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潇湘首页>古言>侠侣奇缘

23魑魅五煞

www.pc5858.com:  折现率调整不影响利润总额  只影响利润在不同年度分布  值得一提的是,保监会近日印发《关于优化保险合同负债评估所适用折现率曲线有关事项的通知》指出,对于未来保险利益不受对应资产组合投资收益影响的保险合同,用于计量财务报告未到期责任准备金的折现率曲线,由基础利率曲线附加综合溢价组成。

书名:侠侣奇缘|作者:蓝之雪|本书类别:古言|更新时间:2018-12-06 20:01:16|字数:5435字

  “这使不得。”这两匹马加上那车也不过二十两。

  “老板,在下觉得您那马远不止二十两,您就收下吧。”柳烨开含笑说道,连刚才的‘你’也变成了‘您’了。

  “可这……”

  “老板,您就收下吧,柳公子说的肯定不会错的。”如棋与柳烨开牵着马和马车便走了。

  马栏老板呆呆的望着他们俩离开。“但愿他们也平安无事。”

  昨天那对男女也是给了自己一张一百两的银票,却不知道他们是否平安走过了那向涯谷。

  “又是此件事。”

  四人会合后,柳烨开和如棋便把老板所说的话重说了一遍给明御风和若画听。

  “听你们的语气,难道你们也知道这件事?”听了若画的话,如棋说道。

  “我们也是刚刚听到有人议论,听到其中一二罢了。”明御风答道。

  “既然有恶人作祟,为何当地的百姓却不报官?”若画愠容怒道。

  “若画姑娘,你仔细看看,这儿虽说是一个县城,却并不繁荣,反而有些落后,人口也远不是平常县城的一半。”柳烨开淡淡说道。

  “刚刚我特意去衙门转了一趟,那县令说不上腐败,但也……”明御风摇了摇头,没有明说。

  “这儿的县城位置特殊,如多出来的一般,又并非前后城池的必经之地,现在有恶人作祟,只怕来往的人就更少了。到时候这里只怕会真会变成一个近乎隔绝的地方了。”柳烨开惋惜叹声。

  “嗯,刚才那老板也说了,他们的生意只怕做不下去了。真可伶。”如棋亦叹息。

  “事无绝对。”

  “天无绝人之路。”

  忽然,明御风与若画齐声道。两人对望了一眼,若画又道。

  “不过是欺负这里的人淳朴罢了。倒不如我们去会一会?”

  或许说中了心中的想法,四人交换了一个了然的眼神,都知道该如何做了。

  **

  明御风一人单骑,一马当先在前方开路。时刻警惕地留意四周情况,但那双眸子却不时往身后瞥。

  柳烨开从未做过这事情,但此刻的他,一手执缰绳,一手持马鞭,悠哉的很,忽略这一切,还以为他是在持笔作画,根本看不出来这是他第一次充当马夫呢。不舔丝毫庸俗之气,反而像个腾云驾雾而来的仙人。

  忽而,柳烨开身后的车帘掀起。而前面的明御风恰时转回来了。这次,明御风再无慌忙失措躲避若画的视线,两人相视了一眼,才转开了视线。

  若画眼神暗了暗,自离开客栈后,不,应该是自从他们那次在走廊里撞到后,就感觉到明御风的不同,总觉得他比之前规矩了,却让她很不舒服。

  “如何了?”

  明御风与柳烨开两人不约而同的摇了摇头。

  此时如棋也从侧窗探头出来,四处张望。

  “奇怪,我们在这朝涯谷走了这么久了,怎么也不见那些山贼出来?”

  “不,准确来说,我们已经走过了这个朝涯谷了。”明御风纠正道。

  “可是为什么我们除了遇到一个奇怪的伤者,就看不到什么山贼了呢?”如棋苦思冥想了一番,又道:“对了,你们说,那个受伤的人会不会就是被那些山贼给打伤的呢?”

  此时,那个与他们相遇的‘伤者’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

  “啊秋——”

  那个脸上包扎了厚厚布条的手下,想揉揉发痒的鼻子,却又不敢用力,因为他感觉自己的鼻梁都要断了。真没想到,先前看起来病弱无力的男子,竟出手如此之狠。而那名女子手中那些奇怪的针,哪是无孔不入,压根就是没孔也扎出个孔来。想到他们二十几名弟兄,无一不是手伤脚折的,近乎残废了都。

  现在回想起来都是一阵的后怕。

  “二牛,你说什么?可看清楚了,当真是他们?”听到下手来报,坐在高椅的黑汉差点从上面跌下来。

  “是呀,当家的,虽然我的脸包满了布条,但我的眼睛好着呢,我瞅的真真的,错不了,就是他们。”那名头上脸上包满了布条的手下,指着自己那眯成一条线的眼睛,信誓旦旦的说道。

  想到刚才那个情况,他真的怕了。

  所有的弟兄,除了他伤了脸,手脚还算灵活的,其余的人,包括当家老大在内,无不手伤退痛的。于是,探查情况的任务就落在他一人身上了。

  当他看到远处而来的马车时,正想回去禀告当家老大时,却见一名宛如仙女的美人竟然跑来说帮他。原还暗忖那美人天真愚笨的,想着又逮到了一只大肥羊,可待他看清美人的容貌时,一个踉跄。

  那美人不就是前不久被他们打劫的那伙人吗,虽然她没出手,可是因为他从未见过如此美貌的女子,所以忍不住多瞥了两眼,也就记住了。

  而且就在昨儿,他们就被他们当中会解迷药的少女的和那个病息恹恹的男子给教训了,现在又在这儿碰见他们,该不会是来寻仇的吧?

  他们也没捞到什么好处啊,至于吗?

  于是,二牛再也站不稳了。

  “别打我、别打我。”那手下坐在地上,屁股却一寸一寸的往后挪。

  “你、你别激动,我不会打你的。”如棋见他如此,亦不敢上前一步了,只能轻声安抚他。“你没事吧?我就想问问,有什么可以帮帮你的?”

  “如棋,出什么事了?”若画慢慢朝如棋走近。

  这个如棋太热心了,一听到有人受伤就马上下车,都忘了他们原来的目的,也不会先判断有没有危险,就一下子冲出去,真让人担心。

  明御风与柳烨开亦相继走来。

  那手下见是如棋一个人,本来还想骗一骗她的,可是当他看见如棋身后走来的两男一女,忍不住哆嗦了。

  那名白衣男子温文尔雅,一看就是一个手无搏鸡之力的书生,而那名红衣女子似乎也好对付些,可是,那名青衣持扇的男子,他记得好像武功不弱啊。而且,万一估计错了怎么办?昨儿那对男女不也觉得好欺负,可结果呢,被他们俩打得个落花流水。

  “似乎伤得不轻。”看到二牛脸上的伤势,柳烨开含笑,却笑得颇有深意。

  明御风没有接话,而是不停的打量着他,有点熟悉,却又想不起在哪儿见过。

  “小的、我没事!小伤而已。”二牛在他当家面前习惯了自称小的,发觉言辞有失,于是马上改口。

  如棋关心问:“你这是怎么弄的?”伤得挺严重的。

  “不小心撞的。”二牛目光闪烁,紧张得不敢直视如棋。

  “呀?又是撞到的?”听了二牛的回答,如棋星眸一转。“御风,你们怎么都是把脸给撞上的?还那么严重。”

  闻言,明御风尴尬地干笑两声,看了一眼旁边的若画,然后者却撇开眼不看他。柳烨开斜睨两人,不知道是因为习惯了,还是别的原因,嘴角上翘。

  “小心!”

  忽然,旁边石缝中爬出一条青色的蛇来,幸得若画眼明手疾,抽出腰间的梨花雨,不至于二牛被蛇咬到。

  只是,别说是蛇,就是旁边触及的石头,也被截成两半。

  “这……”二牛惊恐的瞪着被一分为二的毒蛇和石头,一下子软在地上,吓得说不出话来。

  但见若画收回梨花雨,气定神闲的。“没事!区区一条毒蛇罢了。不过你怎么伤成这样?”

  “救命啊!”

  若画本想伸手去扶,却没想到在她伸手那一刻,二牛拔腿就跑,头也不回。

  “唉,你别跑呀,你身上还有伤呢。”如棋大声唤。

  手下不再为自己差点毁容的脸而忧伤,反倒庆幸,让他们没能认出自己来。

  “这毒蛇已经被我解决了,他还怕什么?”看着正拼命逃跑的某人,若画不解道。

  “兴许是被吓着了。”柳烨开瞄了一眼断裂的石头和毒蛇,含笑道。

  明御风抬头看了一下天色,估计他们今晚得露宿一晚了。

  是夜,白月高悬,清风微凉。

  静谧的夜,突然传来如棋的感叹。

  “好久没吃若画做的东西了。”如棋摸着肚皮,一脸满足的。

  “在下真没想到,若画的厨艺竟如此好。”无论多不起眼的,一花一叶,到了若画手中,都变成了美味的食物,今晚的这一顿,只怕是他吃过最美味的食物。

  明御风不语,只是一直注视着某人的双眼却出卖了他内心的思绪。

  “就是就是,可是若画就是很少给我们做吃的。”如棋嘟着嘴‘控诉’。

  “我要是常做东西给你们吃,灵书和抚琴就算了,就你这种无节制的吃法,我可不敢保证,别人不会说我们山庄里什么时候养了一头——”若画并没有说出最后一个字,而是朝如棋搓了搓自己的鼻子。

  材料有限,明御风与柳烨开两人只捉了两只山鸡,环境条件有限,若画只能简单处理,采摘了一些花叶香草和涩果,做了两只花香果汁鸡。

  本来每人得半只的,可偏偏如棋这个大馋嘴,把人家柳烨开那一半也分了去。

  “你、你竟然说我是猪。”

  如棋又笑又气的,立马起身追打若画,可若画偏偏还在前头做鬼脸向她挑衅。

  “来啊来啊!打不到我,打不到我。”

  看着一追一赶嬉戏的两人,明御风与柳烨开对视一笑,眼中皆藏着几不可见的宠溺。

  只要稍微留意一下两人的身法,不难发现,她们竟然连轻功都用上了。看来她们平时吵闹玩耍都这样习惯了。

  清晨,朝阳旭升。

  早早醒来的明御风与柳烨开相互客套的打了个招呼后,坐在原地,耐心地等待。

  由于晨光的照射,睡梦中的若画不悦的皱了皱眉,伸手挡住耀眼的晨光。

  因为若画的动作,睡在她旁边的如棋很快也醒了过来。

  可能刚睡醒的原因,若画脸上少了平时的戒备,增了几分稚气。此刻的她,根本不知道某人正看着她直呆住了。

  倏地,感觉到周围的风声不对,两人猛地起身,警惕的观察四处,不约而同的奔离原地,朝某处跑去。

  本还在搓揉睡眼的若画,下一刻也警备起来。

  “你们这是怎么了?”

  如棋觉得气氛顿时变了,柳烨开一下子站在自己跟前,若画和明御风也是一脸严肃,不解地问。

  “有东西向我们靠近。”明御风道。

  “这荒郊野岭的,会不会是野兽什么的?”如棋猜道。

  若画摇了摇头,把手按在腰间的梨花雨上。

  “不管是什么,但绝对不是朋友。”虽然不强,但这种气息明显带了杀气。明御风敛了敛眸子,瞥了一眼身旁的若画,刷的一声,打开折扇。

  “难道又是血狱教那些人?”

  “小心!”

  “小心!”

  倏地,数支铁刺飞来,幸得明御风与柳烨开一左一右护着,所以铁刺尽数打落。

  回归寂静的四周,突然传来几道讥讽的声音。

  “我说,媚蛛娘娘,你那些宝贝蜘蛛怎么也不见你用呀。该不会都被那小子给废了吧,现在竟然还得要爷我出马。”语气中带有几分暗讽和轻视。听声音应声一名二十七八的男子。

  “哼,窃香公子,你少得意,杀鸡焉用牛刀。还是说你还没尝够我那些宝贝的滋味呀。”一道女声不以为意的说道,那些可都是她引以为傲的宝贝蜘蛛。

  “你……”

  “你们俩就少争一会吧,看看今天我们都有什么收获。洒家这几天都手痒了。”一男一女的争吵被一把粗犷而傲倨的男声压下。

  “媚蛛娘娘?窃香公子?难道是魑魅五煞。”明御风眉头一皱。

  “真没想到,到了这种穷乡僻壤的地方,竟还有人能说出我等的名号。”又一道声音响起。

  不多时,林中走出四男一女。为首的是一名四十多岁的男子,双眼泛着寒光的打量着明御风几人。

  “明御风,他们是谁?”看着眼前不怀好意的人,若画冷冷地问。

  “魑魅五煞,诡钺冯申、恶僧僧无戒、杀人魔屠丁、媚蛛娘娘、采花窃香,都杀人不眨眼的恶魔。”明御风一一报了他们的名号。“他们很少一起活动的,除非遇到了强敌,或者要猎杀哪个高手。”

  “诶,你错了,公子我只会怜香惜玉,怎么会杀人呢。不过看来公子我今天的艳福不浅呀。”其中一个干瘦的男人正色眯眯的打量着分别被明御风与柳烨开护在身后的若画如棋。

  柳烨开移开半步,却刚好把如棋挡住在身后,让窃香公子连如棋的衣角也看不到。

  柳烨开一如既往的客套笑容不再,因为窃香公子赤裸裸的打量,令他很不悦。

  几乎与柳烨开同时,明御风执起折扇,遮住了大部分窃香公子望向若画的视线。

  “好了,窃香公子,可别忘了我们还有正事。”冯申略带警告地道。

  “切,两个黄毛小子而已,我窃香公子还怕他们不成。”窃香公子瞟了一眼明御风与柳烨开,不以为意的说道,竟敢有人和他抢女人。

  “如果不只是你这般肆无忌惮,我们也不会如此。”媚蛛不忿地说。

  “这次可不是我一人的功劳呀,僧无戒和屠丁这回也是不遗余力。”为了所谓的比赛,几乎屠尽了整个吴家村。窃香公子不满道,别想每次都把事情推到他身上。“再说了,媚蛛你养的那些宝贝也没少惹事。还是说……你这该不会是嫉妒吧,朝见人家姑娘年轻貌美,而自己却……”人老珠黄。

  “窃香,有本事你再说一遍。”媚蛛气愤不已,她最讨厌别人拿自己的年纪相貌说事。

  媚蛛已经三十好几了,虽然看上去不到三十,可终究是老了,与自己的师姐比起来,差太远了。

  “不过我们也真是冤家路窄,你说是吧,明大公子。”屠丁一眼认出了明御风,眼中的狠毒别提有多嗜血,手中那板沾着血迹的刀随时有可能挥向明御风。

  “哼,还真是啊,明御风,你弟弟明继晖这次可没少给我们添堵,我们本来想要解决他的,这笔账现在就先跟你算算。”僧无戒一副僧人的打扮,却丝毫没有僧人的仁慈,反倒嗜血非常。

  明御风没想到他们的目标会是明继辉,先是一愕,随后又道:“像你们这种无恶不作之人,人人得而诛之。继晖这么做也是为民除害。”

  “想要除掉我们,也得看看你们有没有这个能力。”

  “哎呀,哪那么多废话,老子今天就先弄死他们。”

  “僧无戒、屠丁,不可大意轻敌。”冯申叮嘱道。

  人人都说明继辉少年英雄,聪明机智,胆识过人,是日月堡的希望,可他觉得这个文质有礼的明御风更高深莫测。

  “哎呀,你这个死屠夫,你可要小心些,别伤着了我的美人。”窃香公子看见屠丁手上挥舞的大刀,生怕他毁了这世间难得的美人。当然若画和如棋也不是他们能伤到的,何况她们身边还有明御风与柳烨开保驾护航。

  几个回合下来,僧无戒和屠丁已经败下阵来,最后身上也挂了彩,不得不退回去。

  “早叫你们不要轻敌了。”冯申怒斥。

  “怕什么,我们五个人,他们只有四个人,还怕打不过他们。”屠丁得意说。

  “愚蠢。高手对决,岂是人多所能决定。”冯申气愤说道,真不明白当初为何会和他们联手合作,一个个尽会惹事,不会善后的。

  “非也,冯老大,有时候还真的是多者胜哟。”媚蛛妖媚一笑,玉手轻撩,撒出一抹粉末。

  见状,明御风大叫不好,大叫:“避开那粉末。”

  明御风折扇反手一扫,把飘向他和若画的粉末都扇开了,然柳烨开与如棋却没那么幸运,虽然迅速避开了,可终究沾上了。

  “放心,我这‘蛛恋’可没毒。”只是她的蜘蛛有毒而已,媚蛛得意笑道。

  “此地不宜久留,我们快走。”明御风拉住若画的手后退。

  “怎么了?”若画任由明御风牵着自己的手没有甩开。

  “媚蛛娘娘噬爱养蜘蛛,并且能够操控它们杀人,而且那些蜘蛛都是毒性异常强烈。”明御风讲解道。“而她刚刚撒的‘蛛恋’是专门吸引她的毒蜘蛛的。”

  然而,当他们转身之际,却见成千上万只蜘蛛向他们而来。地上爬的,树上挂着的,还有些已经在吐丝结网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打赏

每邀请一位新用户最多奖励1000元宝,上不封顶,多邀多得!

神奇推荐位
  • 斩男色

    圣妖 / 著

    都说绿城靳家的老九,持美行凶,目空一切。这个姿色一等一的男人,就连走路都带着一股撩人...

  • 王牌军宠:枭妻难驯

    凤玖 / 著

    【心狠手辣女大佬与腹黑龟毛男军官,相爱相杀互撩互宠,一路复仇虐渣打炮斗小三的故事】楚...

  • 锦绣良缘之北地王妃

    懒语 / 著

    现代的林子吟是军校特别聘请的机械教授,明明在机械上可以有大作为的人物,却因为家庭的缘...

  • 将军策:嫡女权谋

    凉薄浅笑 / 著

    她是战王嫡女,却流落在外十七年,她身负许多,已是堕入万丈深渊。当她回到大景朝,成为人...

关闭
红包规则
1. 作者红包是由作者设定领取条件后发放,用户在满足条件后领取获得的红包奖励。
2. 作者红包有三种类型:收藏红包、订阅红包、月票红包。
3. 收藏红包:收藏过该作品后,才能抢红包,单个作品下的收藏红包每个用户只能抢一次。
4. 订阅红包:在订阅红包开启时(红包有效期48小时内)订阅(只限潇湘币和元宝订阅)该作品才能抢红包,每个订阅红包每个用户只能抢一次。
5. 月票红包:单用户给该作品投月票数量=可抢该作品月票红包次数,投1张月票可抢1次,投10张月票可抢10次,以此类推,每次抢红包后扣除相应次数。单个月票红包同一用户可抢多次,抢红包次数仅限当月有效。
6. 你可以在红包领取记录和【个人中心】-【我的钱包】-【奖励记录】中 查看你领取的红包详情。