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潇湘首页>古言>古国物语

第四单元第八十三节

www.pc5858.com:  “降本增效是石油化工行业实现可持续发展的关键。

书名:古国物语|作者:静林君|本书类别:古言|更新时间:2018-05-16 21:01:25|字数:6077字

  麟笑着说:“驴蹄子比螳螂的双臂要硬,你信吗?”卫方说:“你可以选择做驴蹄子,我们可不是你说的螳螂的双臂,我们背后有巢湖国所有的子民,有三皇以来的传统,我们比你更强大,如果你能够悬崖勒马,我们该忍你做氏,否则我们一定会打败你,到时候的下场是什么样就没有人知道了。”麟说:“好啊!你果然是个英雄,有胆识,今天我成人之美,让你做个烈士。”卫方听了这话并不感到害怕,反而笑着说:“主上越是这样越说明主上是怯懦的,不能以理服人,只能动粗。”麟往后推了两步,卫方大喊一声,说:“快,现在杀了他,巢湖国的社稷就掌握在我们的手里。”麟在他说话的功夫,从地上捡了一把石子儿,卫方刚把话说完,脑袋就被一颗石子儿打穿,南一下子扑倒麟胸前,将把石子儿塞进他的嘴里,然后用双拳击打他的脖子,南一下子倒在地上。

  庆东真不愧是勇士,不跟法天配合,冲过来与麟扭打在一起。志强直奔法天而去,法天并没有打算动粗,而是想要以理服人。志强哪里顾得上那么多,挥拳就打。法天被迫眼看麟在跟庆东搏斗的过程中处于下风,法天亦越战越勇,靓于是也向庆东奔过去,庆东大声说:“杀了这厮,巢湖国的社稷就是我们的。”这个时候麟害怕了,他一害怕就松了劲儿,庆东趁着这个机会勒住了麟的脖子。眼看麟被庆东勒的翻了白眼,靓举起一块石头一下子砸在庆东的头上,麟看到了生机,猛的挣脱了,然后朝着庆东要命的部位一通狠踹。庆东两眼发直,嘴唇发白,要命的部位也在滴血。看见形势发生了逆转,法天立刻放弃了打斗,落荒而逃。志强绝不可能放弃立功的机会,跟在后面穷追不舍。

  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庆东的脑袋凿开一个大窟窿,里面红白之物涂了一地。靓看的之吐,麟说:“快去协助志强。”靓立刻跑了出去,外面哪里还能瞧见志强和法天的踪影。志强一直追着法天,终于法天把志强引到了自己熟悉的地点,他想要把志强诱入一个水坑或者天窖,然而麟似乎并不急于抓到法天,他知道此时此刻法天的体力已经濒临耗尽,应该不至于一下子窜出去好远,法天看志强不像之前那样追的那么急,最是猛的向箭一样窜了出去。志强愣了一下大步就追,不知道追了多久,这个时候志强反复提醒自己一定要保持清醒,千万不能中计,话音未落,他就一脚踩空落入了天窖,法天转身走过来说:“你知道你为什么会中计吗?因为你太自以为是了,你以为跟着主上就能保你平安吗?呸!痴心妄想、白日做梦。”他拿起一块石头做了一个瞄准的动作,说:“你记住,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周年。”

  志强闭上双眼说:“老子设计出了供人居住的鸟窝,就算是死也没有什么遗憾了。”法天说:“只可惜你那玩意儿根本不会派上用场。”话音未落背后就一双手将他推进天窖里,法天的脸重重的扣在地上,志强抬起一只脚玩命往法天的背上跺,没一会儿法天的五脏六腑都被震的移动了位置。法天嘴里不断的往出喷血,志强一直坚持到用光最后一点力气,靓在外面说:“你看他死了没有?”法天爬到跟前正准备动手,法天突然张嘴咬志强的手指头,幸亏志强反应快才逃过一劫,法天并没有放弃,竟然用双手死死的勒住了志强的脖子,志强两眼翻白,靓在外面拾起一块石子朝着法天的脑袋丢过去,只见法天的脑袋被瞬间打穿,他终于死了。志强挣脱之后放声大哭,靓说:“大白天的嚎什么?”志强说:“老子可算是活过来了。”

  靓说:“你自己想办法上来,我走了。”志强扯着嗓子说:“别呀!你不帮忙我怎么上得来?”靓说:“你这样的手工行家岂能被一个小小的天窖困住?”志强说:“瞧你说的,万一有野兽掉进来,我岂不是成了人家的最后一顿饭?”靓说:“你不止能吃一顿。”志强说:“你还是帮帮我吧!”靓说:“我也没什么办法让你上来。”志强说:“你那么聪明,一定有办法的。”靓站在那里沉吟良久,说:“要不这样,你自己挖台阶上来。”如果是以前,志强一直带着狼爪,知道麟的想法之后就把狼爪给扔了,叹口气说:“我的运气真是太差了。”靓说:“没关系,总会有别的办法。”猛然一低头,发现地上有一副骸骨,靓笑着说:“真是想什么来什么,你躲开点。”志强还没有反应过来骸骨就下来了,志强从上面掰下一截开始挖台阶,虽然过程漫长,可为了生存,他不愿意放弃。

  一直坚持到深夜,才从天窖出来,靓早没了踪影,他独自回到自己居住的洞穴,明日见了主上,三个人抱头大哭,麟说:“我们一定要好好相处。”靓说:“以后我们要形成一个规矩,以后谁做氏,举国之子民就按照谁指定的方向走。如果不是主上咨询,团队成员不发表意见。”麟说:“你们能这样体谅我,真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们。”之后,志强靓奉命将制作鸟窝的技艺加以推广,然后按照志强设计的方法将它安装在书上,并且加以固定。完工之后,人们相继从洞中搬到了树上居住。子民对于书上的居住环境总体来说还是非常满意的,子民们经过商议,决定奉上一个新的尊号,叫做大巢氏。还建议将大鸟窝改叫大巢,志强也因为在技术方面的特殊贡献受到子民的尊敬。做为一个氏到了这个地步已经非常难得了,麟却没有就此止步,他开始解决其它问题。

  清晨的阳光撒下来,林子里许多只鸟开始叫唤起来。麟、志强、靓从树上下来,麟坐在你个土包上,他们两个坐在他两旁,麟说:“人家说我背弃三皇以来的穴居传统,现在看来我做的很好,我会做的比他们预期的还要好。”靓说:“主上有了什么新想法吗?”麟笑着说:“知我者,靓也!”靓说:“主上有了什么好主意,说出来让我们提前高兴一下。”麟说:“自三皇以来,关于许多事的记忆都非常的模糊,后人想要向他们学习,却要先借用自己的想象去复原三皇的事迹。因为每个人长着不同的脑袋,对于三皇的想要出入也非常大。我们可以借助工具来挖洞,也可以借助工具来记录当下发生的事。”靓说:“这件事如果做成了,可以说功德无量啊!”麟说:“我给你们看一样东西。”

  靓和志强睁大了眼睛,不知道麟能拿出什么样的宝贝,麟把一条草绳放在他们眼前,说:“我已经在上面打了一个结,以后没有大事发生就打一个打结,有小事发生就打一个小结。”靓说:“即使这样,也不知道记录下了的具体是什么事。”麟说:“我们今天所做的事今天只是个开始,以后这东西会不断的进行升级,总有一天,人们有能力具体聚在一件事的细节。”靓说:“这个办法好。”麟把手搭在志强的肩上说:“这件事要交给你来做,希望你了不断完善制作绳子的工艺。”志强说:“多谢主上抬爱,我一定不让你失望。现场出现了短暂的平静,志强说:“这项技术要不要普及。”麟说:“一定要普及,如果子民不是很积极也不要勉强,毕竟这只是我们这些精英应该做的事。”志强说:“既然如此又何必要普及呢?”麟说:“我们今天可以人五人六的坐在这里,决定他人的命运,完全是因为子民对我们的信任和支持,所以我们有义务把自己掌握的东西分享给子民。”

  志强说:“子民们真是没有看错你。”麟说:“靓,你要协助他把这项工作做好。”靓说:“放心吧!我一定竭尽所能。”嘴里虽然这样说,心里却不大自在,大家同朝为臣,凭什么老娘要给他做助手,难道就因为老娘是个女人吗?麟看出了她的心思,说:“这里面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单纯的工作需要而已,他之后也可能做你的助手。”志强一听这话也觉得不是滋味,却不好在脸上表现出来,说:“当然,只要是工作需要,我不介意做她的副手。”将是何等聪明的人,早就看出来志强口是心非,可当着麟的面还能说什么呢?说:“主上放心,莫说我没有什么想法,就是有一些想法也绝不会妨碍到工作。”麟说:“我早瞧出来你们是过之重器,后面还有许多大事要做,希望二位能够精诚合作,我们一定能够做成一番让后世人们无比仰慕的事业。”

  靓说:“凭这两件事,主上在后人的心中已经像高山一样了。”麟听了嘴上说:“还是要谦虚一些。”心里却早已经飞了起来,列位看官切莫以为域内域外人情大有不同,其实相同的地方要比不同的地方要多的多。早年作者在西安街上闲逛,路过一个大学的时候看到一对母女,从她们的长相一眼就可以认出来她们是回回,那个母亲的手轻轻的女儿的头发上掠过,作者心中多时生出许多感慨,因为隔着教门,总觉得他们与汉人不同,其实相同的地方要比不同的地方多的多,只是人们通常把注意力都放在彼此的不同上了。大道是非常玄妙的,人与人之间因为相同产生友谊,因为不同办法冲突,有时候又不是这样,两个来自不同地方的人可以有许多拿来交流的东西,而两个什么都一样的人反而会容不下对方。

  看官可能会不乐意作者把回回同胞称作是域外之人,其实这不能怪作者。回回本来就是从域外进入中国的,他们来自阿拉伯地区。今天虽然大多已经不能完整的使用母语与别人交流,但只要是他们当中有学识的人,特别是担任神职的人一定要懂阿拉伯语。千百年来他们一直保持着自己的信仰以及生活方式。不晓得看官有没有这样的体会,女性察言观色的能力有时候会超过男性,苏东坡方面娶了一个叫王芙的女子,这位女士目不识丁却记忆力超好,而且善于识人。只可惜她英年早逝,否则苏东坡的命运不至于那么坎坷。命和运都是很难掌握的,人还是应该追随着自己的初心做事,至于其它的就该顺其自然。推广结绳记事的办法过程非常的曲折,子民对于这个一点兴趣都没有,他们不愿意记得那么多事。

  在生活中主动寻求改变的人始终是少数,在传统色彩浓郁的社会更是如此。斗转星移,当资本开始作为社会发展的驱动力之后,技术革新让社会财富以几何数字倍增。新技术带来生活上的各种改变,当你发现自己的生活越来越便捷的时候,你就没有办法拒绝这种改变,甚至你开始期待乃至于主动去寻求改变。多年以后的一个冬至,子民来到高台周围举行隆重的祭天仪式。在这期间麟让人拿出了自己记录国中大小事的绳子,他现在高台上,双手举着绳子说:“皇天在上,过去的一段时间,巢湖国一共经历了九十七叫事,其中大事十二件,小事八十五件,处理的过程都还算顺利。”然后把绳子留在高台之上三拜而去,当大家听到麟清楚的说出国中一段时间内经历大小事的数目,所有子民都觉得狠神奇,聪那以后家家结绳、人人记事。

  人们能够明显的感觉到自己正在变的越来越聪明,麟和志强、坐在一棵桑树底下,麟说:“结绳的事推广的不错,我很欣慰。”志强说:“这都归功于你的雄才大略。”麟说:“其实我不过是动了动嘴皮子而已,大量工作是你们做的,还有就是我们的子民太懂事了。”志强说:“子民这么懂事,离不开你的教导。”靓说:“主上是不是有什么新任务要交给我们?”麟笑着说:“真是什么事都瞒不过你,你猜猜看,我能有什么任务交给你们。”靓说:“你高深莫测,我怎么能猜的出来呢?”麟说:“我没说让你们一定猜对,试试看嘛!说不定可以猜出来。”靓沉思片刻,说:“方才你一直盯着我们身上的树皮衣服看,莫不是跟衣服有关?”麟听了哈哈大笑,说:“你果然冰雪聪明,这次任务就是跟衣服有关。”志强笑着说:“靓,你真了不起。”

  闻听此言,靓好像要飞起来了一样,脸上泛着红晕,说:“不过是凑巧而已,你们不必太认真。”麟不禁感到好笑,认真的只有你,你却不知道。说话其实是很有一套门道儿的,会说话的人不得罪人,经常得罪人的人往往跟不会说话有关。所谓不会说话其实跟人的品行有关,人的品行可以分为三种,一曰善,二曰伪善,三曰恶。也许看官会顺嘴说出第四个来,即伪恶。恶有假的吗?从前就这个问题没少跟人抬杠,在生活中其实你不容易看到这样一种人,一个人说话举止都犯浑的人其实是一个好人。在影视作品当中,这样的人有不少。理由很简单,其实这只是一种艺术形象而已。可能许多人都认为自己就是第四种人,虽然在生活中不愿意受规矩,其实内心非常善良。许多犯罪分子也是这么想的,真正认为自己是坏人的人极少。

  靓说:“你的想法具体是什么样的呢?”麟说:“人类最早靠自己的皮毛御寒,后来也不知怎么得皮越来越薄,毛越来越少。不得已,人们开始把藤萝缠在身上,把树皮裹在身上作为衣服。如今我们皮更薄了毛更少,我们的衣服必须加厚。”志强说:“你想怎么加厚我们的衣服呢?”我们过去只是在睡觉的时候铺草席盖兽皮,我想用皮革做成衣服穿在身上,御寒的效果一定会非常好。志强说:“听起来不错,只是这玩意儿不容易做到。”麟说:“如果能够把鸟的尊号加在里面就更好了。”志强说:“这就更困难了。”麟说:“靓是女性,冰雪聪明、心灵手巧,这次我就把任务交给你,志强给你做助手。”靓说:“主上,志强在手工方面的技艺国中无人不服,你还是让他负责这项工作吧!”麟说:“这件事我已经反复的考虑过了,你已经连续负责过两项大工程,在让他负责第三个大工程,身体会吃不消。”

  志强点点头说:“然也!”麟说:“所以这一次你的工作就是要给靓的设计提供技术支持,如果这项工作完成,我们的子民将会永远记住你们的。”靓匍匐在地,说:“主上,这件事对我来说真的太难了。”麟说:“你是国中最优秀的女性,我希望你能够给她们带一个好头。”靓说:“我愿意竭尽所能完成任务。”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靓一直在琢磨衣服的事,可总也没有什么进展,不知不觉过了三年,麟几乎不抱什么希望了,靓突然向志强说出了自己的设计方案,志强按照她的说法进行制作,几次制作都不成功,于是她不断的调整自己的方案,又熬了五年,两个人几乎要把自己累成残废,终于在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他们拎着新制作的衣服来到了麟跟前,靓简单的介绍了一下它的制作工艺,麟一边听一边流泪,说:“有了这个东西,我们的子民就不用受冻了。”

  当时正直初秋时节,经过了三个月的忙碌,集中国中心灵手巧的人制作了许多件这样的衣服。为了表彰麟的功勋,她们专门为麟设计了一定用鸟毛制作的五彩帽子,冬至这一天,大家穿着新制作的衣服出现在高台周围,麟立于台下,先行礼,然后一步步走上高台,子民发出阵阵欢呼,麟在高台上望着底下的子民,抬高声调说:“子民们,你们要懂得感恩,我问感谢上天给了我们这一片充满希望的土地,感谢地上生长的万物,感谢造化赋予我们的聪明才智。因为我们拥有了这些东西,我们才有了现在的幸福生活,以后我们的生活会更加美好。”之后三拜而去,靓和志强跟在他身后,国中的妇人们这个时候心情非常的复杂,一方面她们享受着麟带给大家的好处,一方面有盼着麟早点驾崩,巢湖国早点易主。

  一些坚持女权的极端人士曾经不止一次在私下里联络靓,希望她可以找机会杀掉志强和麟,从而成为巢湖国的氏。靓本以为拒绝一次,自己就可以与这些撇清关系,没想到她完全错了。这些为了拉靓下水,穷尽各种伎俩让靓和她们之间产生联系,并且威胁她,如果她不能陪着极端女权人士的行动,她们可以制造一起足以让她在麟驾前失去信任的事件。志强发现麟有些不对劲,就向麟做了汇报。麟笑着说:“她现在已经够不容易了,我们就不要给她加压力了。”志强说:“我担心她对你不利。”麟说:“如果你是靓,你会那么做吗?”志强说:“如果我是个女人,可能不会这么支持你。”麟说:“如果别人只是想利用你达成她们的目的,事成之后,你万劫不复,而她们将得尝所愿,你还要与她们合作吗?”志强说:“这也太那个了。”

  麟说:“靓现在就是这么个处境,在你眼里她是个女人,似乎应该想当然的站在女人一边。”志强说:“难道不是这样吗?”他说话的时候非常自信,麟说:“在她们眼里,靓就是一个背弃女性价值,为一个男性氏所驱使的叛徒罢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打赏
神奇推荐位
  • 限制级军婚

    堇颜 / 著

    “傅先生,好久不见。”男人俊脸紧绷,眸光深处晦涩不明。“顾念,事后措施你懂的吧,你没...

  • 一品嫡妃

    我吃元宝 / 著

    宋安然本是都市白富美,集团总裁,一不小心就穿越成为普通官宦世家的嫡女。生母亡故,她一...

  • 豪门闪婚:贺少宠妻上瘾

    鹅黄米白 / 著

    【温馨宠文,先婚后爱,一对一,身心干净,绝对甜死人,男主又man又暖哦,简介无能,正...

  • 早安,顾太太

    唐久久 / 著

    遇见茗江市赫赫有名的顾二少之后,默默无闻的江槿西一夜成名。顾二少说,“咱们都是第一次...

关闭
红包规则
1. 作者红包是由作者设定领取条件后发放,用户在满足条件后领取获得的红包奖励。
2. 作者红包有三种类型:收藏红包、订阅红包、月票红包。
3. 收藏红包:收藏过该作品后,才能抢红包,单个作品下的收藏红包每个用户只能抢一次。
4. 订阅红包:在订阅红包开启时(红包有效期48小时内)订阅(只限潇湘币和元宝订阅)该作品才能抢红包,每个订阅红包每个用户只能抢一次。
5. 月票红包:单用户给该作品投月票数量=可抢该作品月票红包次数,投1张月票可抢1次,投10张月票可抢10次,以此类推,每次抢红包后扣除相应次数。单个月票红包同一用户可抢多次,抢红包次数仅限当月有效。
6. 你可以在红包领取记录和【个人中心】-【我的钱包】-【奖励记录】中 查看你领取的红包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