”。成龙把看守所生活看做对房祖名的磨练,希望“坏事变成好事”。

房祖名被刑事拘留后,陆续有媒体报道他在看守所内的状态。成龙告诉记者,房祖名被拘留后,成龙、林凤娇夫妇并未与儿子见面,而都是通过律师传递消息。

刚刚被拘留,房祖名就通过律师带话给成龙夫妇。“祖名说,千万不要让我爸爸妈妈来看我,我的事我承担,不要影响到我爸爸,只要知道我妈妈没事就行了,我知道我爸爸撑得过去。我长大了。 ”成龙说,他理解儿子不想让父母看到自己在看守所里的样子。

记者从知情人处了解到,在看守所里,房祖名阅读了大量书籍,从通俗小说到金融类图书,并要求律师帮助购买图书,经警方审查同意后送进看守所内。房祖名曾表示,通过阅读才知道,还能够通过不同的角度看世界,感觉自己太渺小了。

“自己洗内裤,自己叠被子,什么事情都自己做。他在里面受到的教育比哪里都严格,一定让他终生难忘。”成龙说。

在房祖名被抓获后不久,有传言称,房祖名在看守所里享受“特殊待遇”,成龙正在动用一切关系,争取让儿子取保候审,逃避惩罚。

“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必须遵守。我从来没有为这件事动用过一个关系。”成龙正色道,曾有朋友和律师建议成龙依法对房祖名申请取保候审,但被他拒绝。

“因为他是成龙的儿子,因为他触犯了国家的法律。如果房祖名坐一个礼拜就出来,大家会怎么看成龙和房祖名?我们是名人,更要按照法律做事。”成龙曾叮嘱律师,不要试图缩短房祖名的刑期。

成龙在很多次采访中都谈到过对房祖名教育的问题,面对记者,他坦承自己是“负责任的父亲,但不是一个好父亲”。

虽然在采访中一直坚持对房祖名“不心疼”,但谈到儿子的未来,成龙无意间还是流露出舐犊情深。

在房祖名因涉毒被抓后,成龙的“中国禁毒形象大使”身份也饱受非议。成龙是否还会坚持在非议中担任禁毒大使呢?

历经4个月调查,12月22日,北京东城区检察院正式以“容留他人吸毒罪”,向检察院提起公诉。而就在此前一天(21日),“房东案”的另外一位主角柯震东却已经复出,做公益挽回形象。24日,他还将在台湾辅大英文系演讲,分享23年的生活经验,并不避讳涉毒一事。疑被内地娱乐圈封杀的柯震东,演艺工作形同“锁在台湾”,不过妄图先从公益复出漂白的他,仍有强烈的演戏意愿。

因房祖名已向检方坦承吸大麻8年,且提供场地聚众吸毒,据《刑法》第354条规定,“容留他人吸毒、注射毒品的,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北京子悦律师事务所邓建国表示,今年艺人吸毒事件频传,考量艺人是公众人物,加上房又是“富二代”,社会影响力极大,法院将从重量型,可能遭具体求判2年、甚至2年半徒刑。

而从检方办案流程看,房祖名“缓刑的机会接近零”。邓建国分析,因为房从8月关押至今,若要判缓刑,早就交保候传。此外,尽管他有1次上诉机会,但他备受各界关注,一审法官绝对会审慎处理,让他及社会各界“心服口服”,即便真的上诉,在二审法院翻盘的机会也很小。

“从事发到现在,我和他妈妈没有和他见过一面,没有通过话。”成龙说,一切消息都是通过律师传递。

刚刚被拘留,房祖名就通过律师带话给成龙夫妇:“千万不要让我爸爸妈妈来看我,我的事我承担,不要影响到我爸爸,只要知道我妈妈没事就行了,我知道我爸爸撑得过去。我长大了。”成龙说,他理解儿子不想让父母看到自己在看守所里的样子。

记者从知情人处了解到,在看守所里,房祖名阅读从通俗小说到金融类图书等大量书籍,并要求律师帮助购买图书。

记者了解到,房祖名在看守所里还在写歌,一个电影剧本也已经初步成型。通过代理律师,成龙也了解到这些情况。让成龙印象深刻的是,房祖名在一些生活细节上的转变。

“自己洗内裤,自己叠被子,什么事情都自己做,太好了。他在里面受到的教育比哪里都严格,一定让他终生难忘。”成龙说。

曾有朋友和律师建议成龙依法对房祖名申请取保候审,但被他拒绝。“因为他是成龙的儿子,因为他触犯了国家的法律。如果房祖名坐一个礼拜就出来,大家会怎么看成龙和房祖名?我们是名人,更要按照法律做事。”成龙说。

由于种种原因,事发几个月间,成龙始终没有正面面对媒体回应对儿子涉毒的看法,在这次访谈中,成龙终于敞开心扉,讲述了几个月以来的心情。

“这件事发生后,我很震惊,震惊之后很羞愧。”成龙声音低沉,语速放慢,他说的确曾经表达过要“打死房祖名”的愤怒,甚至曾要求代理律师“替我打他两巴掌”。

“刚刚发生的时候,很不好过,虽然我每天要拍戏,当时就忘掉了,但可能一回到家就会想起他。”虽然极力避开,但成龙的话语中仍然流露出对儿子的牵挂。

“更让我感觉愧对的,是祖名的妈妈,一直以来都是他妈妈在管他,因为工作的关系我跟他聚少离多。这件事发生后,他妈妈四个半月没有出过门口、不见人,因为他而惩罚自己。”成龙说。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底部广告位(手机)
标签:
推荐阅读:美的扫地机器人

评论专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