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潇湘首页>古言>半卷宫沙

第四十章:添灯破盏,怔相觑

www.pc5858.com:很多重大案情的发现,与举报分不开。

书名:半卷宫沙|作者:瑭腐腐|本书类别:古言|更新时间:2018-06-13 20:24:45|字数:5190字

  九王妃上前牵过邵韵宅的手:“七嫂今日可真是光彩照人。”

  邵韵宅看着她艳姿浓妆,心笑她俗气,却还是道:“弟妹也是惊艳的让人挪不开眼。”她此时真想学学祁祯樾的冷淡待人,实在并不想同她多说什么。九王妃握着她的手不放,微笑道:“七嫂,咱们一同进去吧。”

  邵韵宅点点头,两人执手进了宫门。

  “弟妹怎么称呼啊?就这么叫弟妹倒是有些拗口。”我他妈才不想承认你是桓清的王妃呢。

  “我复姓拓拔,单字为绽。”

  拓拔绽……邵韵宅暗暗地念着。那桓清会叫她什么呢?

  “七嫂?”拓拔绽唤她让她回神。“可是有不妥?我才来大端,这里的规矩也是才还是学。”

  “没……就觉得名字很好听罢了。感慨一下就我名字他妈起的随意,简直快递公司。还是全国连锁那种。”邵韵宅被她一直拉着,实在不适。

  拓拔绽问:“七嫂说的……是什么意思?为何我听不懂?”

  邵韵宅笑笑,“没什么。那个弟妹没个字吗?我今后就唤你的字好了。”

  拓拔绽不好意思地笑笑,“不怕七嫂笑话,我本无字,嫁过来后九王爷给我起了个字。”

  “叫什么。”邵韵宅随口问道。

  “叫‘崇崇’。就是‘东风袅袅泛崇光’的崇。”她这话一出吓得邵韵宅背后猛一冒汗。连同毛珂在后面也是吓得抬头。

  这……应该和她没啥关系吧……

  邵韵宅心头犯着嘀咕,拓跋绽与她执手到了凌霜殿。此时的凌霜殿门口已是人流匆匆,宫女太监忙的抬不起头。见两人到了,连忙通报。

  “七嫂,咱们进去吧。”拓跋绽说道。邵韵宅深吸了一口气,点头同她进去。两人进去后,带的随从需在外等候。毛珂不能跟她一同进去了。

  一进去才发觉,其他妃子都来了。

  两人进去行过礼,只听许非寒居高临下道:“本宫还以为七王妃怨上了本宫,不会来了呢。”

  “贵妃娘娘言重了。上次的事情纯属意外。”邵韵宅垂着头也不看她。心里大骂,他妈的,老娘就是要看你能演到出什么花。

  或许是看跪下地上的还有拓跋绽,许非寒倒也没太为难邵韵宅,抬手道:“平身入座吧。”

  斜眼看了看许非寒的小腹,心中暗道,她今日定要小心行事。

  “七嫂咱们坐一块吧。”拓跋绽小声朝邵韵宅道。邵韵宅冲她回笑,默默点头。虽说她对邵韵宅还是温和友善,但邵韵宅还是别扭地喜欢不起来她。若她是那种骄纵高傲的公主,高高在上狂妄自大,邵韵宅心里或许还不会这么别扭。

  “庆阳郡主到----哎----哎呀----”门口通报的太监忽然惨叫连连,接着宫女连连惊叫,杯盘摔碎,外面一阵惊慌失措。

  来没等许非寒问出了何事,“砰砰砰----”几声乱响,一匹精壮的黑马闯进了凌霜殿的大堂。

  “啊啊啊啊啊啊----”妃子们吓得花容失色地大喊。

  邵韵宅淡定地给自己斟上了一杯酒,定睛一看,黑马上坐着个身穿金丝紫底骑装,头发高高束起的女子,前额饱满,平眉英气十足,鼻若刀削,一双乌黑鹰目炯炯有神。不同于女孩儿的温婉柔美,倒是有几分飒爽英姿。

  “吁----吁----吁----”她勒住马,马蹄抬高嘶鸣。妃子们又是一阵惊慌大叫。

  她勒住了马,“吁----”

  “谦。”邵韵宅小声接着话,喝了一口酒。怪不得哥哥不愿意娶她,看来他不想娶个像男人的犹如搞基。

  “庆阳!”许非寒看着一片狼藉气的起身想骂,一想她可是皇后的亲侄女,自己又有孕在身不能动气,便忍下了。“庆阳,怎么把马都骑进屋里了,看看都吓到大家了。”她语气柔和了几分。

  “宫里这规矩那规矩太多了,连马都不能随意骑,可是憋死我了。”庆阳一开口到着实让邵韵宅惊了一下,没想到庆阳长得这么英气,却是细细软软的声音。与邵韵宅甜甜嗲嗲的声音不同,她的声音还透着一股娇气。

  庆阳从马上下来,傲气直视着所有人。

  “来人,把郡主的马牵下去。”许非寒闻到了马的腥臭味,皱了皱眉。

  太监们小跑进来牵走了庆阳郡主的黑马。

  “小心着点!别吓着莫风了!”庆阳把马鞭往腰间一别。

  许非寒坐下,抬头示意大家打扫这一片狼藉。庆阳跟着也坐到了许非寒旁边。“我说贵妃娘娘,今日既然是给我接风,为何只备了这么小的酒杯?就没个大杯么?”

  许非寒忍着气道:“庆阳刚从瑶山过来,豪爽惯了。可宫中确实是没有这么大的酒杯。”若不是因她的身份还算得宠,许非寒才懒得理她。

  “那就拿酒壶来啊----”庆阳声音一高,变得十分尖细。邵韵宅听得觉得十分不适,默默吃着东西。

  唉……不和祁祯樾在一块喝酒果然觉得无趣的多。不但无趣,还挺是无味。

  “哎,在我这离京城这么久了,没想到七哥哥和九哥哥都娶了妃子了?今日来了么?还不让我见见?”庆阳问许非寒。

  邵韵宅白了一眼。许非寒指了指她和拓跋绽,“这就是你的七嫂和九骚。”

  朝她礼节性地点头笑笑,算是行了礼。没想到庆阳直接跳到了两人面前。

  “嗯……你是楠枫哥哥的妹妹吧?也是长大了。你还记不记得小时候我朝你扔虫子和蛇,你吓得大哭呢。”她“哈哈哈”大笑了几声。邵韵宅冷漠地看着她,他妈的,今天你要敢朝我扔任何东西我让你必死无疑。

  “七嫂,我来敬你一杯。”她举起手中的酒壶。

  邵韵宅抬手回敬了她一下,一杯过喉。庆阳用力地拍了拍她的肩,大力到她吃痛。“七嫂爽快!可比小时候那唯唯诺诺惹人生厌的样子讨喜多了。何况咱们都快成一家人了,等我嫁给了楠枫哥哥,咱们再好好叙叙。”

  觉得她十分可笑,邵韵宅一句话也没理她,她自己噼里啪啦说了一大堆。

  “九嫂----”她又大力地拍了拍拓跋绽,“听闻九嫂是梁国公主啊?”

  拓跋绽觉得她十分无礼,“是。”她毫不掩饰对庆阳的不耐。

  而庆阳根本没听出来,举起酒壶道:“来----敬九嫂一杯----”

  拓跋绽推开她的举起酒壶的手,“谢过郡主的好意,可还是不了,我自小一喝酒便会浑身通红肿痛。要不我以茶代酒----”

  “少来----”庆阳一摆手,脸色一变,“怎么会有人不能喝呢!九嫂贵为公主,我看是故意不给我面子吧?”她脸色一变,咄咄逼人起来。

  邵韵宅小声骂了句,“靠,怎么哪里都有这种行为绑架。幸亏她不是我老板。”

  就在僵持不下时,许非寒及时道:“庆阳啊,你九嫂不能喝,就不要强人所难了。若是你九嫂身体出了什么好歹来,你九哥哥那里也不好交代啊。”

  “哼,看来九哥哥是很宠爱她啊,连给个面子都不愿意?”看许非寒这么说了,庆阳不再相逼,但言语间还是有些阴阳怪气。起身的时候还不忘奚落一句,“生成这个样子,若不是公主,也嫁不了九哥哥吧。”

  “你----”拓跋绽指着她气极。她本在梁国还算上等容貌,可嫁过来大端后,见到了各色美人儿,自己放在她们中间连下等也算不上,难免会介意自卑,庆阳这么直直地说了,算是惹怒了她。

  “算啦……”邵韵宅小声拦下她。“她是皇后家的,别和她计较……”

  拓跋绽气的一顿,“我看你们就是看我是从别国嫁过来的,身边也没个哥哥叔叔帮着,可以随意欺负我……”她说着竟还觉得委屈起来了。

  “不是啦……你说你跟她吵,岂不是不给贵妃娘娘面子,得罪了贵妃娘娘么,你一得罪贵妃娘娘,桓--九弟也难做……”邵韵宅耐心地同她讲道理。

  “七王妃----”许非寒忽然唤她。

  “啊……”邵韵宅吓了一跳,起身道:“娘娘……”

  许非寒杏眼一撇,纤手指着邵韵宅道:“今日为何是从宰相府接来的七王妃?可是最近都住在宰相府?”

  妈的,在这儿等着我呢。邵韵宅一撇看到了庆阳,反应极快地道:“哦,哥哥近日被赐了婚,我先回宰相府住了几日帮哥哥准备一下。”她微微颔首,不与许非寒对视。庆阳一听邵韵宅这么说,喜笑颜开,打岔道:“真的么?楠枫哥哥怎么说?也是想着我么?”

  邵韵宅没敢接话。哥哥对不起,你杀了我吧。

  许非寒接着道:“唉,本宫因怀有身孕,不能饮酒。请七王妃替本宫为郡主接风,敬郡主三杯吧。”

  本有些喧闹的大堂渐渐静了下来,不懂许非寒的意思。而她贵为贵妃,邵韵宅怎好推脱,道了句:“是。”便敬了庆阳三杯。

  杜康酒不算烈,但她喝得略急,还是有些晕乎乎的。

  许非寒满意地弯起唇,“既然敬了郡主,那还请七王妃接着替本宫敬其他妃子一杯吧。毕竟是本宫设的宴,还请七王妃替本宫谢过大家吧。”

  “娘娘可真是想的----周全----”邵韵宅几乎是咬着牙说的。操他妈这明显的难为人你当我傻么----放眼望去一共来了二十几个妃子,妈的今天是要我死----

  但她还是硬着头皮起身一桌一桌地敬酒,竹铃跟在她身后,贴心地为她斟满酒杯,其他妃子脸上的表情有同情,也有看好戏的意味。

  庆阳大笑,“这喝下来岂不是晕了。七嫂到时候还能回王府么。”

  许非寒笑道:“回不了王府就叫你七哥哥来接回去。反正你七哥哥可是疼爱她到不行。”

  邵韵宅心头骂了几十句“操你妈”,一杯接着一杯,她感觉头已昏沉,脚底有些轻飘飘的,但意识还在。合着这就是许非寒的意思啊,若是祁祯樾不来,那大家岂不是就知道她和景平王府再无关系了,这就是今日设宴的目的吧。她这消息不用想也知道是谁告诉许非寒的。

  敬到拓跋绽处,邵韵宅稍稍松了口气,至少拓跋绽不会饮酒。她这一杯可以不用敬。

  “七嫂,要不我以茶代酒吧……”拓跋绽也不敢驳了面子。

  邵韵宅一个略微崩溃,而后点头道:“好……”她此时一开口就是一嘴酒气。

  “呵,我还以为九嫂是不给我面子,不想连七嫂的面子都不给啊。”庆阳又是嘲讽。

  拓跋绽忍无可忍,拍桌而起,怒道:“你再敢对我讥讽一句试试?”她本就贵为公主,从小众星捧月,何时受过这种委屈。

  邵韵宅识趣地让到一旁,她头晕晕的,感觉胃里翻江倒海,十分难受。

  庆阳也是拍桌而起,“怎么?这是恼羞成怒了?九嫂,我这九哥哥还没当上太子呢,你可是拿出太子妃的架势了?”她丝毫不怕。

  许非寒低声朝庆阳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庆阳你该清楚。”

  可惜庆阳就是要压过拓跋绽,高声道:“我就看今日你能把我怎么样!”

  “你……”拓跋绽瞪着她。邵韵宅道:“别理她……还不如让皇后娘娘教训她----呕----”她一个眩晕,差点吐了出来。

  拓跋绽觉得邵韵宅说的有道理,道:“贵妃娘娘,恕臣妾先告退----”

  她刚说罢,庆阳竟起身抽出腰间的马鞭,一鞭子抽打到拓跋绽面前的桌子上,酒壶倒了酒溅了她一身。

  “你----”拓跋绽气极,庆阳挑衅地看着她。

  邵韵宅头晕眼花,一个不稳,坐到了地上。两位大姐啊,行行好咱们别打了……她此时不但难受,还有一股烦躁。

  许非寒眼看两人就要剑拔弩张,连忙叫人去送拓跋绽。“快派人去送送九王妃----”

  此时邵韵宅看着许非寒就来气,他妈的,凭什么祁祯樾不爱你你就找我事儿啊?!

  拓跋绽也不是任人欺负的,她突然跑向一旁的侍卫,拔出侍卫腰间的长刀便砍向庆阳。

  “来得正好------”庆阳眼神一亮,执起鞭子和拓跋绽打了起来。两人看起来身手不凡,眨眼间已过了数十招,在堂中打得不可开交。

  场面失控,一度鸡飞狗跳,妃子宫女吓得乱跑大叫,许非寒护着肚子大吼:“拦着她们----拦住----皇子要有个三长两短的本宫要你们偿命----快去叫王爷们来----快去----”杯碗齐飞,尖叫刺耳。

  邵韵宅坐在地上浑身难受。毛珂在外面听到里面的喧闹声,着急得不行,也是大着胆子进来,看到邵韵宅坐在地上,拓跋绽和庆阳又打得红眼,急忙往邵韵宅处跑。

  “啊啊啊啊啊啊----”一个宫女吓得跌倒在邵韵宅面前大叫。东西“噼里啪啦”地摔碎,很是刺耳难受。“叫你妈啊----”邵韵宅一把把她推开,她此时满脑子混沌,“水啊----”她烦躁地喊。忽然一个酒壶朝她面门飞来----

  “娘娘----”毛珂吓得大喊。

  “操----又他妈是酒----”邵韵宅大吼。她声音过大,惊的屋内静了下来。连拓跋绽和庆阳也不打了。

  邵韵宅单手拿着酒壶,一下子摔了,一声巨响。“哪个不长眼的孙子竟敢偷袭本大爷--小心本大爷烧了你的滑板鞋--”她脸颊红红,眼神涣散一看就是喝大了。毛珂上前去拉她,“娘娘----别说了----”她心里犯怵。

  “看来七嫂这是不胜酒力啊……”庆阳的语气带着嘲讽。

  邵韵宅一把甩开毛珂,对着庆阳道:“你他妈少给我在这儿装大尾巴狼,谁也不是任人宰割的小绵羊,你以为你自己又酷又炫,其实你的嘴脸真的很欠----”毛珂在一旁彻底觉得完了。

  “你说谁很欠呢----”庆阳当然不服。其他听不懂,那句“很欠”总是能听懂的。

  “你也别在这儿跟我刚,我一会儿让会让你知道啥叫觉得方,你的尸体会被我煲成孟婆汤,然后我给你上一炷十三香,少他妈在这儿跟我叫板,别被打到叫我老板才明白自己目光有多短----”邵韵宅心里就是有气,庆阳正好撞上了。

  她胡说八道一大堆,吓得全场鸦雀无声。庆阳也不是吃素的,一鞭子就往邵韵宅面门抽去,带着嗖嗖厉风,这一鞭子下去不会破相也会见血。鞭子太快,毛珂竟来不及出手,手一下僵在半空----

  鞭子并未打到邵韵宅,她手正好接着鞭子。庆阳还未反应过来便被她一下拉近,邵韵宅一脚踹到她小腹的气门上。

  “啊----”一声惊叫,庆阳被踢飞。

  众人皆是一阵惊呼。

  拓跋绽一看好机会,举起刀背一下砍到了庆阳的肩头。

  “啊啊啊啊啊------”庆阳大叫。

  “血----流血了----啊啊啊啊------”她不管不顾地大叫。

  而拓跋绽冷冷道:“只是破皮而已。”

  “啊啊啊啊----”庆阳就是扯着嗓子喊。

  许非寒一阵头痛。“来人去叫太医啊----”

  此时王爷们终于到了。

  许非寒眼神一亮,可算来了,“快把妃子们都带走----真是一个比一个有本事----”

  祁祯央一进来,看着一片狼藉便感叹:“真是一群巾帼英雄……”

  邵韵宅晕晕乎乎地往旁边倒。

  拓跋绽扔下刀,看祁祯睿匆匆的赶来。

  “王爷----”她朝祁祯睿跑去。

  “宠儿----”祁祯睿越过她,却上前扶住了邵韵宅,连看都没看她一眼。他这么一喊,令拓跋绽浑身一凉。

  邵韵宅迷蒙地看着他,“老公……”

  “啊?说什么呢,我先送你回宰相府----”祁祯睿刚扶起她,一双手便从他手中将邵韵宅揽到怀中。

  “在这儿呢,小祖宗。”祁祯樾低声对她道。“咱们回去。”他也一眼都没看祁祯睿。

  邵韵宅踉跄起身,她还是心中有气,遂指着许非寒道:“咋总他妈找我事儿?楚雨荨,长得帅又有钱是我的错吗----”

  许非寒脸都气黑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打赏
神奇推荐位
  • 名门豪娶:大叔VS小妻

    艾依瑶 / 著

    人都说,男人到了中年,颜值和体力就都不行了。叶倾心不觉得,最起码景博渊就不是,人到中...

  • 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渔小婉 / 著

    她是一个从21世纪穿越而来的孤儿冷心冷情的她却被几个爱她如命的家人渐渐捂热抛开前世的...

  • 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叶苒 / 著

    盛世婚礼,一朝生变,她魂返异世。初次见面,她正在沐浴,一枚不明物体从天而降,正好砸进...

  • 相公别挡道之望门闺秀

    不游泳的小鱼 / 著

    她,外表贤良,端庄温厚,实则腹黑,狡诈如狐。酷爱扮猪吃老虎,调节牙祭。庶母庶妹外加亲...

关闭
红包规则
1. 作者红包是由作者设定领取条件后发放,用户在满足条件后领取获得的红包奖励。
2. 作者红包有三种类型:收藏红包、订阅红包、月票红包。
3. 收藏红包:收藏过该作品后,才能抢红包,单个作品下的收藏红包每个用户只能抢一次。
4. 订阅红包:在订阅红包开启时(红包有效期48小时内)订阅(只限潇湘币和元宝订阅)该作品才能抢红包,每个订阅红包每个用户只能抢一次。
5. 月票红包:单用户给该作品投月票数量=可抢该作品月票红包次数,投1张月票可抢1次,投10张月票可抢10次,以此类推,每次抢红包后扣除相应次数。单个月票红包同一用户可抢多次,抢红包次数仅限当月有效。
6. 你可以在红包领取记录和【个人中心】-【我的钱包】-【奖励记录】中 查看你领取的红包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