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潇湘首页>玄幻>倾界

第十七章 一剑劈开怒海潮(下)

www.pc5858.com:“不尊崇自己的英雄的民族,是得不到任何民族的尊敬的。

书名:倾界|作者:微漫天|本书类别:玄幻|更新时间:2018-09-14 09:25:09|字数:3980字

  每每在夜深人静时,迎着香橼树淡静的幽光,沧楉站在井床前,会央求父亲带着她去风凌渡口捉萤火虫。“父亲,我想去捉萤火虫。”她说。此时父亲正在院中练剑,气贯长虹,如魅如影,梦寐着有朝一日能够铸体通灵,聚星证道,成长为一位强大的剑灵师。虽然沧楉对剑术没有什么兴趣,但是她特别喜欢看父亲在空中舞剑。“这么晚了,就不要去了吧?”“不要不要,你快带我去嘛。”沧楉抱着父亲的剑鞘,嘟着小嘴,可怜巴巴地瞪眼看着他。裴化郎于心不忍,便猛然收住剑势,微笑着牵起了她的手。

  她不完美的梦,他们总是会陪她去想,陪她去实现。

  有幸的是,只要她一句话,他们可以为她做任何的事情。

  风凌渡口,点点流萤在灯塔的四周,来回地蹁跹。

  宛如跌落的星河,宛如飘舞的灯笼,在风凌渡口那小片寂静的天地里,装点得充满了静谧而绵长的诗情画意。

  只需半刻钟的时间,纸袋里就能装满了萤火虫,提在手里如同一盏活泼的灯笼。父亲说,萤火虫乃是魂灵师散布在凡间的使者,是他们窥世的眼睛,由于是魂愿所化,便能够照亮彼此的灵影。

  当萤火虫凝聚成一轮圆月,悬挂在天边的时候,幽冥两重的洞口就会打开,有至尊魂灵师便会从黑暗中走向喧腾的人世。在离开天泽镇的半个月前,沧楉曾经站在香橼树上,看到过北方的天空中汇聚出了一轮黄绿色的圆月。

  双月出岑山,苍茫云海间。

  据说,北溟可以连通幽冥两重,因此黄绿色的圆月才会出现在北方。那也是沧楉有生以来,唯一一次看到过双月悬空的壮丽景象。

  沧楉把这盏灯笼带到了女管家的闺房里。自从她有记忆开始,女管家便一直闲趁灯光,夜夜缝补着她的嫁衣。她已经缝缝补补了那么多年,鸳鸯织就,繁花静缀,如红云向晚满身瑰丽,由最初青涩莽撞的外族少女,成长为如今优雅明慧的女孩,时光流逝,她那颗不卑不亢且勇敢顽强的心却始终没有变过。沧楉把灯笼挂在女管家的床前。女管家笑意嫣然,伸手为她拭去了额头上的汗珠。

  沧楉问女管家为什么要亲自做嫁衣,她说,等到和祖父在帝都团圆的时候,在他的允诺和见证下,她要穿上这身嫁衣嫁给裴化朗。

  她说,星族人以右手食指指天,代表着永恒的誓言,而她跟裴化朗不久前在花前树下发过誓了的。

  女管家的嫁衣漂亮至极,花团锦簇,沧楉也想看她穿上那身嫁衣,风风光光地嫁给父亲。

  沧楉也想要像女管家、像皇州上所有的女孩子一样,有朝一日,能够穿上凤冠霞帔,嫁给自己最心爱的男人。

  光芒透过叶缝,碎裂成满地闪烁的斑驳,冗长的光晕绚丽而氤氲,整个天泽镇幽静如同无双胜地。而在香橼树的荫蔽下,唯有乘风尘而来的人族会被允许进入镇子里,进行短暂的休整和停留。

  微风过境,摇曳生姿。

  沧楉抬头看了看香橼树,由衷地赞叹了一句:“哇塞,好大一棵树啊!”

  “看看,满满都是绿色的祝福。”女管家樱唇轻启,脸上带着憧憬的异样神色,“真想看看它幻化成人形是什么样子。”

  “肯定没有我好看。”父亲爱恨交加地瞪了女管家一眼。

  女管家便莞尔一笑,深以为然。

  叩门入院。

  一股浓郁的药草味扑鼻而来,直冲脑门。

  程鹏长老端坐在厅堂中,锦衣着身,双目微闭,面容详静而清癯,口中总是念念有词。他仍在不断突破自己的境界,以期激发出自身的灵影,成为云岛之外最伟大的灵者。程鹏长老的悟力天生就比他人要高,他无意中发明的鞭炮和风筝,给了孩子们无尽快乐的童年。风筝飞过洪荒,追过候鸟,有的再也没有回来,有的则搁浅在了香橼树上。

  而每当逢年过节,婚嫁生诞,噼里啪啦的鞭炮声便充斥在了天泽镇的天空里,显得格外的喜庆。

  据说,程鹏长老在年轻时候还发明了亵衣,作为女子的贴身衣物,以在流动中达到塑体修身的佳效。因为售卖各式新颖的亵衣,他也因此成为了天泽镇上最富有和最受女性青睐的大红人。尤其被沧楉的母亲订购过几次亵衣之后,他的大名和货品更是远传诸地,火爆异常。

  沧楉和父亲便静候在门外,等待着程鹏长老结束一天的修行。他早已算好了两人抵达的时间,因此他们并没有等得太久。程鹏长老把裴化朗迎进内室之后,便整理好衣冠,肃然走到了藏经壁的面前。

  藏经壁的架子上并没有任何心经,大都是堪舆相地、治病疗伤的经史子集,没有获取到一本像样的万卷心经,应该也是程鹏长老平生一大憾事吧。他移到藏经壁的左下角,拿起架子上包好的草药,然后起身递给了裴化朗。那时候沧楉一直不明白自己究竟得了何种怪病,才会从有记忆起就吃上了如此苦涩的药物。每次沧楉哭着喊着不想吃药的时候,父亲总会心疼地看着她,好言好语地哄她,直到她捏着鼻子将汤药一口喝下,他才会意味深长地叹一口气,便转过身,泪水瞬间润湿了眼眶。

  父亲说,他好想跟沧楉一辈子平凡地活下去。只是那时她还很小,并不理解平凡的意义。

  有一次,沧楉独自从府里出来,提前半个时辰去香橼树上观赏风景。当走到程鹏长老府邸前的时候,他正虔诚地跪在香橼树下,双手摊开在地上,喃喃数语,香橼树便晃动着枝桠,悠悠然落下几片紫色的叶子。这些树叶非但颜色跟树上的迥异,其形状也发生了极其巧妙的变化。

  沧楉小跑过去,凝着声问他:“长老,你收集这些树叶做什么啊?”

  “给你做药。”程鹏长老站起身来,摸了摸沧楉的脑袋,半开玩笑地说,“这是上天赐予我们的灵药哟。”

  “我的病有这么严重吗?”沧楉摸着胸口,怵然道。

  程鹏长老皱了皱眉头,意识到自己说错了什么,便目光游离地道:“你的病当然没有这么严重啦,只是这些树叶可以帮你疏通经络,强体健魄,实在益处很大而已。”

  “哦……”沧楉心中凌乱,凝眉以示不解,“既然如此,阿娇总是被她母亲打的遍体鳞伤的,却为何从不来这里求叶子呢?”

  “嗯……”程鹏长老面色犯难,思忖片刻,眼角遂带着温和的笑意,“因为他们没有得你这样的病啊,胡乱吃会非常危险的,只有你吃了这些树叶才能有治病的效果。”

  “可是这些药实在太苦了,我都要吃吐了哇。”沧楉咬了咬嘴,眨巴着黑且亮的眼睛,撒着娇道,“长老,爷爷,大富翁,你能不能在药里放一点蜜糖啊?”

  程鹏长老目光慈祥地望着沧楉,语气柔而坚韧,仿佛带着启示的意味,说:“楉儿你要记住,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唯有这样,你才能在这个世上走得更远。”

  看着程鹏长老逐渐握紧的双手,沧楉气息微微一滞,才发现这些树叶的确是草药里最关键的一剂药材。每次和其他药材混在一起,这些树叶便完全没了踪迹,连小小的叶梗都未曾留下。

  而其中的秘密,沧楉要在很多年以后才能完整地破解,到那时,她才明白父亲的良苦用心。

  取完草药出来,跟程鹏长老在府前揖手别过,父亲就会带着沧楉来到香橼树通天的树干前。此树通过感应自己的星辰,可以连接于另外一个世界,从而吸取到那里纯净的地阴灵气。

  抬头仰望,可见遒劲的树枝纵横交错,直破苍穹。卵圆形的叶子泛着清爽的微光,于方圆千米内层叠往复,摇曳生姿,给整个天泽镇以斑驳之影和永恒的安宁。

  父亲对沧楉说,他也曾经站在香橼树的顶端,眺望过洪荒之外,星海以下的莽莽大地。那里有些花正在开放,那里有些灰尘正在扬起。

  他说,他的眼睛好像能跟沧楉一样,看到很遥远的地方。

  他说,他的剑光总有一天会从这里,迅速落到另外一片大陆。

  震惊整个世界的。

  一身激战三千里,一剑堪当百万师。

  凡人的体内皆有着九十八道神脉和两百零六个灵门。神脉如线,灵门如点,神脉蜿蜒而交错,沟通住每个灵门,组成一个坚不可摧且有待浇铸的整体。各大神脉带动天地灵气循环于躯体的各个部分,而灵门则是灵气进入人体的通道,只有神脉和灵门悉数贯通无阻,达到铸体养基的效果,便会有灵光不断地闪现,使肉体凡胎进阶为一位真正的灵者。

  父亲从小的梦想便是突破剑道,铸体通灵,成为一位能比肩于帝海星天的剑灵师,剑气凝于剑尖,可以光速行驶,杀人于万里之遥。父亲说终有一天,诸天之上,星海之中会有属于他的星辰的,熠熠千年,为沧楉无限照亮着,来时的路。

  她的去路漫长而孤独,唯有星辰能够相伴,其余人都会成为过眼云烟。

  “少主,我要回去给你煎药了,就不在这里陪你们了。”女管家俯下纤腰,微笑着对沧楉说。

  她说:“好。”

  待女管家走出数米远,沧楉回过头来喊道:“阿姨,能不能在汤药里放点蜜糖啊?”

  女管家愣怔了怔,苦笑着说:“少主,我去摘红莲给你做药引吧。”

  沧楉撇了撇嘴,有些想哭。

  红莲依旧是苦的,始终没有蜜糖好吃。

  她好想念蜜糖的味道。

  父亲便揽手将沧楉抱起,攀爬上垂落而下的悬梯,以矫捷的身姿带着她往树的高处去。无数的枝桠开始散开,分出一条前路,却将他们的后路层层遮掩,以防止他们稍有不慎掉落下去。

  而在攀爬的过程中,沧楉总是能看到不少孩子在叶缝间来回地跳跃着,像是不安分的精灵,偶尔对于他们的呼喊,她会给以简洁而热情的响应。

  时光流逝万年,枯骨填满地下,而地上的风景依旧。

  这棵老了数千年的香橼树,见证了斗转星移,人来人往,见证了那场惊天浩劫和众星的陨落,却依然雄姿焕发,不肯垂垂老去。就算每年岁末之交,天降雷火不断地灼其身,摧其枝叶,它也始终没有倒下过。沧楉猜想,它以前幻化成人形的时候肯定也是一位风姿俊逸且勇敢卓绝的少年,也曾傲立于云端,俯瞰过茫茫的尘世。

  也正是因为这棵长生树,让沧楉逐渐认识到了天泽镇以外的大千世界,纷呈万象,让她逐渐明白了自己的卑微,与世事的纷扰和谲诡。当年,他在南方雾洲的中心,八百里云宿,取桐木而偷酿“恋人醉”的时候,无意中点燃了云宿外围的森林。大火连绵千里,三天未息,几乎将夕曛世家的后代遗孤焚毁殆尽。此事传至中央天阙,先皇震怒,便将其打成重伤坠落于凡世。他从此便扎根在了风凌渡口,荫蔽一方疆土,再也无法度化成人的模样。

  而那一场大火,无形中改变了诸天的命运。

  据先民们众口相传,起初的时候,每逢秋子之夜,都会有一位女孩带着美酒,来到树下静坐良久,妙有姿容,眉间愁思相续,任飒飒秋风都吹不展。两百年后,那个女孩再也没有出现过了。

  人们都说,她已经死在了那一年的正魔大战之中。

  那一年,香橼树的叶子落满了整个大地。

  红艳如火。

  仿佛落叶所及之处,缥缈且凄凉的呼喊声,都会从叶片中被吹散到了空中。

  “绘梨,绘梨……”

  时间一晃,已是倏忽千年。

  沧海数为桑田。

  远古实实在在发生过的事都已经成为了传说。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打赏

每邀请一位新用户最多奖励1000元宝,上不封顶,多邀多得!

神奇推荐位
  • 农家悍妻

    舒长歌 / 著

    许家三房大姑娘肖想了阮家幺儿好几年,终于逮着机会把人拖进了树林子,可惜啥也来不及干就...

  • 腹黑VS呆萌:竹马诱青梅

    素人洋 / 著

    从稚童到年少,从校服到婚纱。时光荏苒,我们不散。【甜蜜小片段】幼儿园——李清苒:“石...

  • 闪婚密令:军爷宠入骨

    花间妖 / 著

    郁小糖说:嗯,我二十六了,可以怀孕了!接着,云锦城三大家族之首的阎家太子爷——阎烬被...

  • 盛宠之毒医世子妃

    凌七七 / 著

    容凰,现代金牌杀手,代号“狐狸”,容貌艳丽,狡诈多变,一手绝妙医术可医白骨,活死人!...

关闭
红包规则
1. 作者红包是由作者设定领取条件后发放,用户在满足条件后领取获得的红包奖励。
2. 作者红包有三种类型:收藏红包、订阅红包、月票红包。
3. 收藏红包:收藏过该作品后,才能抢红包,单个作品下的收藏红包每个用户只能抢一次。
4. 订阅红包:在订阅红包开启时(红包有效期48小时内)订阅(只限潇湘币和元宝订阅)该作品才能抢红包,每个订阅红包每个用户只能抢一次。
5. 月票红包:单用户给该作品投月票数量=可抢该作品月票红包次数,投1张月票可抢1次,投10张月票可抢10次,以此类推,每次抢红包后扣除相应次数。单个月票红包同一用户可抢多次,抢红包次数仅限当月有效。
6. 你可以在红包领取记录和【个人中心】-【我的钱包】-【奖励记录】中 查看你领取的红包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